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紅歌運動席捲中國

  • 張楠

北京景山公園裡的紅歌團隊 美國之音張楠

北京景山公園裡的紅歌團隊 美國之音張楠

在中共建黨90週年到來之際﹐一股“紅歌”熱正在中國大地捲起﹐唱響在社區﹑學校﹑工廠﹐進入社會的各個角落。但是﹐年輕人對於這股政府強力推動的浪潮卻缺乏熱情。

*多座城市湧現“百萬群眾唱紅歌”*

清晨的北京景山公園﹐紅歌從四面八方響起。歌聲不僅來自數十個歌唱隊﹐那些人數眾多的舞蹈隊也經常以紅歌伴舞。

景山公園只是民眾聚集在一起唱紅色歌曲的地點之一。為了迎接中共90歲生日﹐中國許多城市紛紛發動了“百萬群眾唱紅歌”的活動。

紅歌是指所謂“革命歌曲”﹐多為歌頌中共及其領袖或者讚美祖國之作。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周孝正是這樣理解紅歌和唱紅歌的意義的。

他說﹕“所謂紅歌就表示的是革命﹑是鬥爭,與天奮鬥、與地奮鬥、與人奮鬥,其樂無窮。它有教育意義,它也有宣傳的意義,它也有懷舊的意義。”

*紅歌愛好者多為中老年人*

在景山公園參加紅歌活動的絕大多數是中老年人﹐他們就是唱這些歌長大的。

72歲的趙玉鈞說﹕“從小到大,一直聽着這些歌聲成長的,從小是“解放區的天”。以後,“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都經歷過。”

首都鋼鐵公司退休職工王汝香歷數了自己最喜愛的歌。她說﹕“《東方紅》、《在北京的金山上》、《打靶歸來》、《敖包相會》、《洪湖水,浪打浪》,這些老歌都喜歡,總唱不厭。”

*年輕人對唱紅歌缺乏熱情*

代溝在唱歌問題上也體現出來了。一些紅歌愛好者表示﹐現在的新歌他們不會唱。46歲的王女士說﹕“現在流行歌還真不會,紅歌、革命歌曲,唱了又舒服,聲音能發揮出來,要是流行歌曲,咱還真唱不了。”

中老年人喜歡的老歌﹐年輕人也不感興趣。談到自己的兒子﹐趙玉鈞說﹕“他們好像是沒有我們這麼愛唱了。他們愛唱的﹐什麼周杰倫,‘三截棍’,說得快極了,兒子帶着孫子一塊兒練。(記者﹕你沒有拉他們唱紅歌去﹖)人家不來,人家有人家的玩法。”

一位長期從事工會工作的退休人員是這樣分析的﹕“生活的年代不一樣了,個人的想法各方面都不一樣,接觸也不一樣。過去,咱們一切工作都是為革命,為黨工作,怎麼好好工作,都是這個。現在﹐人的腦子複雜一些了,怎麼想多掙點錢,經濟各方面的。時代不一樣了,他不能就老照着那個。你說咱們老留着小辮還行嗎?”

*神州大地重現“紅海洋”*

唱紅歌最盛的年代是文革時期。那會兒﹐文藝作品就那幾部革命樣板戲。倒是歌曲可以大唱特唱﹐在愛情歌曲﹑抒情歌曲遭到封殺的情況下﹐革命歌曲成了唯一選擇。

文革中紅旗招展﹑紅書一片﹑紅歌震天的景象被形像地稱為“紅海洋”。今年七一前紅歌﹑紅書﹑紅劇﹑紅色影視作品的大量湧現﹐也被一些媒體形容為“紅海洋”。

*唱紅歌成為新政治運動*

《南方週末》認為﹐這些活動大都是在官方的重視和組織下開展的﹐並受到中央領導的肯定。

力度最大的是重慶﹐該市要求對中央部門評出的36首新紅歌做到“人人會唱﹑人人能唱﹑人人愛唱”。河北省教育廳發文﹐要求中小學﹐以班為單位﹐利用課前課間時間開展合唱活動﹐每週活動不少於三次。河南師大則開展紅歌進食堂活動。江西﹑湖北﹑四川﹑陝西﹑重慶等省市還開展了紅色文化進監所活動。

還有的城市將唱紅歌活動納入全年目標考核內容﹐與個人評優結合。對這種做法﹐周孝正評論說﹕“中國這些運動,都是由領導發起的,百分之百的意識形態,百分之百的政治行為。它跟民間沒有多大關係。”

據《南方週末》報道﹐河北省教育廳官員承認﹐在學校裡推廣唱紅歌活動並非易事﹐連很多老師都不理解﹐因此教育廳必須先做老師的工作才能保證紅歌唱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