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烏干達政府﹐撤銷對反對派領袖的指控

  • 昂耶戈

烏干達反對派領袖基扎.貝西傑

烏干達反對派領袖基扎.貝西傑

星期三﹐烏干達政府正式撤銷對3次總統候選人﹑反對黨人物基扎.貝西傑的指控﹐該指控稱貝西傑在“步行上班”抗議活動中煽動暴力。

4月份﹐貝西傑和烏干達反對黨派的其他成員發動了兩週一次的遊行活動﹐抗議這個東非國家的食品和燃油價格上漲。貝西傑曾多次被捕﹐而且多次被警察打傷﹐他一度曾被迫飛往肯尼亞首都內羅畢進行治療。抗議者與烏干達警察發生了對峙﹐9人喪生﹐數百人受傷。

就在國際社會注意到烏干達的這些抗議活動時﹐“步行上班”不僅成為對總統穆塞韋尼長期統治的全民公決﹐而且成為對烏干達疲軟的經濟的抗議。穆塞韋尼曾經被高度讚揚為一個能夠在動蕩地區穩定局勢的人物﹐但他現在卻受到激烈批評﹐人們要求穆塞韋尼結束他25年的統治。

*穆塞韋尼總統的統治似乎更加牢固*

雖然當局星期三撤銷了對貝西傑的指控﹐但穆塞韋尼為鎮壓抗議而制定了更加嚴格的限制言論與集會自由的規定。

大赦國際在烏干達的研究員戈弗雷.奧當戈說﹕“總統發表了一系列的公開聲明﹐這些聲明似乎表明﹐來自烏干達最高層的官方政策仍然是﹐政府不會容忍民間任何形式的異議﹐無論它們是和平的還是非和平的。”

在對最初的抗議做出的反應中﹐烏干達警方對所有公眾示威制定了一項全面的禁令﹐活動人士說﹐這項禁令目前仍然有效。

本週早些時候﹐一小批抗議者聚集在坎帕拉﹐質疑穆塞韋尼是否有資格繼續當政﹐結果遇到大約200名武裝防暴警察。上個星期﹐烏干達的一些武裝軍警在坎帕拉街頭巡邏﹐應對店主就物價上漲舉行的罷工行動。

據坎帕拉的居民說﹐在上一次“步行上班”示威舉行兩個多月後﹐民眾通常聚焦表示不滿的憲法廣場戒備森嚴。

*警方稱主要關心安全問題*

可是﹐坎帕拉都市警察發言人森庫姆比說﹐烏干達警方有權根據警察法案對抗議和集會實行管制。他承認憲法廣場的警察越來越多﹐但森庫姆比對美國之音說﹐只要不對安全構成威脅﹐警方允許進行任何反對穆塞韋尼的抗議活動。

森庫姆比說﹕“事實上﹐我們不大考慮抗議的目的﹐我們考慮的是與抗議有關的安全問題。安全是我們主要關注的問題。”

這位警方發言人還否認他們發佈過一項不許抗議的禁令﹐他舉例說﹐最近坎帕拉就舉行了反對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的抗議活動。

“步行上班”示威活動最初是從政界人士步行穿過坎帕拉大街開始的﹐後來逐漸發展成一場全國性的示威。在一個月的抗議過程中﹐烏干達全國的老百姓參與了這場運動﹐他們參與這場示威不僅是由於政府對這場運動實行鎮壓﹐而且也可能是由於得知物價油價上漲的消息而參加示威的。

觀察人士曾把這場迅猛發展的運動比作在整個阿拉伯世界發生的抗議活動﹐一些觀察人士還預言﹐烏干達要改朝換代。可是﹐ 隨著抗議活動達到頂點﹐它們卻出乎意料地失敗了。在貝西傑從內羅畢返回之後﹐大規模示威活動幾乎停止了。

據烏干達馬凱雷雷大學的穆特比教授說﹐反對派發現他們沒有獲得新的政治權力﹐而總統穆塞韋尼卻依然像過去一樣強大。

穆特比說﹕“穆塞韋尼總統仍然擁有他過去一直擁有的權力。他的關鍵支持者並不是烏干達公眾﹐而是軍隊和安全武裝。只要穆塞韋尼還能繼續把他們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陣營中﹐他就還能保持擁有強權﹐並且能撐下去。”

儘管這些抗議活動看來並沒有在政治上給烏干達帶來多大變化﹐但是﹐政府用高壓手段對付抗議卻可能已經損害了穆塞韋尼在自己人民當中的形像。

穆塞韋尼曾由於參與了推翻腐敗和專制的烏干達前總統阿明和奧博特的武裝鬥爭而被許多人視為民主衛士。可是﹐他對和平進行的“步行上班”示威活動進行鎮壓﹐
使他疏遠了許多過去支持他的人。除此之外﹐烏干達政府的行動看來在烏干達已喚醒了一種新的政治精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