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同志需對抗體制,才能獲得平權幸福

  • 黃耀毅

美國同性戀外交人員協會的成員手持中文標語

美國同性戀外交人員協會的成員手持中文標語

六月是美國的同志自豪月,美國首都華盛頓在6月11號舉行盛大的同志自豪遊行。參加遊行的政治人物認為這彰顯了美國的民主價值,而同性戀維權人士更呼籲中國的同性戀應該挺身而出,為自己的權益與幸福而奮鬥。

參加同志遊行的華盛頓市長文森特.葛雷(Vincent Gray)在出發前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

葛雷市長說:“我想來此參與十分重要,因為這象徵我們希望華盛頓代表了正義以及平等。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來對我們的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以及變性者的朋友們說,這座城市同樣屬於你們。”

*美國同性戀權益仍在掙扎取得進展*

葛雷市長向美國之音表示,即使在自由民主的美國,為同性戀者爭取平等權益也是困難重重:

葛雷市長說:“現階段我們已經盡所有努力,來推動平權的議題。當我還是華盛頓市議會議長時,我對平等婚姻法案投下贊成票,我想那是向前邁進的重要一步,協助確立了不只是這座城市,更是全國的腳步。我們將會繼續嘗試,消除對於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以及變性者的歧視。”

葛雷市長十分堅持為華盛頓市以及其居民爭取平等權利。由於華盛頓在國會中沒有投票權,也無決定自己預算的權力,他在今年4月11號前往國會抗議,並遭到警方逮捕。此舉並引發中國網民議論,認為中國公安並不敢逮捕中國市長。

代表華盛頓的眾議員埃莉諾.霍姆斯(Congresswoman Eleanor Holme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為美國的同性戀者爭取權益,是條艱辛的道路。

霍姆斯議員說:“在華盛頓特區有很大的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以及變性者族群,而他們的生活卻不受權利保障。在眾議院以及參議院,華盛頓市只有一半的代表權,即使我在委員會當中有投票權,在院會的最後決議當中,我卻沒有投票權。然而,在國會當中卻有反對同性戀的人。所以我努力在委員會當中爭取,在國會當中為我們的城市,為我們的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以及變性者族群而奮鬥不懈。”

*中國同性戀需要挺身而出爭取權益*

縱使同性戀者在美國仍未獲得完全的平等權益,但美國社會在這方面比起世界其他國家仍算是有長足進步。華盛頓每年有上百萬的外國遊客,當中也包括許多中國遊客,葛雷市長認為在美國首都舉辦同志遊行,對於外國遊客將有所啟示。

葛雷市長說:“我想走上街頭就是對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以及變性者強力支持的宣示。這可能是本地最大的遊行活動,成千上萬的人前來參加。所以當這些遊客看到這樣的情況,他們會了解這是個人人平等的地方。”

曾在伊拉克服役的同性戀維權活動人士丹尼爾崔中尉(First Lieutenant Daniel Choi ),今年5月11號前往莫斯科參加當地同志遊行,卻遭到俄羅斯警方毆打並且拘禁。崔中尉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對照了美國與極權國家的不同:

丹尼爾崔說:“當我們前往俄羅斯,就像是擺上一面鏡子,反射出歧視的醜惡面貌。但對我而言,這鏡子是雙面的,同樣反映出即使在美國,就算我飛回了華盛頓或紐約,並不代表我就能結婚,或我交的稅與他人等值,或在軍中服役,或不受到就業歧視。所以我非常能夠感同身受這些國家人民的心情,在中國、在俄羅斯、在今日的克羅地亞、在埃及。全球的同性戀者都應該站起來,要求言論自由,要求集會自由。”

台灣每年均在台北市舉辦同志大遊行,馬英九總統以及歷屆台北市長也都表示支持態度,從2010年起,南部的高雄市也開始舉辦同志遊行,陳菊市長並親至現場表達支持。不過在中國尚無法舉辦同志遊行,而支持同性戀的非政府組織如北京同志文化中心、愛知行研究所、益仁平中心等,都受到官方騷擾及打壓。

丹尼爾崔中尉希望中國的同性戀者能受到啟發,進而對抗體制,爭取權利。他對美國之音說:

丹尼爾崔說:“出櫃是我們所擁有的,在政治上最堅強的武器,如此而已,沒有比出櫃更加有力的。我希望不僅僅啟發中國人民舉辦同志遊行,並且根本要為自己挺身而出,告訴你的父母,告訴你的社區領導人,告訴你的僱主,你是同性戀。讓他們知道,並不是只為了你自己,更是為了啟發他人。所以如果你覺得受害,如果你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唯一挽救的藥方就是對抗。你必須對抗自己的恐懼,你必須對抗壓迫你的人,盡你一切力量,眾志成城。”

本次華盛頓同志遊行吸引各種團體參加,包括人權團體、宗教組織、少數族裔組織、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ARP),以及各大企業如匯豐銀行(HSBC)、富國銀行(Wells Fargo)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