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律師回家不能,再被國保扣押

  • 齊勇明

維權女律師李天天

維權女律師李天天

維權女律師李天天不顧當局打壓﹐今天(週三)再次返回上海的家。李天天經常在網絡上發表維權和擁護民主制度的言論,當局因此對她不斷進行打壓﹐並不准她回上海。

遭到上海當局打壓和驅離的維權女律師李天天今天再次從深圳回到上海。

李天天在開往上海的火車上對美國之音說﹕“他們(國保)說﹐你必須離開上海﹐我說到那裡去呢﹐就到我在深圳的妹妹家去吧。去了深圳以後﹐我妹妹家也不敢接待﹐說為準備大學生運動會﹐正在清理高危人群﹐(還說)如果我們接待你﹐房東可能會不再讓我們租房子﹐我們也可能會丟工作。”

為了妹妹的工作穩定﹐避免給家人帶來麻煩﹐李天天暫時住在旅館裡。她表示﹐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選擇回上海老家。

今年稍早﹐在中國大範圍出現茉莉花散步行動前一天﹐她和北京的律師滕彪和江天勇等幾十名維權人士一同被當局強迫失蹤。

李天天在博客中回憶說﹐在網上的“ 律師群裡我把別人寫的週日下午2點去各地廣場散步的東西發上去了,有律師說不去,我說不去是驢屎,都應該去。我說去最多流點汗,就是有你們這樣的人怕流汗,才總有人為社會進步流血的。”顯然她的博文被國保所看到﹐隨即陷入麻煩。

上海國保將李天天拘禁在一間沒有窗戶的套間中長達三個月﹐期間經常對她辱罵威脅或連夜問話。並被強問私生活。國保甚至用一段賓館開房錄像詆毀、羞辱李天天﹐還挑撥離間她和男友的關系。

她說﹕“進去三個月﹐他們調查我的私生活。誰知道他們會往這個方向下手啊。我雖然知道他們那麼壞﹐每天被他們嚇得膽戰心驚﹐但都沒有想到他們會調查這些﹐可是他們確實這樣做了。”

2011年5月28號李天天被釋放,上海國保強迫她回到戶籍所在地新疆。並警告她三個月內不得返回上海。但李天天確認自己有公民旅行的權利﹐6月7號和6月28號兩次回到上海﹐但都被國保人員 驅 離。

她說﹕“我第二次到家都到了家門口了﹐我想這次我可以回家了。結果還沒下出租車就看到了國保。他們說在我門口守了20多天了。我又不扔炸彈甚麼的﹐為甚麼這麼對待我呢﹖就是不讓我(在網上)說話﹐容不得我說話。”

李天天因與上海男友分別兩地,手上還有代理的官司沒有完結,因此她迫切希望回到上海家中。

7月2號﹐李天天在微博上寫到﹐“為了尊嚴她將不顧一切阻攔,即使拼個你死我活也要於7月6日再度返回上海家中。”

今天(7月6號)她回上海的火車早上10點半左右進站﹐美國之音記者和李天天說好﹐在她回到家中後接近中午時給她打電話﹐但記者打電話後手機顯示﹐李天天律師的手機處於關閉狀態。

經過各方尋找才了解到﹐李天天律師在火車上就被事先等候的便衣警察帶走了。和李天天同行的一位朋友蕭先生對美國之音講述了李天天被押走的經過﹕

“下火車之前她就被扣了。火車停穩了就上來了人把她給扣了﹐上來了四﹑五個身便衣的﹐穿着黃T恤的﹑剃着光頭的人﹐上車就把她給扣了﹐把她連人帶行李給帶走了。我問說﹐‘你們要把她帶到那裡去﹖’他們說‘你就不用管了’。再問(在場的)鐵路警察﹐鐵路警察說﹐他們也不知道。”

國際特赦組織上週發表的報告說﹐ 中國各地有二十多萬名律師﹐但是由於當局的打壓﹑威脅和迫害﹐只有幾百個律師願意承辦人權案件。報告說﹐以李天天律師為例﹐在中國連一名人權律師都不能保障行使自己的正當權利﹐ 普通的老百姓想保證自己的權利談何容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