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黨史》二卷備受爭議(二)

  • 張楠

新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

新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

新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記錄了從1949年到1978年的一系列事件。儘管編寫過程長達16年﹐但有學者認為﹐該書仍未準確反映歷史真相﹐有些結論也有欠公允。

爭論比較大的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困難時期”到底餓死了多少人。對於那段歷史﹐《黨史》二卷並未否認﹐但是表述方法耐人尋味。

*《黨史》承認一年內人口減少1000萬*

書中說﹐由於出生率大幅度大面積降低﹐死亡率顯著增高。據正式統計﹐1960年全國總人口比上年減少1000萬。

所謂“困難時期”是三年﹐可是書裡只提到一年﹐而且沒有把自然死亡和非正常死亡加以區分。對於和平時期出現上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慘劇﹐幾十年過去了﹐為甚麼就不能直截了當給全黨﹑全國人民一個交待而非要採取這種迂迴的敘述方式呢﹖

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傑在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提問時說﹐這種表述沿用了中共黨史專家胡繩的方法。

他說﹕“三年困難時期,它確實是一個大問題,所以我們的書也嚴肅地、客觀地做了介紹,並沒有迴避這樣一個問題。至於具體數字,在胡繩先生主編的《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當中,就已經做了權威性的回答和介紹。”

*楊繼繩﹕三年非正常死亡3000多萬人*

對於那三年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原新華社記者楊繼繩的估計是﹐在三千萬到四千萬之間。楊繼繩在香港出過一本書﹐題目叫《墓碑》﹐就是專門講那場大飢荒的。

楊繼繩根據《黨史》二卷的表述做了一番計算。他說﹐正常年景下﹐每年人口是要增加的﹐出生率減死亡率就是人口自然增長率。在沒有飢荒的1957年﹐自然增長率為千分之23.23。

他說﹕“1959年總人口6.72億,按照千分之23.23的增長,那麼1960年應該增加1561萬人。但是因為大飢荒,不但沒有增加1561萬,而且減少了1000萬。所以《中共黨史》二卷基本就承認了1960年的人口損失為2561萬。”

楊繼繩認為﹐目前這種表述是個進步。

*楊奎松﹕死亡人數並非查不清*

曾經參加《黨史》二卷起草工作的中央黨校黨史部副主任謝春濤對《南方週末》說﹐“在官修黨史中能夠承認一年內有1000萬的人口減少﹐已經足夠驚心動魄的了。”

有人說﹐當時到底死了多少人﹐現已很難查清﹐只好模糊表達了。不過﹐黨史專家﹑北大教授楊奎松不這樣認為。

他說﹕“用黨史研究室的這樣一個名義,經過中央同意,全國去蒐集材料、去調查。按道理,通過這樣組織的力量是沒有問題,是肯定可以做到的。但是,沒有人做。所以,這個很遺憾。”

圍繞《黨史》二卷的爭論遠不止大飢荒一事。其他爭議還包括﹕如何正確評價毛澤東﹑該不該徹底否定1957年的反右運動﹑是否應給“高饒反黨聯盟”平反﹑朝鮮戰爭是怎樣爆發的﹑“文革”等歷次政治運動中有多少人死於非命﹑林彪和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到底是甚麼關係﹑毛澤東跟“四人幫”是甚麼關係 ﹐等等。

*章立凡﹕中共有退讓但仍堅守底線*

比如﹐對於1957年的反右運動﹐《黨史》二卷堅持認為是必要的﹐而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則表示不能苟同。

章立凡﹕“當時那些人的言論,也不過就是一個要求政治體制改革而已,還不達到現在要求的強烈程度。它(《黨史》二卷)也承認反右有錯誤,比較重大的錯誤。但是,99%(的人都劃)錯了,還認為反右是必要的。這個,我覺得,還是不夠客觀。”

章立凡的父親就是當年有名的“大右派”章乃器。他說﹐中共在一些問題上有所退讓﹐開始回歸事實了﹐但是仍堅守某些底線,明明錯了,也不願認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