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功罪評說之一:中共歷次政治運動有何特點?


1966年9月紅衛兵抬著毛澤東像,手持毛主席語錄在北京遊行

1966年9月紅衛兵抬著毛澤東像,手持毛主席語錄在北京遊行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后,中國曾經掀起過多次政治、經濟和文化運動。這些運動在毛澤東時代尤其頻繁和慘烈,使几億中國人的命運隨著几十年的運動而上下起伏,多達數千万人因而死亡,整個國家動蕩不安。

*官方党史對歷次運動忽略、掩蓋和美化*

在1949-1978年間中共掀起的歷次運動中,毛澤東起到了最大的主導作用。但是為了掩蓋毛的權力欲和人格問題,模糊毛的歷史責任,中國共產党党史第二卷基本上以几种方式來記錄這些運動:

一是忽略不計。如對大躍進造成的几千万人餓死的大飢荒,對于死亡總人數采取回避的態度。

二是基本肯定,稍寫不足,如建國之初殺人如麻的“鎮壓反革命運動”,該書完全淡化這場運動的嚴重擴大化傾向,認為這場運動“為鞏固新生政權、保證土地改革和經濟恢复工作的順利進行提供了保障”。

三是即使完全否定,也對運動的初衷和毛澤東的意圖進行正面的解釋,給人以“好心辦坏事”的印象, 如對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的評价。

*中共1949-1978的歷史就是運動史*

1950 年6月30日,中國中央政府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土改運動在全中國開展起來。与此同時還開展了“鎮壓反革命運動”。此后,運動一個接一個,遍及經濟、政治、文化各個領域,無所不在:“三反五反”運動、“反右”運動、“大躍進”、“四清”運動、“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文化大革命,不一而足。

1939年參加中國共產党的中共老資格報人,曾經擔任《工人日報》副總編輯和工人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的胡甫臣在《對建國后歷次政治運動的認識》一文中說:“我讀《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13大本,好像毛澤東總在指揮各种運動。他是各种運動的總指揮,干部和廣大人民群眾就是運動員,人們都生活在運動中。”根据他的統計,毛澤東批准的全國性運動有52次。

*歷次運動的掠奪化、血腥化、擴大化*

縱觀中外歷史學家的分析,中共建國后歷次運動有几個主要特點:

第一,這些運動常常伴隨著對私人財產的剝奪。兩年土改運動把富裕農民的七億畝私人土地、房屋和財產沒收,分給三億貧窮的農民,或者充公。1953年到 1956年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迫使12万多家私人企業實行“公私合營”,隨后在1966年將這些企業全部据為“國有”。2004年,中國將保護私人財產的條文寫入憲法。然而對于當年沒收的“地主”“富農”的私人土地、房產和財產,以及強行“贖買”的私人企業,中國至今也不談保護私人財產問題。還有,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右派”分子在受迫害期間遭受的經濟和財產損失沒有得到償還或者賠償。文革中,被抄家的資產据說价值達到2500多億人民幣,其后歸還和作价賠償的只有大約1300億。千千万万受迫害的人所遭受的經濟損失也沒有得到補償或者賠償。

第二,這些運動往往充滿了血腥味。共產党奪取政權靠的是軍事,靠斗爭。所以建國以后仍然是用軍事的辦法、運動的辦法、斗爭的方法來統治中國。土改運動中,大批“地主”在兩年之內人頭落地,人數在200万到1000万人之間。在同時期開展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中,有几百万人被殺。反右運動將大批人打成“右派”,成為“階級敵人”,人數在55 万到300万人之間,其中有4000多人非正常死亡。“四清”運動僅僅覆蓋了中國三分之一的城鄉地區。然而在短短的兩、三年里就有500多万人挨整,7万 7千多人被迫害致死。

第三,這些運動往往有擴大化的特點。曾經擔任毛澤東的政治秘書、中共政治局委員和中國社科院院長的胡喬木在《胡喬木談中共党史》一書中說:“我們的政治運動、群眾運動雖然表面上看都能說出某些成果,但從總的看,全面地看,我覺得基本上都是左的。”

所謂“左”就是宁左勿右,就是殃及無辜,就是所謂的“擴大化”。1949年以后,每一場運動都“擴大化”。根据中國官方的記載,鎮反運動在“一些地區......發生‘左’的傾向以及工作草率的現象”;“三反五反”運動曾經發生“斗爭擴大化和逼供信的現象”;農業合作化運動中,“在部分地區也出現了強迫農民入社,侵犯中農利益,盲目追求高級形式等現象”;反右運動中有55万至300万人被打成右派,二十多年以后認定只有几十個人是“右派”,擴大化到了巔峰狀態。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后,所有被文革派打倒的人都得以平反,顯示文革的擴大化達到百分之百;而所有的文革派在文革后都被打倒,只剩下文革的始作俑者毛澤東屹立不倒。

*運動導致中國的倒退*

前中國經濟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長、在六四之后流亡美國的學者陳一咨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李肅的采訪時說:“胡耀邦曾經說過,中國在文化革命中兩億人被批判、斗爭、牽連,所以几乎家家戶戶都有人受到過不公正對待和迫害。那么在文化革命以前呢,從流血土改,到清匪反霸,到鎮壓反革命,到三反五反,到批判俞平伯啊,胡風啊,再到反冒進,到社會主義改造,反右派,大躍進,在中國几乎所有有知識的、有教養的、有文化的、有頭腦的、有不同意見的,几乎沒有人能逃過种种浩劫。整個中國呈現的是一种用野蠻代替文明,用落后代替先進,用無知代替有知的歷史性倒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