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六四”22週年前夕﹐中國學者呼籲走“趙紫陽的道路”

  • 斯洋

六四事件22週年

六四事件22週年

“六四”事件22週年紀念日還有不到10天的時間﹐一些中國學者著書呼籲政府走“趙紫陽的道路”﹐推行憲政改革。

*《趙紫陽的道路》將出版*

這個週末﹐一本名為《趙紫陽的道路》的書將在香港出版﹐作者包括當年趙紫陽的部下、故交﹐當年趙紫陽屬下的智囊團成員﹐體制內的老共產黨人﹐從事中國轉型問題研究的資深學者以及中國海內外民間反對派的知名人士。

在“六四”事件中被中國共產黨保守派廢黜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當年主張在民主與法治的軌道上﹐面嚮民眾平等對話、公開協商、拒絕使用暴力鉗制、扼殺公民的政治訴求、經濟訴求等人權。

*辛子凌﹕趙紫陽的道路就是民主社會主義*

《趙紫陽的道路》一書的作者之一﹐中共老幹部、黨史學者辛子凌對美國之音說﹐趙紫陽的道路其實就是民主社會主義。

他說﹕“民主社會主義也叫社會民主主義之路﹐以瑞典和英國等國為代表。就是保私有制﹐保存資產階級﹐不是消滅資產階級﹐是聯合資產階級。但是在分配上﹐通過二次和三次分配﹐調節國民收入﹐做到大體平均﹐讓人民都過上體面的生活﹐但是也不是絕對平均。”

辛子凌在書中指出﹐“趙紫陽生前提出對權貴資本主義必須有一種政策來進行遏制﹐這就是遏制權貴資本主義﹐和平地化解官僚資產階級與人民大眾的矛盾的最好辦法。”但是﹐他說﹐趙紫陽的很多理念在他當政的時候因為種種力量的牽制﹐並沒有實現。

*辛子凌﹕拒絕政治體制改革是中國目前社會矛盾的主要根源*

中國現在的社會矛盾空間的尖銳﹐官民對抗嚴重加劇。辛子凌說﹐中國社會現在的矛盾主要根源就是拒絕政治體制改革。

他說﹕“你不搞政治體制改革﹐首先一件事情﹐你這個貪官就治不住。我常講﹐人家民主國家﹐人家沒有中紀委﹐也沒有監察部﹐也沒有反貪局﹐它就靠輿論監督﹐靠媒體﹐哪個地方州長貪污了﹐媒體就給你曝光。”

他說﹐中國政府治理貪腐的決心不可謂不大﹐但是卻沒有成效﹐甚至是越反越多。他說﹐推行體制改革才能最終解決中國的社會矛盾。

*辛子凌最近被“禁聲”*

辛子凌是海內外知名的“救黨派”但是﹐他最近被“禁聲”﹐不許進行公開的演講和講學﹐他稱自己的經歷為“共產黨的家醜”。

他說﹕“不讓我說話了﹐我就不發聲了。 你就壓吧﹐早晚會壓出事情來。你這麼個高壓﹐ 一個社會哪能這樣﹐又不是發生戰爭﹐又不是國內發生了什麼叛亂﹐無非是一些知識分子、一些律師、一些個教授﹐還有我們一些退了休的老家夥們說了兩句話而已﹐你的江山就因為說了兩句話而垮臺﹐那也太脆弱了吧。”

中國政府最近加大了對異議人士的打壓﹐一些維權律師和藝術家被逮捕。

*陳子明﹕現在應該定義為“憲政時代”*

《趙紫陽的道路》一書的另外一個作者﹑被說成是89民運幕後黑手的北京學者陳子明說﹐ “改革時代”已經過時﹐現在應該是追求“憲政”的時代。

他說﹕“我和其他一些作者 都已經明確﹐現在這個時代的定義應該是僅僅把它叫做改革時代是不行的﹐我們現在要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叫作憲政時代﹐沒有實現之前要爭取憲政﹐實現了以後要實踐憲政﹐趙紫陽是這個新的時代潮流的指路人。”

*馮崇義﹕中國面臨發展的“交叉路口”*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學副教授馮崇義也為《趙紫陽的道路》撰稿﹐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東的民主革命浪潮以及中國18大換屆等國內外形勢的轉變使得中國面臨發展的“交叉路口”。

他說﹕“原來認定民主最不可能發生的地方﹐中東、北非一大批國家都出現民眾的運動﹐向民主轉型﹐而中國也出現了‘茉莉花“革命﹐網絡上的行動﹐引起國內統治者或是當權者的幾度恐慌﹐大規模打壓維權人士﹐維權律師﹐還有文化界人士﹐像艾未未等一些人。”

對於中國能否推行憲政﹐辛子凌表示比較看好習近平為首的下一屆新政府。不過﹐他給出的唯一理由是習近平的父親﹐中國共產黨前高層領導人習仲勛是“共產黨的好幹部”﹐“從來沒有打壓過任何人”﹐而且﹐習仲勛也是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力踐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