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丁子霖﹕官方首提資助難屬但未道歉

  • 張楠

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代表丁子霖 (資料照片)

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代表丁子霖 (資料照片)

天安門母親群體透露﹐今年官方首次派人以個人名義跟個別“六四”難屬接觸﹐表示願意給予金錢幫助。對此﹐她們回應說﹐她們與政府對話的大門始終是敞開的﹐但希望不是私下溝通﹐而是公開對話。

*北京公安私下提出資助個別難屬*

天安門母親在紀念“六四”22週年的祭文中說﹐今年二月和四月﹐北京某區公安部門﹐兩次找到某“六四”難屬﹐進行所謂私下溝通。來人不談“公佈真相”﹐不談“司法追究”﹐不談就每一位死者做出“個案交代”﹐只單單提出給多少錢的問題﹐而且強調﹐這只對個人不對群體。

祭文表示﹐多年來﹐當局對天安門母親群體的對話要求始終置之不理,今年終於打破沉默。“這是值得歡迎的第一次。”但是﹐她們希望的不是私下溝通。

*天安門母親主張公開平等的對話*

天安門母親的代表丁子霖對美國之音說﹕“我們必須同時指出:第一,來人和我們談話人的身份必須調整,我們不接受這種身份。因為20多年,北京的公安、國保、國安是監控我們的人。你政府派出監控我們的人來和被監控的受害者來談,它本身就不對等。”

丁子霖表示﹐她們反對暗箱作業﹐私下溝通﹐主張當局跟“六四”難屬對話團談﹐而不是跟個人談。

*丁子霖﹕在法制軌道解決“六四”問題*

丁子霖說﹕“回到正確的軌道上,納入法制軌道解決‘六四’問題,一步一個腳印來談,不要名不正、言不順。你個人,個人你是誰呀你?(要)堂堂正正地談,光明正大地談,公開談。”

她說﹐所謂“公開談”,並不是說談一點事就立刻訴諸媒體,而是對難屬群體要公開,不能搞封鎖政策。

*楊冬權﹕“六四”檔案尚未到開放期限*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爆發了以學生為主導的要求懲治貪腐和民主自由的天安門民主運動。6月3日夜晚﹐為了對付示威者﹐中國軍隊以坦克和裝甲車開路﹐從各個方向開赴天安門廣場﹐沿途掃射﹑追殺﹐造成民眾慘重傷亡。有些學生還被坦克碾壓至死或重傷。

官方沒有正式公佈死亡數字。但是﹐20多年來﹐光是天安門母親群體記錄下的“六四”死難者就達203人。

對於那個時期的檔案﹐中國國家檔案局局長楊冬權表示﹐正在整理當中,還沒到開放期限。他星期二對到訪的外國記者說﹕“等到我們國家規定的開放期限,是至少三十年。三十年以後,如果檔案館認為不宜開放,還可以延期開放。”

*天安門母親﹕解決“六四”可先易後難*

天安門母親提出了解決“六四”問題的三項要求﹐那就是﹐“真相﹑賠償﹑問責”。她們表示﹐公正解決“六四”問題需要一個過程﹐可以採取先易後難的原則﹐對一時無法取得共識的重大分歧﹐可暫時擱置爭議﹐首先解決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權利和切身利益的問題。

但是她們強調﹐她們不是沒有原則的﹐其底線就是﹕不容褻瀆“六四”亡靈﹐不容褻瀆“六四”難屬的人格尊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