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官方首份三峽社會責任報告稱已盡責

  • 黎堡

長江三峽集團公佈首份社會責任報告

長江三峽集團公佈首份社會責任報告

中國官方首次發表長江三峽工程社會責任報告﹐稱這項工程在發電﹑航運﹑水資源利用以及安置移民和保護環境等方面都積極履行了社會責任。學者和環保人士對三峽集團作出的一些努力表示肯定﹐但對國家和各地政府在長江流域繼續大興土木修建水壩的做法提出質疑。

負責長江三峽水電工程的中央級國有企業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星期天發佈了該工程開始近二十年來的首份社會責任報告。報告稱﹐三峽集團在發揮工程綜合效益﹑共創移民新生活和共建生態新文明等方面積極和主動地履行了社會責任﹐做到了為國盡責﹐為民造福﹐樹立了一個負責任的央企形像。

*報告稱三峽工程綜合社會效益良好*

據官方媒體的報道﹐這份報告在防洪抗旱﹑發電航運﹑安置移民和環境保護等方面提供了大量的數據﹐對三峽工程創造的綜合社會效益做了具體的描述。報告提到﹐去年三峽電站提供了近844億千瓦小時的清潔能源﹐減排二氧化碳7066萬噸﹐截止去年底累計撥款840億元用於安置補償三峽移民﹐讓近140萬移民重建家園﹐開始邁向美好新生活。

中國三峽集團總經理陳飛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在三峽工程建設任務完成後﹐公司會做好三峽移民的後期扶持﹐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環保人士﹕三峽集團環保努力值得肯定*

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郊外的國際環保組織大自然保護協會與其它多個環保團體一起出席了星期天的報告發佈會。協會中國部首席代表張爽說﹐從環保的角度來看﹐中國三峽集團正在積極履行中國許多企業還沒有承擔的社會責任﹐這一點值得肯定。

張爽說﹕“我認為三峽(集團)作為參與環境保護的企業是一個非常好的企業﹐按照現在的標準來說。每年他們在淡水保護區魚類方面﹐這是我們比較關心的事情﹐固定拿出一個多億的資金﹐這是一個固定的項目。很少有人知道這個事﹐我知道之後自己也很驚訝﹐因為一般來講這不是一個企業要做的事情。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他們在非常積極地和我們在研究如何優化水的調度﹐來關心中下游淡水的生態系統。”

不過﹐張爽也指出﹐三峽集團是中國的國有企業﹐保護環境﹑承擔社會責任是人們對國有企業的期待。

從工程一開始到最近建設基本完成的近二十年中﹐作為世界上最大水電工程的三峽工程在綜合效益﹑移民和環境等問題上一直倍受爭議﹐今年春夏期間長江中下游出現的干旱和洪澇再次激起人們對三峽工程的質疑。

*學者﹕歡迎報告 但不改變對三峽工程總體看法*

長期關注三峽工程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帆說﹐三峽集團公佈首份社會責任報告是件好事﹐但沒有改變他對整個工程的看法。

楊帆說﹕“出這份報告比不出要好﹐這說明它要負社會責任。三峽問題一直爭議很大。我支持黃萬里的觀點。黃萬里說﹐大江大河上游不適合修攔江的大水壩﹐主要是它會減慢水流的速度。長期下去﹐水的總量就會不足。就好象我們搞經濟學的人所說的﹐貨幣發行量取決於貨幣發行速度。如果速度慢了﹐那總量就不夠了。”

儘管三峽工程基本結束﹐長江流域各處的水利工程正方興未艾。長江三峽集團公司星期天在新聞發佈會上稱公司正加快推進長江上游金沙江上四座巨型水電站的建設﹐這四座電站的裝機容量相當於三峽水電站的兩倍。

政法大學教授楊帆認為﹐在三峽工程的綜合社會效益仍然受到質疑的時候加快金沙江大型水電工程的做法並不妥當。

*張爽﹕長江流域沒必要建四萬個水壩*

大自然保護協會的張爽則表示﹐目前該協會還沒有對金沙江四座水電站項目正式表態﹐但他很擔心長江流域數以萬計的大小水壩對生態的嚴重影響。

張爽說﹕“ 現在在整個長江流域﹐在幹流和支流上﹐國家正在計劃興建﹑正在建或將要建的大壩一共有四萬多個。我們認為沒有必要建這麼多。這四萬多個大壩裡面﹐會出現無序的建設﹐並不真是為了滿足能源需要﹐而是因為不同的利益集團在分利益。就是‘我要搶地﹐建大壩’。這變成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對生態﹐對健康的能源建設﹐都造成了很大影響。”

他說﹐大自然保護協會並不是反壩協會﹐而是認為政府可以通過優化現有和即將建設的一些水利項目減少不必要的水壩建設﹐但是由於體制上存在的問題﹐地方政府往往不能從中央政府的大型水利工程項目得到利益﹐因此紛紛自己建造水壩。

中國三峽集團董事長曹廣晶承諾﹐在今後的企業發展過程中﹐三峽集團公司將更加注重地方經濟社會發展﹐努力做到“建好一座電站﹑帶動一方經濟﹑改善一片環境﹑造福一批移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