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國際環保團體稱與中國合作取得突破

  • 黎堡

大自然保護協會中國部首席代表張爽

大自然保護協會中國部首席代表張爽

在中國運作的國際環保組織表示﹐中國官方首次發表三峽工程社會責任報告顯示環保人士在中國的艱苦努力取得了一些成就﹐但希望中國的決策者在包括早期規劃在內的不同階段都能讓國際環保組織充份參與影響生態環境的重大工程的決策過程。

中國中央級國有企業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星期天公佈了它的首份社會責任報告後﹐多個國際環保組織在中國的代表對這份報告表示歡迎﹐同時感到他們多年來在中國的環保努力確實發揮了重要作用。

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項目實施總監朱春全博士說﹐基金會過去幾年與三峽集團在環保方面的合作證明這種合作是真誠的﹑也是行之有效的。

*三峽大壩為魚類生存開閘被視為突破*

他舉例說﹐三峽集團最近響應國際環保組織的呼籲﹐決定從今年六月十六號起連續幾天增大三峽大壩的泄水量﹐為下游的四大家魚提供繁殖所需的洪峰和水流速度。據信這是三峽大壩首次為魚類生存需求而調節水流量。朱春全說﹐這也標誌着國際環保團體與中國政府和三峽集團的合作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朱春全說﹕“這應該是一個突破。三峽集團總公司在這方面合作也是積極的﹐採取了切實有效的措施。它能夠接受國際環保組織的一些建議﹐並實際進行一些調度和操作﹐實踐證明他們態度還是積極的。合作也還是非常真誠的。”

大自然保護協會中國部首席代表張爽說﹐國際環保團體除了促成三峽集團採取優化水資源調度的實際行動之外﹐還成功將反對恢復修建長江小南海水電站的環境評估報告遞交到了中國政府高層決策機關。

張爽說﹕“我們分析出來﹐從小南海能夠提供的電力完全可以通過優化現有或者將要建的大壩的水利資源的調度去實現發電﹐去解決(供電問題)。現在TNC( 大自然保護協會)做的方案已經跟有關機構一塊遞到了非常高層的政府裡面供他們研究。”

*國際環保組織在中國的角色仍然有限*

不過﹐張爽承認國際環保組織在中國所能扮演的角色仍然十分有限。他說﹐儘管大自然保護協會等國際環保組織認為在大江大河的上游應儘量少修攔江大壩﹐但是因為各方的利益分配不協調﹐國家和地方政府在整個長江流域正在修建或者規劃修建四萬多個大小水壩﹐嚴重威脅生態環境﹐並影響能源項目的健康發展。

世界自然基金會的朱春全博士也擔心建壩太多﹐並希望中國政府能讓國際環保組織從早期規劃開始就充份參與影響生態環境的重大水利工程。

朱春全說﹕“ 當然我們希望能夠參與﹐從規劃設計階段就開始﹐就能夠參與﹐比方說從環境影響評價和戰略環評這個角度﹐在建設的過程當中和最後的運營管理方面﹐在不同的階段都能參與。對於一些特別重要的﹑具有高保護價值的區域﹐最好是不要建壩。我們會繼續努力。”

*中國政府警惕國際非政府組織的工作*

世界自然基金會和大自然保護協會都是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或者附近的知名國際環保組織。中國政府對非政府組織﹑尤其是國際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運作相當警惕﹐擔心這些機構在中國的工作別有用心。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上個月在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發表的文章中稱要警惕某些西方國家為中國設計的所謂“公民社會”的陷阱﹐表示要加強對社會組織的規範﹑引導﹐將其納入黨委和政府主導的社會管理體系。

不過﹐一個月後﹐《北京日報》又發表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一篇支持公民社會的文章﹐稱有人對社會組織有偏見﹐把他們視為政府的天然對手。文章說﹐中國公民社會的制度環境仍然是制約大於鼓勵﹐重要的法律法規還不健全。

目前﹐國際環保組織在中國的運作仍然十分謹慎。世界自然基金會的中國項目實施總監朱春全博士說﹐該基金會在中國展開工作已經有三十一年的歷史﹐所關心的領域是自然與環保﹐不介入政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