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王丹談中國民主的危機

  • 申華

台灣“青平台”舉辦中國民主沙龍紀念“六四”

台灣“青平台”舉辦中國民主沙龍紀念“六四”

“六四”前夕﹐當年天安門學生運動領導人之一王丹表示﹐中國民主的危機不在中共能否被推翻﹐而在“老百姓自己方面”的一些深刻問題。他同時認為﹐中國公民社會正在萌芽。另外﹐王丹批評台灣對六四事件的漠視。

王丹目前是台灣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客座助理教授。最近他在台北發表了紀念“六四”22週年的系列演講﹐期間王丹提出了一個命題﹕中國走向民主的主要危機是甚麼﹖

他說﹐過去主流論述是說中國政府﹐不過王丹認為﹕“我個人不認為這是最大危機。政治上解決共產黨不是甚麼大問題﹐只要時機到了﹐政治上解決共產黨水到渠成。各位見到國民黨怎樣從威權統治到最後摧枯拉朽﹐這個很快﹐中國要是真的變成一個民主社會﹐在於一些深刻的老百姓自己的問題。”

*政治冷漠人格分裂*

王丹所說的中國民眾的三個深刻問題是﹕“經濟至上”﹐一代國人犬儒化﹐以及社會缺失基本常識。

王丹說﹐現在一談到中國﹐內外輿論大都以金錢﹐以經濟為主題﹐中國則生活在“經濟壓倒一切”的共識和模式之中。

他說﹕“為甚麼會這樣﹐這不僅是中國老百姓自己的選擇﹐實際上有很多其他因素。比如說1989年的鎮壓﹐堵塞了老百姓對政治關心的可能性。大家已經看到前例﹐你只要對政治關心﹐面臨的可能是機槍掃射﹔你可能講得過它﹐但是打不過它。這種情況下﹐大家連講都不願講了。政府也看到﹐自己的鎮壓造成了合法性的流失﹐當然要對老百姓有一定的補償﹐政治上卻不做任何讓步。”

王丹用“犬儒化”、從“政治冷漠”轉到“玩世不恭”、“人格分裂”等概括當代中國人的精神狀況。

王丹說﹕“全中國能有幾個真正從心眼裡信仰共產主義? 但是每一個人﹐你要讓他公開地在官媒上講話﹐他都要說‘共產主義要奮鬥終生’。你不覺得整個民族就是很自覺地生活在一個巨大的謊言裡頭﹐甚至積極捍衛這個謊言﹖(這是)全民族性精神分裂。這樣的群體心裡狀態全面犬儒化的背後是對理想的放棄。”

*道德水準低下*

關於中國社會缺少基本常識﹐道德水準低下﹐王丹說﹐ 今天在中國﹐不要說去建立價值觀、普世價值﹐很多人連基本倫理都沒有﹐不少居民要被教導出國時不要隨地吐痰之類起碼準則。

不過王丹說﹐令人鼓舞的是﹐中國公民社會正在形成。他分析了公民社會三個方面﹐即非政府組織、公民參與以及公共空間在中國的現狀。他認為﹐中國正在出現公民社會的萌芽﹐非政府組織得以躲避政府必須掛靠的限制而生存﹐在汶川地震這樣的大事件中發揮作用。

談到公民參與﹐王丹說﹕“公民參與很重要的是網路上的討論。你看中國大陸﹐不管是人人網﹐包括翻牆出來的推特﹐新浪微博這些﹐其實討論非常熱烈﹐這就是公共參預﹐這種東西的苗頭已經起來。”

*公民參與已有苗頭*

至於公共空間﹐王丹舉出了《南方都市報》的例子。本來當局抓了艾未未大家都不敢講話﹐但這份報紙還是以其獨特方式支持艾未未。

王丹會上宣佈﹐六四晚上將在台北自由廣場舉行悼念六四活動。

他批評台灣對六四的態度﹕“台灣是世界上少數不紀念六四的﹐就是沒有民間大規模紀念六四活動的地方。這樣的地方全世界只有兩個﹐一個是中國大陸﹐另外一個是台灣。這是非常令人困擾的﹐台灣就是這樣一個社會嗎﹖只關心自己的事﹐連近在咫尺的國家裡這麼大的人權問題都沒有熱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