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利比亞反對派規劃後卡扎菲時代

  • 阿羅特

一名叛軍6月24日在班加西一個港口歡迎紅十字會輪船靠岸。該船從首都的黎波里疏散300人。

一名叛軍6月24日在班加西一個港口歡迎紅十字會輪船靠岸。該船從首都的黎波里疏散300人。

利比亞反對派推翻卡扎菲的戰鬥停滯不前﹐但是這並沒有影響他們規劃一個沒有卡扎菲的利比亞。

反對派的工作似乎有些雜亂無章。 首先是他們的反對派政府名稱。他們在“全國過渡委員會”這幾個字的形容詞順序上舉棋不定﹐但是重點在於﹐他們希望強調的是這個組織既是全國性的﹐也是過渡性的﹐有點臨時性質﹐而且包含了利比亞全國。

*有人擔心東部勢力駕馭新政府*

基地在東部的“全國過渡委員會”一開始就說﹐它需要的是一個團結的國家﹐以的里波里為首都。利比亞西部和海外的一些人士曾經表示﹐他們擔心東部勢力會主導任何一個新的政府。利比亞有地理上的分隔﹐那就是﹐廣大的沙漠把北部沿海的城市區隔開來。

更明顯的分隔或許是政治分歧。長期以來﹐東部人覺得﹐他們受到卡扎菲政府和他在西部的盟友的輕視。

*東部致力於和西部的反對派合作*

但是﹐即使戰鬥切斷了反對派和西部反政府力量的聯繫﹐在班加西的反對派官員說﹐他們正在盡力和西部的反政府力量通力合作。反對派的內政部長達拉特是全國過渡委員會的執行委員。

達拉特說﹐他認為一些在西部的反對派已經能建立他們自己的委員會﹐並且和在班加西的反對派官員一起協調運作。他相信這將確保卡扎菲下台後的順利過渡。

*東部反對派為卡扎菲下台後作準備*

在東部的反對派現在正在為卡扎菲下台這個日子進行籌劃。他們正在草擬一部臨時憲法﹐儘管細節還不確定。他們想擴大委員會規模﹐以便能確使委員會代表整個國家﹐這個做法是為了表明他們無意壟斷權力。他們還希望在一年內﹐先後舉行議會選舉和總統選舉。為了顯示委員會的中立立場﹐一些委員會成員還保證不會參加選舉。

*過渡委員會還無法應付所有需要*

過渡委員會成立至今究竟發揮了多大作用呢﹖答案是效力不均﹐委員會還沒有辦法應付一些基本的服務。

在班加西的一個銀行﹐當地人塔利克站在櫃檯前﹐他感到很沮喪﹐因為銀行又短缺現款了。塔利克說﹐ 這些日子用錢很困難﹐因為銀行限制個人的提款數目。他覺得﹐即使國外注入了現金﹐情況還是惡化。

還有電力短缺的問題。當地委員會規劃了限電措施﹐一天限電時間達8小時。但是在反對派展開的戰鬥情況下﹐情勢或許可能更加惡劣。東部的城鎮遭到圍困﹐軍事保護成為當務之急。

反對派開始管理當地事務。從行政管理到打掃街道﹐都有義務工作者幫忙。 這對那些幾乎一輩子都在卡扎菲指令下生活的人而言並非易事。

全國過渡委員會發言人賈拉勒指出﹐利比亞人將繼續克服種種困難﹐例如缺乏政治基礎架構﹐沒有民主決策傳統等困難。他說﹐人民將會有與生俱來的自由感和責任感。

賈拉勒說﹕“這跟正義感一樣。我們都有正義感。所以雖然40年裡我們沒有這個制度﹐但是人們有正義的概念。人們了解寬容和自由的概念。我認為﹐民主體制的指導原則一旦設立﹐就會很容易被接受。”

這是個有希望的開始﹐但利比亞反對派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即使是起義成功﹐比如在埃及﹐建立一個更有代表性的政府還很困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