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批地方官員打壓媒體 中央反挨人批

  • 黎堡

人民網在顯眼位置挺媒体

人民網在顯眼位置挺媒体

中國共產黨機關報發表評論文章﹐批評一些地方官員打壓媒體﹑限制輿論。但是中國大陸的媒體人和維權人士說﹐媒體受到的控制主要來自中央。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星期四發表評論部文章﹐批評一些地方政府和官員打壓媒體﹐常常以‘封﹑摀﹑堵﹑壓﹑瞞”等手法對待媒體﹐阻礙了政府與民眾的溝通。

*《人民日報》﹕媒體推動社會進步*

《人民日報》這篇題為“輿情非‘敵情’ ‘媒介素養’體現執政水平”的評論部文章說﹐媒體對熱點事件﹑敏感問題的關注可能會讓一些地方政府一時難堪﹐但媒體是社會的預警器﹐從長遠來說﹐能幫助維護人民群眾的利益﹑推動社會進步。

長期以來﹐中國的新聞記者在採訪各地的熱點新聞和敏感事件時常常受到限制﹑甚至圍攻和毆打﹐不過地方政府和勢力對記者動粗近來已延伸到中央級媒體。

*中央級媒體也被動粗*

上個月中旬﹐新華社記者到北京市附近的河北省香河縣採訪當地的土地違規流轉問題﹐結果遭到當地官員的威脅﹐報警後仍得不到當地警方的保護。

幾天後﹐四川成都市富士康工廠發生爆炸﹐新華社四川分社記者到現場採訪﹐結果被暴力阻撓﹐採訪設備被砸壞。

中國大陸的一些媒體人和維權人士說﹐對媒體的打壓不僅來自地方政府和官員﹐更重要的是它來自中央﹐中央政府維穩壓倒一切的政策助長或迫使了地方政府對新聞媒體的‘封﹑摀﹑堵﹑壓﹑瞞”行為。

上個月二十六號早上﹐江西省撫州市發生連鐶爆炸事件﹐市公安局第一時間在網站上發佈了消息﹐但幾個小時後就刪除了這條消息。《江西法制報》記者也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但相機被沒收﹑相片被刪除。據中國國內的媒體說﹐他們接到了中共中央宣傳部的命令﹐有關撫州爆炸案的消息一律以新華社通稿為准﹐地方媒體和機構不得自行發佈消息。

*劉曉原﹕一些限制媒體的指令來自中央*

原《法制早報》記者齊崇懷曾揭露山東省滕州市領導違規建造豪華樓宇﹐2007年被當地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四年徒刑﹐上星期又被當地法院追加九年刑期。齊崇懷的辯護律師劉曉原說﹐打壓媒體和記者顯然不只是地方政府和官員的行為。

劉曉原說﹕“實踐中﹐特別是在一些很有影響力的一些事件中﹐當然地方政府可能會壓﹐但也有一些指令是來自上面的﹐因為只有來自上面﹐全國其它媒體才都不敢報道了。僅僅地方政府壓的話﹐地方媒體不能報﹐但外省其它媒體可以報啊。”

上海一家大報的編輯表示﹐中國的媒體都受到中宣部的管治﹐而當前媒體的生存環境尤其險峻。這位編輯過去接受過美國之音的多次採訪﹐但現在由於擔心當局的打壓而不願意讓記者透露身份。他對《人民日報》發表評論部文章批評地方政府打壓媒體感到不以為然。他說﹐中央媒體和官員過去也做過了類似的表述﹐但他們說一套做一套早已是常態。

*百度主管﹕限制來自政府多個部門*

中國因特網搜尋網站百度的國際媒體公關事務總監郭怡廣說﹐百度受到的限制來自政府多個機構。他最近在香港被問到百度如何應對當前高壓之下的媒體環境時表現得很無奈。

郭怡廣說﹕“我們沒有很多的選擇﹐我們沒有條件將一萬兩千名員工搬遷到香港﹐我們不能把所有因特網流量轉移到香港。這是很不幸的現實﹐但這就是我們營運的環境﹐我們能做的也不多。”

另一方面﹐郭怡廣認為﹐中國政府官員對網絡媒體和網上的民意也愈來愈重視﹐並不斷作出順應民意的舉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