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對比新聞﹕重慶紅歌進北京﹐“我愛北京天安門”

  • 海濤

重慶的“唱紅打黑”現在成了中國政壇以及互聯網流行時髦詞彙。打黑﹐隨着文強被判死刑﹑李莊案的結束而似乎稍微告一段落﹐而唱紅﹐則隨着中共生日到來而日益分貝增高。

華爾街日報(6/30)報導說﹐這次唱紅運動﹐始於重慶。薄熙來 希望能利用這個活動來進入政治局常委。在重慶一次唱紅歌詠比賽中﹐觀眾和演員不下10萬人。


這是北京南站上訪民眾在唱紅歌。他們在唱“三大紀律八項紀律”和“紅星照我去戰鬥”。但是﹐仔細聽可以聽出﹐他們都已經改變了歌詞﹐都換成了表達訪民哀怨和訴求的內容。

文革開始時一句最流行的口號就是﹕革命歌曲大家唱﹐誰要不唱是黑幫。

從北京下到重慶當書記的薄熙來﹐又把紅歌帶到了北京。

新華社報導﹐6月11日起,來自重慶市的“唱讀講傳”巡演團在北京民族文化宮﹐政協禮堂﹐清華大學﹐中央黨校等地演出場﹐估計有上萬人觀看。

據報導﹐重慶方面有“14支隊伍”參加演出﹐市委書記薄熙來參加了其中的三場。對於重慶的高分貝的“唱紅打黑”﹐觀察人士有各種各樣的評論﹐有人說﹐這是“文革回潮”和復辟。新華社援引薄熙來的話說﹐這是無稽之談。儘管市委書記力挺本市革命群眾的“唱紅”行動﹐但是﹐重慶紅歌進北京﹐還是遇到了一些問題和尷尬。

一名叫謝光的博客寫手就在其博客上說﹐此次活動應該說重慶方面是下了大工夫的﹐書記薄熙來親自參加了其中的三場﹐按照一般習慣和猜想﹐在高官如雲的京城﹐一些中央高層出面出席捧場應該不會意外﹐但實際情況有些意外﹐甚至可以用冷淡來形容﹐對於這場官方色彩深重具有強烈政治公關目的的進京演出來說﹐“無疑是十分難堪的事情。”

而且﹐問題在於﹐只有經過重慶當局批准的唱紅可以﹐普通老百姓特別是進京訪民唱紅則不行。同89民運期間參加者高唱“國際歌”﹑“血染的風采”﹑“十五的月亮”﹑“團結就是力量”一樣﹐如今到北京上訪的各地訪民﹐也只有借助紅歌來抒發感情﹑增加力量和上訪的合理合法性。但儘管如此﹐在北京陶然亭公園﹑南站等地的訪民﹐並不因為你唱紅而避免被抓的命運。

中新網報導(6/23)﹐中宣部副部長王曉暉對媒體表示,中國群眾有“唱紅”的傳統,推廣唱紅歌與意識形態向左、向右轉沒有任何關係。

但是﹐互聯網“參與”網站(www.canyu.org)發表署名劉川北的文章說﹐重慶書記把紅歌唱進了北京﹐不知北京市委書記如何感想。文章說﹕“重慶的紅歌在重慶唱響還不夠﹐執意進京說明了甚麼﹖重慶市委書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這紅歌進京的目的是為了進中南海﹐也說明了北京一直不唱紅歌就會被政治對手唱下來﹐紅歌進京就是逼宮﹐這是經過智庫策劃了的一場政變﹐重慶的哥哥要回來了。”

中國知名法學教授賀衛方給唱紅算了一筆政治賬。他在其博客中說﹕“今年是建黨九十周年。各地各機構似乎都把唱紅歌作為紀念的重要方式。這是值得警惕的。其實三十多年前的改革開放,意味着中國共產黨與過去那種錯誤的路線分道揚鑣的時刻。賀衛方說﹐我多麼希望,我們能夠利用九十周年紀念的時刻,認真檢討一下歷史,擯棄那些專制毒素,為今后開啟一個真正的新時代!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