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本月東盟會議 將討論南中國海爭端

  • 貝倫

東盟國旗

東盟國旗

亞洲各國都在積極發展經濟﹐迫切需要能源﹔南中國海潛在自然資源成各方日益關注的焦點。有關國家對南中國海石油和天然氣的最新開發﹐更令已趨緊張的局勢越發緊張。美國之音記者貝倫從香港發回的報道說﹐一些東南亞國家準備將南海爭端提交即將召開的東盟會議討論。

今年五月份﹐中國在南中國海水域剪斷一艘越南的石油勘測船的電纜﹐中越矛盾隨即升溫。越南在相關水域進行實彈演習。越南和菲律賓都爆發了抗議﹐譴責他們所稱的中方侵略行為。

南中國海這樣的爭端已經不是第一次。越南和中國早在1988年就爆發了一次海戰。中方認為整個南海都是中國“不可爭辯”的領土。

但是﹐越南﹑菲律賓﹑汶萊﹑馬來西亞﹑台灣等都宣稱對南中國海擁有主權。

*爭能源*

南中國海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運航道之一﹐不過﹐該海域蘊藏的石油和天然氣恐怕更是各方爭執的原因。

楊芳(音譯) 是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海事問題研究員。她說﹕“一方面﹐中方對能源的需求日益增加﹐而另一方面﹐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都從南中國海獲取了很多的能源。所以中方現在日益動用海事執法機構維護海上利益。”

不過﹐隨着經濟利益的衝突﹐武裝衝突的危險也在增加。中國海軍的力量正在增強﹐而越南和馬來西亞也在加緊擴充軍力﹐例如購買新潛艇。

近年來中國官員一再強調要和東南亞國家一道﹐通過合作來化解分歧。

*增軍力*

菲律賓戰略與發展研究所的防務問題分析人士赫爾南德茲女士說﹐擴充軍力是必須的﹐以防萬一合作不成功。

赫爾南德茲女士說﹕“我們都將儘力而為與中國發展良好關係﹐但是我們多數人都認為﹐還是要有一定的保險﹔不要把希望把所有的希望當都放在合作的籃子裡﹐因為國際政治本來就沒有那麼保險。”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克‧馬倫上將這個月訪問北京期間告誡說﹐如果發生誤判擦槍走火﹐南中國海爭端將有可能演變成武裝衝突。

不過﹐一些區域問題分析人士說﹐武裝衝突的危險係數不是很高﹐因為任何武裝衝突都會令石油開發﹑鑽井工程被迫停止。詹姆斯‧諾爾特是紐約科技學院南京分校的一位負責人。

*投資風險*

他說﹕“假如南海地區發生武裝衝突的話﹐那誰也別想從那裡獲取石油﹐因為石油公司是不會在發生武裝衝突的風險地帶進行投資的。所以說﹐唯一的出路是以和平的方式共同開發。”

美國方面表示﹐仍然非常關注這一區域的航運自由﹐美國並且呼籲各國一道來解決有關的爭端。不過﹐中方不同意這種看法﹐並且抱怨說﹐在爭端中沒有領土問題的一方﹐不應當參與其中。

這個月七月15號到23號﹐來自東南亞聯盟(簡稱東盟)國家的國防部長和外交部長﹑加之來自中國﹑美國﹑日本﹑韓國以及東盟國家的其他夥伴國﹐將在印度尼西亞舉行會議。預期南中國海問題會被列為重要議事日程。

東南亞地區一些國家說﹐他們認為東盟是解決爭端的主要機制。東盟在2002年和中方一道制訂了“南中國海各方行為準則”。這一“準則”被認為是避免南中國海衝突的基石。

*宣言不夠*

不過﹐菲律賓戰略與發展研究所的赫爾南德茲對此懷有疑慮。

她說﹕“靠東盟解決不了問題。一方面﹐並非爭端的所有各方都是東盟成員。東盟內部﹐有四個成員國是爭端國﹐而他們之間也有爭端。‘南中國海行為準則’可能只不過是個政治宣言。它有準則但是執行不了。”

分析人士說﹐東盟下一步應當達成一項有約束力的準則﹐但是今年恐怕做不到。

約翰‧奇奧奇亞瑞是總部設在紐約的亞洲協會的一位研究員。他說﹐雖然現在中國海軍能力有提高﹐但恐怕還是不能夠長時間地守住相關的領土﹐尤其是假如美國決定幫助其他爭議國的話。

他說﹕“中國的策略是要防止其他國家佔領有爭議的海域﹑把國旗插上去﹔所以說﹐中方現在採取的策略是韜光養晦﹐等將來更具實力的時候﹐在談判獲取更大利益。”

鑒於各方在軍事及經濟上的關切﹐南中國海問題專家普遍認為﹐唯一可取的選項就是繼續對話﹐包括在本月東盟會議上對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