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三位年輕女性眼中的中國共產黨

  • 張楠

北京景山公園裡的紅歌團隊

北京景山公園裡的紅歌團隊

戰爭年代﹐中國共產黨曾以“為自由民主新中國而奮鬥”的口號吸引大批年輕人加入其行列。在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對於青年人還有吸引力嗎﹖美國之音記者採訪了三位年輕的城市知識女性﹐請她們談談對中共的認識。

*陳蓓﹕入黨變成“非常可笑的事情”*

陳蓓是深圳某公司的公關人員﹐曾經寫過入黨申請書﹔汪萍是北京的在校大學生﹐最近剛剛遞交入黨申請書﹔姚瀟則是北京某街道辦事處的黨總支副書記。她們在接受採訪時都談到年輕人要求入黨的動機問題。

陳蓓高中時期申請入黨﹐她覺得從團員轉成黨員是順理成章﹑再自然不過的事。但是申請過程中的一些見聞令她心灰意懶。她說﹕“我就發現很多同學入不入黨,還是跟學習成績或者你的父母是不是做官員是相關的。競爭條件非常激烈。”

陳蓓說﹐大學裡也存在同樣問題﹐組織考察一個人並不看他是否忠於黨﹐而申請者也並非真心誠意為黨的事業而奮鬥。她說﹕“更多的人是在想﹐入黨了以後,我找工作的時候更加方便。所以入黨變成一個非常現實的東西。”

她說﹐很多同學的入黨申請書和思想彙報都是從網上下載的﹐從而使申請入黨變成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因此上大學後她就沒再寫入黨申請書。

*汪萍﹕入黨沒有功利的幾乎沒有*

跟陳蓓不同﹐汪萍是在上大學後提出入黨申請的。她說﹐她所在班級有大約30名同學﹐有20幾人申請入黨。但是﹐對黨有正確認識的很少﹐大都是出於虛榮心﹑從眾心理或者功利目的。

她說﹕“黨員起碼跟同階層的人相比,政治地位有所提高,而且在社會上的認可度比較高,況且考公務員﹐人們都比較注重黨員。說實話,現在沒有功利的幾乎沒有。”

汪萍說﹐她申請入黨雖有一定功利性﹐但主要還是為了信仰。不過她表示﹐她對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並非全盤接受。

她說﹕“比如說,中國共產黨最高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但是我覺得共產主義是一個難以實現的烏托邦。這樣理想的社會,是不可能的,因為每個人都有私慾。”

*姚瀟﹕離共產主義還十分遙遠*

姚瀟19歲就入黨了。這位長着一幅娃娃臉的黨的工作者﹐舉止活潑﹐笑容甜美﹐塗着紅指甲﹐全然沒有過去黨支書那種僵硬呆板的形象。

姚瀟說﹐她在大學時代讀了一些馬克思主義原著﹐受益匪淺。她對共產主義的理解是“人的自由發展,我覺得,這幾個字非常重要。這個自由發展,不光是思想上的,還有就是物質生活上的,還有就是人與人的交往上的。”

她認為﹐現在離實現共產主義還十分遙遠。因此﹐人不可能完全自由地發展﹐必要的限制還是需要的。

*黨內腐敗和形式主義引發質疑*

腐敗嚴重是幾位年輕人在談到中共需要改進之處時的共同感觸。陳蓓說﹐黨內腐敗現象的蔓延﹐使她對黨員的先進性表示懷疑。

她說﹕“我現在就是在深圳,(前)深圳市的市長不是被判了死刑緩期執行嗎?很多新聞也在分析,這是殺雞儆猴的一種做法。但是這個能持續多久,而且制度上面能不能保障,我覺得,還是存在一定的疑問。”

汪萍通過她在河北進行社會實踐時了解到的情況說明﹐中共的反腐力度不夠﹐並缺乏制度保障。姚瀟也有同感。此外﹐作為黨的基層幹部﹐她認為﹐現在﹐形式主義的東西太多。

姚瀟說﹕“很容易大而虛,就比如說,你傳達思想的時候,就一定是排比句的,一定是四個字的。文風是一方面,還有活動形式,就你的活動﹐你一定就是走訪慰問,就總會是那幾個形式,演講比賽,都是這樣的。”

姚瀟經常組織街道黨員學習官方文件﹐目前正在為迎接建黨90週年排練紅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