無障礙鏈接

中國官媒批毒奶案賠償基金不透明

  • 黎堡

趙連海(前排右二)組織結石寶寶維權行動

趙連海(前排右二)組織結石寶寶維權行動

中國發生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近三年後﹐官方媒體對有關賠償基金的運作以及奶製品業的賠償措施提出質疑﹐但有關負責人稱賠償基金的運作不宜公開。受害者家屬對官方媒體的關注感到欣慰﹐但對自己最終獲得應有賠償不感到樂觀。

由新華社主管的《嘹望東方周刊》星期一報道說﹐在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近三年後﹐公眾對賠償基金的運作仍然了解甚微﹐但有關部門以國家機密等理由拒絕透露有關基金運作的基本資料。

《周刊》記者劉武以“三聚氰胺醫療賠償基金運作成謎 涉毒奶企出錢少”為題﹐揭露相關賠償基金的管理運作方式﹑賠償情況和現金余額非常不透明﹐而相關機構和企業都不肯提供資料。

發生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的2008年的年底﹐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在政府部門的主導下牽頭由二十二家乳製品企業聯合出資十一億元設立了醫療和賠償金﹐其中兩億元納入為受害者日後在成長過程中需要的醫療賠償基金﹐並委派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管理這項基金。

*《周刊》﹕負責人稱基金運作屬國家機密*

兩年半後的今天﹐這兩個負責機構都不肯公佈基金的基本運作情況。《嘹望東方周刊》的報道說﹐乳製品工業協會理事長宋昆岡表示基金的運作由政府直接管理﹐具體情況不能透露給公眾。理事會另一位負責人則勸告媒體不要報道有關事情。受托管理這項基金的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則表示﹐相關事宜屬國家機密﹐不宜向公眾公佈。

美國之音星期二早上也分別向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和中國人壽致電和寄送電子郵件﹐希望核實有關說法﹐但到下午截稿時主管人員沒有做出回覆。

《嘹望東方周刊》的報道還根據三鹿公司向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提供的醫療費用和賠償金的數據﹐並結合賠償基金缺乏透明度的實際情況﹐認為涉及毒奶粉案的其它多家乳製品公司沒有向基金提供足夠的經費應對未來受害者的醫療賠償。

*趙連海﹕基金不透明妨礙公平賠償*

曾經走在毒奶粉案維權行動最前列並因此被判刑入獄的趙連海對美國之音表示﹐賠償基金的運作不透明會妨礙受害者獲得公正公平的對待。

趙連海說﹕“剛剛兩年多點時間就出現這樣一個問題﹐這就不能不讓我們擔懮。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批評。當然我們也希望這些事情最終能走向一個好的狀態﹐讓更多的結石患兒享受到應該享受到的待遇。因為最早都是做出過承諾的﹐我們期望(他們)履行承諾﹐不要再欺騙我們了。”

官方提供的數據顯示﹐全國超過29萬兒童在食用問題奶粉之後患上了腎結石﹐有關企業已按死亡賠20萬﹑重病賠3萬和輕度症狀賠2千的標準對受害人作了適當的賠償﹐並以此為理由拒絕受理受害者家屬提出的任何訴訟。

聲稱女兒食用了多美滋毒奶粉而受害的家長蔣亞林說﹐當局所公佈的29萬多受害者不包括結石不超過4毫米的兒童﹐她的女兒雖然有多塊結石﹐並因此存在健康問題﹐但每塊結石都不足4毫米。她說﹐對於那些沒食用三鹿奶粉但仍然受到三聚氰胺毒害的受害者來說﹐賠償基金的透明特別重要﹐包括哪些公司向基金提供了經費。

蔣亞林說﹕“象我們的孩子﹐喝的是多美滋。一直都說它是三聚氰胺合格或不含三聚氰胺﹐兩種說法都有。但是(公司)它到底有沒有拿錢﹖我覺得這另外兩億元的來歷是一個謎。那你為什麼不公佈這兩億是哪幾家公司拿的呢﹖”

*趙連海﹕贊官媒報道 但對前景不樂觀*

《嘹望東方周刊》刊出有關報道後﹐新華社﹑人民日報和許多省市的主要報刊都立即做了轉載。趙連海對這麼多官方媒體關注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的賠償問題感到欣慰﹐但對受害者最終獲得合理賠償並不感到樂觀。

趙連海說﹕“我並不認為這是一種曙光。因為經過兩年多﹐我們方方面面都很艱辛。這兩年多來﹐陸續有很多的三聚氰胺事件出現。這些新的三聚氰胺奶粉所傷害的孩子他們的情況怎麼樣﹐我們也沒有看到任何報道。”

趙連海因為發起“結石寶寶之家”並組織維權行動于2009年被當局刑事拘留﹐一年後被北京一家法院判處兩年半有期徒刑﹐引起許多人的憤怒。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當局在去年12月底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將他釋放到家中。

趙連海對美國之音說﹐雖然當局為他保外就醫設定了條件﹐包括不准接受媒體採訪﹐但他堅信為孩子們維權是無罪的﹐為此就算他再次入獄也在所不辭。

中國政府最近再次重申加強整治力度﹐保護食品安全。但食品安全事件仍頻頻發生﹐包括重慶市警方兩星期前查獲26噸應該早已經被銷毀的三聚氰胺毒奶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