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黨史》二卷備受爭議(三)

  • 張楠

2006年北京一家文革和毛澤東主題餐廳的唱紅表演,再現當年造大神

2006年北京一家文革和毛澤東主題餐廳的唱紅表演,再現當年造大神

對於一些歷史事件的描述﹐中共確有難言之隱。比如朝鮮戰爭是怎樣爆發的﹐《黨史》二卷語焉不詳﹐只說“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沒有據實說出北朝鮮軍隊首先發起攻擊入侵韓國的真相。

《黨史》二卷這個提法實際上是中國學術界現在通常採用的說法﹐比原來所說的“南朝鮮入侵”已有很大改變。

黨史專家楊奎松說﹐如何表述還牽扯到外交問題。“當年,我們發表朝鮮戰爭爆發的原因的時候,不管是北韓,包括南韓﹐都來交涉﹐要求我們修改教科書。”

*“文革”對與錯*

為了不給中共的合法性帶來過大傷害﹐官方學者費盡心思在史實中尋找平衡點。對於文化大革命﹐《黨史》二卷一方面採取否定的態度﹐另一方面又試圖把“文化大革命”和“文革十年”加以區分﹐以便肯定這十年中的某些成就。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評論說﹕“文革的損失到底有多大,它也是繞來繞去地說,形式上也說國“經濟受到如何如何大的損失,但是它又說取得了經濟成就,反正是兩邊都說。”

*如何評價毛 觀點分歧大*

對於毛澤東的評價也有這個問題。民間有兩種極端看法﹐或稱他為罪人﹐或捧他為聖人。而中共的觀點正如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傑所說﹕“毛澤東是歷史偉人﹐是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的領袖。客觀地說﹐毛澤東同志在晚年犯了錯誤﹐ 造成了重大損失。......但是﹐從毛澤東一生來看﹐他的功勣應該說是第一位的﹐錯誤是第二位的。”

一些學者不同意官方評價。學者陳永苗認為﹐鄧小平對毛的“三七開”評價,實際上是想把黨內的爭論壓下去,是想在“左”“右”雙方之間進行妥協。

陳永苗說﹕“毛澤東的錯誤,它就盡可能地縮小,或者就隱藏起來;今天的成績,它就把它擴大了。所有的,它都還是要服務於它的政治,要服務於它的統治。”

章立凡則認為﹐毛的功過﹐“倒三七開”都夠不上。“毛參與了中共的成立,為中共拿下了執政地位,他對中共肯定是有功的。但是從大歷史的角度上來看,毛實際上是個歷史罪人。”

*客觀寫黨史 時機未成熟*

鑒於目前趨緊的政治空氣﹐有學者表示﹐客觀書寫中共黨史的時候尚未到來。作家戴晴抱怨說﹐一些原始檔案不公開﹐給研究帶來障礙。特別是﹐“有個警察告訴我,黨內紀律就是﹐凡是不利於共產黨執政的言行,不管你的地位多高,不管你的功勞多大,不管你有甚麼樣的背景﹐都一定要嚴懲。所以根本今天沒有可能有一部公正的對歷史的評價問世。”

曾經主持《黨史》二卷編寫工作的石仲泉說﹐“一本歷史書管10年﹑20年就不錯了﹐以後肯定還要不斷修訂。”他對《南方周末》表示﹐官修歷史與學術著作不同﹐重點不在創新﹐而在統一黨內尤其是高層幹部的認識。

*“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中央黨校黨史部副主任謝春濤同意石仲泉的看法。他說﹐該書出版之后,他聽到一些反映,有人認為錯誤寫得多了,也有人認為錯誤寫得不夠。

他說﹕“他們都有各自的道理,但是這本書反映的是黨的觀點。它最大的價值就是向公眾表明,黨是如何看待自己這段歷史的。”

中組部﹑中宣部等部門決定﹐今年在全國開展學習《黨史》二卷的活動。

然而﹐不管官修黨史怎麼說﹐作家高瑜表示﹐她還是相信已故國家主席劉少奇的一句話﹕“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