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互聯網都不互聯了,奢談甚麼自由

  • 黃耀毅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的研究員葉征以及趙寶獻,於6月3號在《中國青年報》上發表文章“網絡戰,怎麼戰?”,提到多起近年來的網絡空間大事,如最近的中東北非發生茉莉花革命,舒特攻擊等,“背後都有美國的影子”。文章結論認為,網絡戰已經成為“一種破壞力強大,關係到國家安危與存亡的頂級作戰型式”,所以呼籲中國政府“向世界表明構建網絡疆界,維護網絡主權”。

馬里蘭大學傳播學院的助理教授薩哈哈米斯(Sahar Khamis)對美國之音說,互聯網提供各國人民無國界的意見交流,中國政府若在互聯網上建構疆界,劃分領土,硬分主權,是大逆時事潮流。

哈米斯說:“我想就技術上來說,他們(中國政府)可以試著去做,並且可以做得到,但我想那將非常不受歡迎,我自己就很反對在互聯網加上這樣的束縛與限制,互聯網的本質是自由並且沒有國界的,沒有邊界之分的。”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5月16號的報告當中宣稱,能夠上網,以及能夠獲取網上資訊,是人權的一部分。也就是說,斷網或是進行網絡審查,將是違反人權的行為,違反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葉征以及趙寶獻的文章中說,電視、電話、數據三網合一,手機、博客、播客互相融合,構成了強大的新傳媒陣容,信息網絡戰爭最終打的就是輿論和民心,並且說“中東北非政局動盪就是這種鬥爭型態的完整體現”。文章當中形容互聯網是“潘多拉的盒子”,必須鎖上。

哈米斯教授:這樣的說法是本末倒置


哈米斯說:“這是一個很不合理的說法,我必須要說,是一個非常旁門左道的說法,因為在突尼西亞跟埃及,互聯網幫助那些追求自由、追求發動革命來獲得尊嚴、自由、人權、言論自由以及民主的人們。很明顯的,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試圖防止類似的改變或民主演變在中國發生。”

哈米斯教授認為,當互聯網被強加上了“疆界”、“主權”等,將使原本串聯全世界的互聯網變的支離破碎,對互聯網的發展將產生負面影響。但中國的年輕人,渴求新的知識,渴求表達意見的自由,渴求與外界聯繫交流,若政府對互聯網強加限制,最終他們將會反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