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長江流域地區遭遇10年來最嚴重干旱

  • 楊明

中國中部的長江流域地區遭遇10年來最嚴重的干旱﹐近1400座中小水庫的存水量下降到“死水”水位。有分析人士認為﹐除了全球氣候變化的大環境因素以外﹐中國大興水電站﹐南水北調等工程﹐或許加重了這些地區的災情。

湖北省過去5個月來降水明顯少于往年﹐發生了冬春連旱的情況﹐4座中型水庫﹐1388座小型水庫的水位﹐下降到低于可以用于水利灌溉的水位﹐近千萬畝農田受旱。截至到上週末﹐干旱已經導致31萬5千人﹐9萬7千多牲畜飲水困難。

在鄰近的河南省﹐受干旱影響的人口達32萬人。此外﹐江蘇﹐浙江等地區也遭遇不同程度的嚴重旱災﹐江蘇部份內河航道水位下降到50年來的最低水位﹐浙江過去5個月來的降水﹐僅為常年同期的47%﹐為同期歷史最低記錄。

湖北等省的旱災﹐除了全球氣候異常﹐降水量減少等自然因素以外﹐為解決北方常年少水的南水北調工程﹐在將有限的水資源調往北京和天津等北方大城市的同時﹐減少了長江流域和南部地區的水資源。以南水北調東﹑中﹑西三條線路的中線為例﹐湖北的丹江口水庫星期六為135米﹐低于被認為是“死水”水位約3點96米。

媒體引述長江水利委員會發言人王景全的話說﹐在三峽筑壩﹐改變了流向下游的長江水﹐從而加劇了旱情。不過﹐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中國工程學院院士鄭守仁的看法則完全相反。他說﹐如果沒有三峽大壩﹐旱情會更嚴重﹐而且長江的航運會非常危險。

美國“河流網”政策研究室主任白好德說﹐全球氣候變化是造成全球一些地區干旱﹐水災等異常天氣的人為原因。不過﹐三峽大壩是否造成或加劇了長江流域的旱情﹐還需要進行科學論證。

白好德說﹕“但是湖北今年發生的旱災﹐讓人們對水電站的未來提出一個巨大的問號。在全球氣候變化的時代﹐規劃和建造巨大水壩﹐更加困難﹐風險更大”。

美國華盛頓的“地球政策研究所”研究室主任拉森說﹐越來越多的氣候科學家認為﹐世界任何地方發生異常的氣候情況﹐無論是旱災﹐還是水災﹐都與全球氣候變化有關﹐隨着全球氣溫的昇高﹐一些地區的氣候也隨之發生變化。

“中國目前的旱災﹐卻很難直接同全球氣候變化相提並論。但我們的確知道﹐氣候模型顯示﹐氣溫昇高﹐原來容易干旱的地區﹐會更加干旱﹔容易發洪水的地方﹐洪水會來勢更加凶猛。

中國官方媒體說﹐為緩解湖北等地的旱情﹐三峽大壩從5月7日到11日﹐開閘放水4億立方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