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江澤民生死之謎反映中國制度問題

  • 齊勇明

一位婦女走過江澤民畫像.當局否認江已經去世。

一位婦女走過江澤民畫像.當局否認江已經去世。

中外幾家媒體誤報了江澤民病逝的消息﹐既反映了中國政府運作的不透明導致媒體猜測﹐也反映出人們對中國政治前景的關切。

*學者﹕ 領導人健康狀況應該公開*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丁學良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的信息太不透明﹐領導人的健康也成為國家機密。他說歐洲國家早在20世紀中期﹐就將在任離任的最高領導人的健康做為必須向公眾公開的信息。

他說﹕“當然他退休這麼多年了﹐但他畢竟做過13年的最高領導人﹐他的健康狀況應該成為公眾了解的﹑政府也有責任向公民﹑向全世界公開披露的消息。”

丁學良說﹐就是因為中國沒有這個制度﹐外界才只能靠猜測。

他說﹐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去世前﹐香港就有至少4次猜錯。他說其中一次是某媒體得到鄧小平身邊人士的消息說﹐不行啦。媒體幾個小時後就報了死訊﹐但是那次鄧小平沒死。他說﹐這和中國的特別制度也是有關的。

*評論﹕江受到的關注實屬罕見*

丁學良﹕“最高領導人在中國享受的醫療條件是世界上最好的﹐其它國家的領導人無法和中國領導人相比。中國領導人享受着全世界最頂級的待遇﹐就算是在美國這樣發達的國家救不活的﹐在中國都有可能被救活。”

香港明報署名評論說﹐ 84歲的高齡的江澤民健康出些問題,一點也不奇怪,“問題是一個卸任已經6年多的前領導人的生老病死,還能引起民間如此廣泛的興趣,在世界各國實屬罕見。”

中國問題學專家﹐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對美國之音說﹐人們對這一消息的關注主要反映了在一個非法治國家裡﹐民間就江澤民的存亡對中國未來政治格局的影響感到關切。

他說﹕“儘管他是一個退位的領導人﹐但是在中國﹐畢竟現在還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法治國家。權力不一定和法律確定的職務有關﹐有的人可能沒有職務﹐但是具有權力。”

*教授﹕ 權力和法定職務不掛鉤*

胡星斗說﹕“這可以說是非法治國家的一個特點吧。在這種情況下﹐一個領導人即使退位的領導人﹐他也有可能對未來的發展走向產生重大影響。 民眾對此事的關注也可以說是對國家前途或者說對自己命運的關注吧。”

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引述評論人士的話說﹐如果江澤民死於中共決定下一屆最高領導人的18大之前﹐他的死就會加重最高權利交接的不穩定性。

該報援引歷史學者章立凡的話說﹐江澤民之死將會改變中國的政治平衡。當江澤民把權力交給胡錦濤時﹐他在胡週圍安插了很多自己的親信﹐以此來限制胡錦濤的影響力。他說﹕“如果他現在去世﹐我認為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有不同的陣營﹐這些陣營之間可以相互制約﹐起到平衡的作用。否則的話﹐一方彊勢﹐主導力就會過強。”

*作家﹕中國制度性建設不夠穩固*

北京的獨立作家﹑評論家戴晴對美國之音表示﹕“各方關注就是因為中共高層各派政治勢力都在安排自己的人馬﹐這就意味着將來的領導人是誰。也就是誰上台﹐ 今後的各種政治氣氛﹑出台的政策等﹐都會有很大的變動。”

她說﹐這是制度上的問題。她舉例說﹐“美國的兩黨制﹑歐洲的總統制或議會制﹐不論那個領導人出現生死或健康狀況﹐它整個政治局面還會是穩定的。而在中國﹐不同的最高領導人﹐就會有完全不同的政治形勢”。她說如果江澤民在18大之前去世﹐就會使局面出現很大的變動。

戴晴說﹕“中國這種政治體系太在乎個人﹐制度性的建設不夠穩固﹐於是他們的生死就這樣被人關注。”

*公佈信息是人治還是法治的區別*

對此﹐丁學良教授的分析是﹕“江澤民在世時﹐有很多事情都是他親自拍的板﹐當時就有爭議﹐在他退休以後有些政策的爭議就更大了。當然他的健康狀況如何對這些政治的做法能不能延續下去﹑在多大程度上會受到修改﹑有甚麼大的人事安排﹐都有很重要的含意。”

他說﹕“(因此中共)公開這些事情不僅僅是公開個人健康的問題﹐在目前的制度和體制之下﹐最高權力在多大程度上是法制的權力﹐在多大的程度上是人治的權力。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共最高領導人﹐包括現任的和退休的領導人﹐他們的健康狀況就不會對外公佈。”

他說﹐中國政府在領導人健康問題上的原則就是能不說的就不說﹐能少說的就少說。大部份情況下是事先已經安排好了再說。他認為﹐也就是因為這種做法“才給外界製造了這麼多的好奇心和‘探索’的空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