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水北調”水利工程﹐面臨着移民安置和環境影響等方面的挑戰

  • 楊明

2003年6月3日的三峽大壩

2003年6月3日的三峽大壩

中國承認長江中下游目前面臨50年來最嚴重的旱災﹐而且耗資數千億人民幣的三峽大壩存在迫在眉睫需要解決的問題。在這種大環境下﹐正在建設中的“南水北調”水利工程﹐面臨着是否有足夠水資源可以調配﹐以及移民安置和環境影響等方面的挑戰。

全球氣候變暖﹐今年在中國湖北﹐江蘇﹐浙江﹐河南等地表現的尤為明顯。長江中下游今年遇到了5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同期降水量不足往年的20-40%﹐河流乾枯﹐農田龜裂﹐人和家畜缺少飲用水。南水北調中線的源頭﹑湖北丹江口水庫5月14日的水位僅為135米﹐低於被認為是“死水”水位約3點96米。

已經動工數年的南水北調工程﹐希望通過對水資源的南北調配﹐解決多年來因經濟高速發展﹐人口不斷膨脹﹐已經嚴重缺水的北方大都市北京和天津等地數千萬人口的飲水問題。

中國官方的“中國南水北調”網上說﹐南水北調工程分東、中﹑西三條調水線路﹐從長江上、中、下游調水, 將長江、黃河、淮河和海河水相連,构成“四橫三縱”的水資源南北調配的格局。 中國稱南水北調工程是世界規模最大之一﹑供水規模最大之一﹑距离最長﹑受益人口最多﹑水利移民史上最大強度移民搬遷的調水工程﹐東、中、西線幹線總長度達4350公里﹐調水量448億立方米﹐受益人口約5億人﹐移
民34.5万人。

美國“河流網”政策研究室主任白好德 (Peter Bosshard)說﹐南水北調的可行性研究是10多年前完成的﹐但現在的全球氣候變化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長江中下游的乾旱﹐可能無水可調。

他說﹕“隨着氣候的變化﹐出現了全新的問題﹐即長江還將剩下多少水。目前南水北調中線的源頭﹐丹江口目前沒有足夠的水能北調了﹐因為中國的中部本身也遭遇旱災﹐而且這種情況發生的更加經常﹐儘管中國已經在南水北調工程中投入了很多錢”。

紐約時報說﹐南水北調工程總投資約620億美元﹐比世界最大的水利發電樞紐三峽大壩多一倍。仍在建設中的南水北調工程﹐因造價過大﹐對生態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以及工程沿線為保證富裕的城市人口飲水安全而被迫移民等問題﹐引起人們的關注﹐尤其是在這個中國罕見地承認三峽大壩存在的諸多問題﹐包括生態環境保護﹑移民妥善安置和地質災害防治等急待解決的時候。

報導說﹐南水北調工程的移民代價令人震驚。以起自湖北丹江口市的中線為例﹐長江水在蜿蜒1287公里後輸送到北京等北方城市﹐沿線35萬居民要搬遷讓路。截止到今年春天已有15萬移民被重新安置﹐今年將進入工程的關鍵時期。報導說﹐一些移民被分配的土地﹐質量極差﹐更有數以千計的人被安置在過去一個監獄所在地。被安置的移民還抱怨政府的補償標準不夠﹐說他們原來的房屋估價太低﹐靠政府的補償買不起新房﹐必須要自己再拿出幾萬元才行。一些移民因不滿被安置的房子和補償﹐向有關部門抗議示威。

在加州的“河流網”政策研究室主任白好德說﹐移民安置問題是南水北調工程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要安置好移民﹐讓他們有新的家園生息﹐生活﹐生存。此外他指出﹐生態環境是另外一個挑戰。他說﹐修建三峽大壩等﹐已經給長江的生態環境造成破壞。如果現在將再把漢河的水向北調﹐長江中下游的生態環境會進一步惡化。

紐約時報報導說﹐南水北調工程可能會破壞南部河流的生態﹐變的像黃河那樣沒有價值。以美國為例﹐早在20世紀初﹐歐文斯河被引到洛杉磯時﹐加利福尼亞的一些湖泊遭到破壞。報導說﹐如果工程破壞了長江的支流漢河﹐受影響的人口超過1400萬。

新華社說﹐工程監管人員發現﹐沿着東線大運河引入天津的長江水﹐水質污染嚴重﹐必須要建426座污水處理廠﹐沿線水污染控制佔50億美元投資的44%。報導說﹐雖然來自中線源頭的漢河水﹐水質較好﹐但主運河將穿越中國中部工業城市的205條河流﹐才能流到北京。

紐約時報援引中國水利環保人士戴晴的話說﹐在水流到北京時﹐水很可能就不能安全飲用了。她說﹐這是北京獨裁政權的產物﹐剝奪別人的資源﹐滿足另外一些人的需要。戴晴和其他一些學者認為﹐當局應限制北方城市人口的增長﹐鼓勵節約用水。北京人民大學的人口發展學者侯東民說﹐北京水資源日益減少﹐無法承載大量人口﹐北京應切實控制人口增長。

白好德說﹐南水北調工程中水質受污染﹐若不解決﹐到頭來﹐勞民傷財﹐還沒有人願意用。

他說﹕“運河沿岸有很多工廠﹐嚴重地污染了水質。當北調的水到達天津時﹐天津拒絕使用”。

紐約時報援報導說﹐武漢的一位吳姓地理學家說﹐南水北調工程將對整體環境﹑生態﹑經濟和社會產生什麼影響﹐我們應無法確知。他參與撰寫的一篇發表在中國社科院學報上的文章說﹐南水北調工程將顯著降低漢河中下游的水流量﹐使得防治水污染和生態保護﹐更加困難。此外﹐他說﹐漢河調往北京的水流量的計算﹐根據的是90年代初期的流量﹐但由於今年乾旱﹐漢河現在的水流量已經下降﹐規劃人員卻
沒有做出相應的調整。報導說﹐如果每年調走三分之一的水﹐將給漢河帶來巨大的破壞性影響。

在加州的“河流網”政策研究室主任白好德說﹐面對生態環境﹑水質污染﹑移民安置等問題﹐特別是在氣候變化之時﹐繼續南水北調﹐用技術手段解決北方水資源的問題﹐是不明智的。他建議﹐根據水量的供應﹐調整水的需求﹐工業和住宅要節約用水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