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廣州騷亂是省籍還是官民衝突?

  • 莉雅

中國廣東省增城市新塘鎮星期天夜裡數以百計的民眾在夜幕下抗議

中國廣東省增城市新塘鎮星期天夜裡數以百計的民眾在夜幕下抗議

中國共產黨的機關報《人民日報》星期三發表時評,把最近在廣東潮州和增城發生的騷亂事件說成是“本地人與外來務工人員的摩擦事件”,並且呼籲加強不同人群的融合。不過,也有觀察人士認為,最近的騷亂事件主要是官民衝突,而不是所謂的省籍衝突。

*《人民日報》:騷亂是本地與外地人的摩擦*

《人民日報》星期三在題為“流動時代唱好融合大戲”的時事評論中說,“近來,一些地方接連發生了本地人與外來務工人員的摩擦事件。雖然衝突已經過去,事件逐漸平息,但那‘外來人員毆打當地人、當地人毆打不會講本地話的外地人’的情景,仍深深刺痛了人們。”這是北京首次間接對最近在潮州和增城發生的騷亂事件發表看法。

文章說,“在社會流動加劇、社會結構深刻變動的時代,如何使不同人群和諧共處、攜手融入不斷發展的工業化、城市化進程中,成為社會管理的一道新課題。”

*博訊:官方蓄意誤導*

不過,海外維權網站博訊刊登文章說,種種跡象表明,本地人和外地人的矛盾是官方蓄意製造、誤導出來的。文章還表示,中國的微博上有關新塘騷亂的消息,能夠保存下來的都是外地人如何攻擊本地人、本地人如何仇視外地人的內容。

*觀察人士:不是地域矛盾,而是階級矛盾*

一些觀察人士也認為,最近在廣東發生的騷亂事件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本地人與外地人之間的矛盾。

針對潮州發生的四川民工討薪被砍傷引發的騷亂事件,中國天網人權事務義工、四川人蒲飛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

“嚴格來說不是四川人對當地人不滿意,應該說他們這種發泄的方式是一種社會底層對中上層的發泄,因為最後很多外地過路的車也被砸。應該說,這是民工長期(被)壓抑(的結果)。由於勞動法長期的缺位和勞動法實施的缺位,工廠的勞資關係都是比較緊張的。這是一次大發泄。所以說這並不是一個地域上的矛盾,嚴格上來說應該是一個階級上的矛盾。”

增城新塘發生騷亂的起因是來自四川省的孕婦王聯梅在擺攤時受到前來收費的當地治安隊的毆打而引發民眾的不滿和抗議。在新塘一家織布廠打工的湖北女工在被問及為什麼會發生這次騷亂時說:

“大多數人講,就是說這個大墩的治安太差,那個治安隊也很囂張。”

*李平:騷亂主要是官民衝突*

香港《蘋果日報》“盡論中國”的評論員李平也表示,四川民工在潮州、增城的騷亂主要是官民衝突,並不是所謂的種族衝突、省籍衝突。他在評論文章中說,“民工主要是衝擊政府機構,向政府討說法,當地居民難免受拖累,但如果刻意渲染民工與當地居民的衝突,未免有幫當局轉移視線之嫌疑。”

在潮州六月六號發生打砸燒事件後,當局把潮州的四川同鄉會當作是“挑頭人”。李平認為,“廣東當局如果不針對民工的不滿,在整治無良老闆、無良治安隊[上]下工夫,反而追究四川同鄉會的責任,民工討說法的行動恐怕會愈來愈激進、規模愈來愈大。”

*莫之許:多種因素的混合*

曾經有過在外面打工經歷的四川人、網絡評論人士莫之許認為,發生騷亂的原因既有官民的對立,也有身份認同的不同。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可能是由身份認同所引發,也可能是長期受體制的這種壓抑下的憤怒通過身份認同表達出來,在每一起具體事件上也都不一樣。是兩種(因素)混合在一起。根本來說的話,如果割裂與對立的身份認同之間同時也存在着不一樣的政治權利的話,這兩者早晚會合二為一。”

這位一直關注中國社會轉型的網絡作家表示,在勞動力異地就業的長期化以及人口聚集規模化的共同作用下,如何讓有着不同背景、生活習慣、風俗以及身份認同的民工融合到當地的政治、社會和文化生活,是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

*城市內戰的預言*

莫之許在5年前發表了《即將到來的城市內戰》的文章並預言,如果不能消除橫亙在本地人與外地人之間的巨大鴻溝,不能在社會政治權利和各項利益上儘量滿足移居者的要求,那麼中國可能面臨一場曠日持久的社會衝突。

《人民日報》的社評也提到,“戶籍制度的門檻、用工制度的壁壘、利益呼聲的沉沒、討薪歷程的艱難、社會歧視的冷眼,有形無形的把“異鄉人”推向城市生活的邊緣地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