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六四臨近 北大教授夏業良遭當局警告

  • 莉雅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夏業良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夏業良

在六四事件22周年紀念日臨近之際,一向敢言的北京大學教授夏業良近日遭到當局的警告,要求他不要參加任何紀念活動。夏業良教授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的一些做法愈來愈讓人無法容忍。

每年的六四對於中國當局來說都是一個敏感的日子。隨着六四事件22周年紀念日的臨近,北京當局也開始採取防範措施。

*夏業良:受到有關部門的約談*

公開要求平反六四的學者之一、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夏業良日前在推特上發文說,他近日被有關部門約談。

夏業良教授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這個是從去年10月份以來經常有的一個現象,就是一到接近敏感日子,有關部門就跟我約談,提出很多的要求:不能接受記者的採訪,不准參加紀念活動,不能在微博上發那些...反正就是說有很多限制吧。”

這些限制中還包括不能在敏感日子穿白色衣服。夏業良教授說,他們專門提出這一點是因為有一年六四他穿上白色衣服引起媒體的廣泛關注和報導。

夏業良教授表示,他還時常收到騷擾電話。他說,這些電話經常是在凌晨時分打來,等他接起電話時,對方只是聽着,一兩分鐘之後就會掛斷電話。但是電話一放下,就會又打過來。一晚上反覆的這樣做,目的是不讓他睡覺。他說,有一段時間他的手機和座機都不正常,有時候是打不出去,有時候是人家打不進來,而且短訊也經常被截留。

夏業良教授是零八憲章簽署人之一,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以前有一些交往。2009年,他在其新浪博客上發表《致中宣部長劉雲山的一封公開信》,對中宣部鉗制思想和言論自由提出了尖銳的批評。

*夏業良:不得不說*

這位被稱作是追求自由與平等的經濟學家表示,他知道他的這些做法會對他個人和家庭造成影響而且已經帶來麻煩,但是他不得不說。

他說:“這麼多年你看到這個國家在不斷的墮落化,而且愈來愈無法無天,應該說國家行為流氓化的趨勢特別明顯,不是按照法律程序辦事。在過去的這些年裡,大家本來是想忍一忍或者是正面的提一些建議,但是後來發現愈來愈無法容忍,已經到了底線。”

*北京氣氛緊張*

夏業良教授說,現在北京的氣氛非常緊張。

他說:“因為現在不同於以往的就是有過中東那一段的一些事件以後,尤其是中國有一個所謂的茉莉花革命之後,它現在就是監控得特別嚴,連學生都不能夠隨便自由的活動,都要組織起來。所以說有很多的限制措施。一般到了這個敏感的日子,校園週邊便衣、還有警車特別多,都是如臨大敵吧。”

夏業良教授猜測,到今年六四那一天,他的行動自由會受到限制。劉曉波去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那一天,夏業良教授被當局帶到一個賓館住了幾天,其間都有安保人員的陪住。

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之一、北京的自由撰稿人莫之許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前一段時間回了一趟四川老家,回到北京後接到片警的電話,只是問他回來了沒有,沒有說別的。他說,自從08年以來,北京街上的警察就非常多,他們都習以為常了。他目前還沒有感覺到北京現在的氣氛比往常緊張,可能是因為現在離六四這個敏感日子還有些時日。不過他估計當局快採取行動了。

生活在成都的維權人士、中國天網人權事務志願者蒲飛表示,由於成都距離北京比較遠,警方現在還沒有對當地的異議人士採取行動。

發生在1989年的學生民主運動遭到當局的武力鎮壓並在六四爆發流血事件。中國總理溫家寶在2004年的中外記者會上提到這個被當局稱為“政治風波”的事件時說,“在這個關係黨和國家命運的嚴重的時刻,黨中央緊緊依靠全黨同志和全國人民...成功的穩住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大局,捍衛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