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達賴喇嘛說:我退休了,中共也該退休了

  • 黃耀毅

達賴喇嘛在“民主中國與未來西藏”演講

達賴喇嘛在“民主中國與未來西藏”演講

達賴喇嘛表示,漢藏民族有一千年以上的友好關係,但中共執政之後卻變質了:

達賴喇嘛說:“在共產黨剛執政,中華人民共和國剛成立之初,1954到1955年期間,特別是我到北京參訪的時候,兩個民族之間有著互相信任,以及志同道合的關係。”

達賴喇嘛說,當時他學習了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國際主義等,還曾經有意加入共產黨,而這些理論的確也對他有所幫助。很可惜的,之後中國境內漢人所獲得有關西藏以及有關他的資訊,都是中國政府單方面提供的,使得漢人對他產生諸多誤解。

*自由的中國人民解決中國問題*

達賴喇嘛相信中國人民擁有分辨是非善惡的智慧,所以中國當局應該放手,讓新聞自由,讓所有正面、負面資訊都自由流通,讓中國人民自己決定。

他認為,當今的共產黨走得就是資本主義的道路。貧富差距,貪污腐敗情況嚴重。而這些所有的困難,只有一個辦法能解決:

達賴喇嘛說:“中國人民的困難,只能由中國人民解決,無法由人民之外的辦法解除。全世界屬於全世界人民,同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應該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而不是屬於任何一個領導人。”

達賴喇嘛問,中共成立之初,有許多勞動人民支持它,但如果現在舉辦自由選舉,會是甚麼樣的人支持共產黨呢?

*早在西藏進行民主改革,卻遭中共阻擾*

達賴喇嘛談到他民主思想的啟蒙。他說,佛教當中追求的”解脫”,在他心中種下了自由的理念。而成長過程中他看到西藏社會制度下的不公正,所以想要改革:

達賴喇嘛說:“我在13、14歲的時候,就看到當時西藏社會,以及西藏政府的一些執政方式,我覺得是不公正的,特別是對一般的平民,他們的權益,沒有得到真正的保障。”

1950年,達賴喇嘛16歲的時候,承擔西藏政治改革的責任,而在1952年的時候,成立了西藏改革委員會,進行政治改革,但改革卻遭到中共阻擋,被迫中斷。

達賴喇嘛說:“當時中共在西藏的工委,對我們改革的方法和出路不接受。中共在西藏工委的疑慮和恐懼是因為,他們認為西藏的改革一定要跟中國內地的改革一樣,如果西藏自行改革,會變成中國改革的阻礙。”

*民主種子發芽,退休水到渠成*

達賴喇嘛說,在1954年他到北京參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當中他看到人代們死氣沉沉,要表決時才被叫醒投票。而之後他參觀印度的國會,發現國會議員研討國家政策,也批評政府、批評當時的尼赫魯總理(Jawaharlal Nehru),不但討論熱烈,並且神態自信。這使達賴喇嘛看到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的重要,更加堅定要實施民主改革。

流亡到印度之後,達賴喇嘛便開始在流亡政府當中進行民主化,但因為流亡之始,百廢待興,挑戰不斷,所以一直到了2001年,才得以實施直接的民主選舉。

達賴喇嘛說,流亡的西藏政府在艱困中花了50年的光陰才得以民主化,已經發達的中國,也應該放手讓民主漸漸地,慢慢地發展,尤其中國領導人如胡錦濤等,自己也提倡民主化。他認為要開放言論自由、媒體自由,民主化才有可能,他呼籲中共釋出政治權力:

他說:“我個人年紀大了,退休了,中國共產黨年紀也大了,慢慢退休的話,可能是最好的辦法。”

*未來道路:追隨佛陀,遵循中道*

達賴喇嘛與下任西藏總理洛桑森格理念一致

達賴喇嘛與下任西藏總理洛桑森格理念一致

即將在8月8號上任的新任“噶倫赤巴”(西藏總理)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針對美國之音記者提出的“達賴喇嘛與西藏流亡政府目前奉行的‘中道’,也就是不追求獨立的路線。然而在民主政治原則下還是要隨民意施政。而有不同於中道的路線的民意出現,他將如何看待”的問題﹐回答說,

洛桑森格說:“在本次選舉當中,我的政見就是中間道路。而人民投票給我的原因,也是因為我將延續中道的政策。如果在未來,人民改變了他們的看法,或他們投給其他人,而那個人想實施中間道路以外的政策,我想那是個假設性的問題,到那時候我們再來決定該怎麼做。但最終還是由人民決定,該走哪條道路。”

達賴喇嘛也認同,在民主政體下,人民的決定才是最後的決定,不過他也說目前他所接觸的藏人與漢人,大部分都是支持中道原則的。他說他可以理解追求西藏獨立的藏青會的心情,提出獨立也是他們的權力,但他呼籲以宏觀角度來看未來:

達賴喇嘛說:“我們面對的不是過去的歷史,我們面對的是未來。當我們面對未來的時候,我們要了解到世界的變化。未來我們所爭取的權益,不是說你死我亡,而應該是個雙贏的局面,這種雙贏局面是可以產生的,大多數人可以接受的。”

達賴喇嘛說,在過去十年,他已經呈現半退休狀態,由民主選舉出來的首長負擔政治責任。在今年3月正式退休之後,就只是一個僧侶,這輩子不再涉足政治,一生追隨佛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