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利比亞人﹕卡扎菲‘綠寶書’不讀也罷

  • 阿羅特

利比亞東部反對派的大本營班加西的難民營﹐小孩正在上課。

利比亞東部反對派的大本營班加西的難民營﹐小孩正在上課。

一群孩子正在一塊兒打球﹐吵吵嚷嚷的﹐乍看上去﹐跟其他地方的孩子沒甚麼區別。但是﹐跟普通孩子不同的是﹐因為這些孩子逃避政府在他們家園的攻擊﹐目前來講﹐當地的難民營就是他們的家。

*從描繪戰爭到描繪自然*

[紅心月會]的薩拉姆是這個難民營的一位負責人。他說﹐孩子們到這兒來以後﹐逐漸地有了一定程度上講﹐較為正常的生活。

他說﹐幾個月前﹐孩子們剛到的時候﹐駐地的指導落實鼓勵他們把所見所聞都畫下來﹔結果﹐孩子們畫的﹐無外乎都是一些導彈﹑戰機﹑被摧毀的房子。不過﹐慢慢地﹐孩子們筆下畫的﹐開始有了變化﹔現在﹐他們畫的﹐好多是自然風光﹐樹木﹑大海﹐等等。

住在難民營裡的孩子往往都是遠從利比亞西部來的﹔雖然在這兒比較自在﹐但是他們知道﹐要回家﹐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兒。

即便是對那些班加西本地的孩子來說﹐這裡雖然眼下稍微平靜一些了﹐但是﹐從某些角度來講﹐日子還是和從前有不同。

*學校普遍停課*

從反卡扎菲的抗議活動今年早些時候開始以來﹐學校就停課了﹔孩子們沒有地方去﹐整天注意的﹐就是身邊發生的武裝抗爭。最近幾個星期以來﹐有幾所學校恢復上課了﹐主要是為了填補一些空白。

在班加西的花園區﹐有些孩子現在一天恢復上幾個小時的課。不過﹐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準備回來上學。阿瓦米是這裡從前的一位校長﹐這會兒﹐退休的他也來這兒幫忙。

他說﹐有些孩子的家人不願意送孩子來上學﹐因為擔心孩子的安全﹐城裡現在時不時還在開槍。對那些決定前來上學的孩子來說﹐目前的課程﹐也比較簡單﹐主要是繪畫和手工。

在一個教室裡﹐一位老師教孩子們用老的光盤做成盒子﹔在另外一個教室裡﹐老師給孩子們分發鉛筆﹐讓孩子們畫畫。雖然課程不富有密集的教學性質﹐但是﹐對孩子們來說﹐也等於是有事兒做。

*卡扎菲語錄﹐不念也罷*

另一方面﹐孩子們現在在學校學的﹐或者說是不學的﹐和卡扎菲掌權時代﹐也大有不同。從前﹐學校裡教授的﹐很多都是卡扎菲的功績以及他撰寫的東西。這會兒在外邊打鞦韆的小學生耶賽爾跟記者描繪了之前的學校生活。


今年十歲的耶賽爾說﹐過去在學校學的﹐是社會科學﹐尤其是住房和建築項目﹐他沒覺得自己學到了多少。

阿代爾如今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他說﹐在卡扎菲執政期間﹐高中里的課程﹐強調的﹐無外乎是卡扎菲的語錄﹐他寫的那本“綠寶書”。

阿代爾說﹕“在課堂上﹐你學的是‘母雞下蛋﹐公雞不下蛋’﹔你想﹐在這個年月﹐這聽起來豈不是荒唐﹖﹗這種誰都能說的這些東西﹐根本用不著去學校學。”

*課堂上講的﹐說出去讓人笑話*

因為知道過去﹑卡扎菲時代學校里教的都是些什麼﹐阿代爾說﹐自己的兩個孩子﹐不上學也罷。阿代爾說﹐卡扎菲下臺以後﹐希望能有新的教科書出臺。


他說﹕“我們那時候要學的﹐要是跟利比亞之外的人說起來﹐肯定要遭人家笑話﹔讓人家以為我們瘋了。我們那時候學的﹐都是些不正常的東西。”

正在那兒打鞦韆的十歲小學生耶賽爾說﹐他現在只想學數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