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阿拉伯難民人數正在不斷上昇

  • 利德維爾

敘利亞難民營

敘利亞難民營

就在全世界記念聯合國世界難民日之際﹐阿拉伯世界逃避暴力的難民人數正在不斷上昇。在利比亞和敘利亞等地﹐親民主的起義受到殘酷鎮壓﹐迫使成千上萬的人逃亡﹐前途未卜。許多難民返回故鄉的希望渺茫。

土耳其和敘利亞邊界附近的亞伊拉達吉難民營收容了大約3千500名難民﹐更多的人正在陸續到來。

這裡的難民為了逃離恐懼而拋家離舍。

他們構成了敘利亞人逃離政府鎮壓民主抗議活動的一部分﹐成為阿拉伯之春運動中的最新一批難民。

6月20號是聯合國的世界難民日﹐聯合國難民署發言人尼伯格說﹐阿拉伯世界成千上萬的人因起義和衝突流離失所﹐使得今年的難民日格外令人關注。

尼伯格說:“當你沒有其他選擇的時候﹐逃亡基本上就成為你最後一個絕望的行動。當你的家園被焚燒﹐當你居住的城鎮受到攻擊﹐你只能逃亡。”

在突尼斯和利比亞邊界的舒沙難民營﹐一場沙塵暴即將到來。自從今年2月利比亞衝突爆發以來﹐大批難民來到這裡﹐他們主要是到利比亞打工的非洲民工。

最近幾個星期以來﹐難民營裡不同國籍的難民之間的暴力不斷升級﹐幾十名難民被殺害﹐難民營的部份地區起火。

泰斯法伊是來自厄利特裡亞的難民﹐他說﹕“10天前我們的四名兄弟死了﹐他們是在一個帳篷裡被火燒死的。他們無法逃生﹐因為帳篷被大火吞噬﹐他們沒有時間跑出來。大火燃起後僅5分鐘﹐帳篷就被全部燒燬。“

大約1千名兒童生活在這個難民營裡﹐聯合國設立的一所臨時學校也被燒燬。

正在現場採訪的美國之音記者利德維爾說﹕“沙塵暴和大火摧毀了這個難民營的部份地區﹐而蜂湧而至的難民潮卻沒有停止的跡象。舒沙難民營的工人們拿出更多的帳篷﹐難民營進一步延伸到沙漠之中。生活在這裡的人們面臨極度艱難的條件﹐但是由於戰亂他們無法回到利比亞。許多難民表示﹐他們自己國家的局勢也很危險。實際上﹐他們無家可歸。”

這就是來自厄利特利亞﹑索馬里﹑蘇丹和伊拉克等3千500名難民面臨的局面。

厄利特裡亞難民泰斯法伊說﹕“每個人都能看到利比亞的畫面﹐那裡就像發生了內戰。利比亞人不喜歡非洲人﹐他們認為自己不是非洲人。如果我回到利比亞﹐那將是一個愚蠢而瘋狂的舉動。”

據聯合國估計﹐全世界大約有700萬類似泰斯法伊這樣的難民﹐他們沒有安全的地方可去。

聯合國難民營發言人尼伯格說﹕“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所謂拖延的難民局面﹐即一些人以難民身份生活了幾十年﹐延續了幾代人。對於他們來說﹐目前還看不到解決的希望。”

對於成千上萬名逃離利比亞的難民來說﹐花上大約1千500美元就有希望在歐洲獲得新生活﹐這是橫穿地中海輪渡的平均價格。其中絕大多數人乘坐嚴重超員﹑不適合航海的小船來到北非沿海屬於意大利的蘭佩杜薩島。馬赫羅夫是孟加拉國民工﹐原來住在的黎波里。

他說﹕“那裡總是有太多的武裝衝突﹐政府和反政府武裝在打仗。人們隨時都會喪生。所以我乘船在海上漂流了5天﹐來到意大利的這個地方。我們都很幸運﹐就在我們靠岸時﹐船撞上了礁石。”

在馬赫羅夫乘坐的船觸礁的那天夜裡﹐三名乘客失去性命。過去幾個月來﹐據信有數百名試圖尋求過上更好生活的難民和民工被海水淹死。

據聯合國估計﹐全球有4千300萬人流離失所。聯合國官員表示﹐唯一長期的解決辦法是結束迫使人們逃離家園的各類衝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