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債限僵局 選民厭倦兩黨極端態度


美國政界領導人極力要在星期二之前﹐找出提昇政府債限的妥協辦法﹐而選民以及分析人士一致譴責造成僵局的過激政治立場。尖銳的政治分歧﹐通常是美國民主制度的特點。但是從歷史上看來﹐美國往往也會找到一項妥協之道。

美國選民已經對華盛頓的國債僵局感到厭倦。他們呼籲對立雙方進行妥協。

一位美國男子說﹕“對某些人來說﹐臨近懸崖邊緣是夠刺激的。但是對治理國家上﹐這毫無意義。”

一位美國婦女說﹕“我覺得那就像一名被寵壞的小孩一樣。一定要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否則就免談。”

有些美國人問﹐這種極端的政治立場﹐是否會使美國變得難於治理。

*兩黨勢均力敵*

目前美國民主黨控制了白宮和參議院﹐而共和黨是眾議院的多數黨。就連奧巴馬總統最近在對全國發表的一項演說中﹐也難掩沮喪之情。

他說﹕“美國人民也許選出了分裂的政府。但是他們並沒想要選出一個失去功能的政府。”

可是政治鬥爭使美國為了履行債務責任而要求提昇舉債上限的問題﹐面臨嚴峻的阻礙。

*共和黨主張縮小政府規模*

很多共和黨人士說﹐他們的選民要求他們縮小政府的規模﹐如果他們辦不到﹐選民就將在下次選舉中和他們算賬。

來自明尼蘇達州的聯邦眾議員米歇爾‧巴克曼是一名在茶黨運動中主張小型政府的活躍份子。她現在也在競選共和黨總統侯選人。

巴赫曼說﹕“總統先生﹐不要提高國債上限。人們對華盛頓不聆聽人民心聲感到厭倦﹐人們對不務實的政界人物感到厭煩﹐就是這些人說﹐我們還要繼續開支下去。”

*國債之爭 顯政治兩極化*

很多分析人士把債務之爭看作是美國政治不斷兩極化的最新例證﹐兩極化的趨勢已經累積了幾十年。

在華盛頓美利堅大學教授政府事務的大衛.都伯林教授說﹕“事實上現在兩黨更為兩極化了。我認為這主要是受到我們政黨初選過程的驅使﹐因為如果你是溫和派﹐你就越來越不容易得到民主黨或共和黨的提名。”

由於主要大黨內的溫和派不多﹐因此要在有分歧的議題上﹐要找到一個大家都能同意的做法﹐就變得越來越複雜。

*新議員更不願妥協*

前共和黨參議員洛特在美國廣播公司的電視節目中說﹐新當選的國會議員看來比較不願意妥協。

洛特曾經擔任參議院的共和黨領袖﹐他通常能找到一種方式和當時的參議院民主黨領袖達施勒達成妥協。前參議員達施勒也參加了同一個電視節目。

政治策略分析人士馬修.多德指出﹐選民現在很憤怒﹐如果國會和總統無法就國債上限問題達成協議﹐選民就會在明年的選舉中﹐讓各方承擔責任。

多德說﹕“基本上﹐美國人認為華盛頓已經成為無法運作的污穢之地﹐每個人似乎非常無能﹐無法像個成年人一樣坐下來討論解決問題。”

民調顯示﹐大部份美國人希望國會在債限問題上作出妥協﹐並且把重心放在創造就業機會和美國經濟的成長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