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支聯會面臨挑戰

  • 黎堡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左三)、副主席蔡耀昌(左二)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左三)、副主席蔡耀昌(左二)

二十二年前﹐在中國大陸轟轟烈烈的學生民主運動中﹐香港人成立了支聯會。這些年來﹐它一直是推動中國民主變革的最重要的民運組織。不過﹐民主活動人士說﹐支聯會的發展正遇到很大的挑戰。

1989年5月21日是許多香港人引以為榮的一天。被認為對政治冷漠的香港人﹐那一天讓人刮目相看。

那天﹐一百多萬港人走上街頭﹐抗議中國總理李鵬一天前決定在北京實施戒嚴。那次遊行不僅是香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示威遊行﹐還由此誕生了香港最大的一個民運組織--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

支聯會成立後﹐立即以各種方式支持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示威的學生。中國當局在六月四號清晨開始血腥鎮壓學生之後﹐支聯會又利用各種渠道營救學生運動的領袖和參與者逃出中國。

*凝聚香港兩百多基層團體*

二十二年來﹐支聯會凝聚了香港兩百多個基層團體的力量﹐一直在爭取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六四屠城責任。

每年都參加六四燭光集會的香港立法會議員黃毓民說﹐六四大屠殺是港人心中永遠的痛﹐也堅定了他們對支聯會多年來的支持。

黃毓民說﹕“香港人因為它跟大陸地緣的關係很近﹐對內地的一切都非常了解﹐所以八九年春夏之交的那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最後以血腥鎮壓告終﹐我們香港人在電視上看到清清楚楚。這一筆賬是沒有辦法忘記的。”

不過﹐過去一年來發生的兩件大事使人們產生了對支聯會前途的憂慮。

去年五月二十六號﹐因之前兩個民主派的五名立法會議員辭職所導致的立法會補選在全部五個選區展開﹐結果只有一成七的選民投票﹐被認為是所謂“廢除功能組別變相公投”努力的失敗。

*“變相公投”失敗*

這項努力的主要推手之一﹑社民連主席陶君行指責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與北京當局私下交易後決定不支持那次公投努力。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樑國雄還詛咒當時已診斷患了癌症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病糊塗了”才反對公投。然而﹐陶君行﹑樑國雄與何俊仁當時都是支聯會的常委﹐結果政黨之間的“戰火”蔓延到支聯會。去年支聯會改選時﹐陶君行和樑國雄都決定不參選常委職位。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最近在回顧這段不愉快的經歷時﹐否認陶君行和樑國雄的退出會嚴重打擊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力量。

蔡耀昌﹕“無論是不是支聯會的常委﹐其實包括樑國雄和陶君行他們﹐我看到他們都跟支聯會一樣﹐一直繼續要求平反六四﹐聲援內地被捕的人權人士。只要大家都是共同的目的﹑共同的目標在工作﹐我想這個力量沒有在減少。”

*新主席號召力有待提高*

支聯會經歷的另一場重大事件就是司徒華今年一月病世。司徒華不僅是支聯會的主要創辦人﹐還一直主導這個組織的運作﹐被許多民運人士尊為偶像﹐以至於支聯會去年十一月底改選時將已經病重得不能出席會議的司徒華再次推選為主席﹐使人們擔心支聯會沒有了司徒華會不會垮掉。

司徒華辭世後接任主席的資深民運人士李卓人最近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承認自己沒有司徒華的號召力﹐但相信支聯會能繼續維持和發展下去。

李卓人﹕“我們覺得這個運動不是一個人﹐是一個團隊﹐是所有人的參與。我們支聯會除了我們常委之外﹐也有很多義工﹐很多年輕的義工。我們現在當然沒有華叔那樣的威望和凝聚力﹐但是我們覺得我們有一個很強的團隊﹐可以堅持我們的工作和活動。透過活動﹐我們繼續去推動香港市民站在我們一邊去堅持。”

不過﹐沒有在支聯會任職的黃毓民議員認為﹐即使不考慮過去一年發生的這兩件事情﹐隨着時間的推移﹐支聯會的作用也會逐漸減弱。

act 黃毓民﹕“我們大家反正那天晚上都會到維園去的﹐誰動員都一樣﹐所以支聯會的角色跟以前稍微有點不一樣﹐它不需要走在最前線。它只搞一個遊行﹐一個燭光晚會﹐平常搞一些座談會﹐就這樣而已嘛。然後跟海外民運人士的聯繫也因為時間久了﹐海外的民運組織也有很多變化﹐在這方面它的作用也不大。”

*以新方式回應當局打壓*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承認這個民運組織正面臨多種挑戰﹐包括如何回應許多年輕人希望以更新的方式推動中國大陸的民主進程﹐以及如何有效地回應中國當局對民主和維權人士的嚴重打壓。他說﹐如果能很好地應對這些挑戰﹐支聯會的未來發展會更加堅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