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屏蔽社交網 外國來訪者須適應

  • 方方

中國經常使用屏蔽方式﹐阻截訊息流通。

中國經常使用屏蔽方式﹐阻截訊息流通。

來自加拿大的科威斯(Peter Koveos)在中國呆了快三年﹐現在已經是個“翻牆”老手了。但他承認﹐中國屏蔽眾多網站﹐無論對他的工作還是個人生活都帶來很大不便。


他表示:“很多故事線索來源於社交網站﹐你得不到想要的信息或者不能馬上得到。”

科威斯是中央電視台英語新聞頻道體育記者﹐他的工作性質需要他能迅速得知或者了解週邊發生的事件﹐很多信息網站被屏蔽顯然給他的工作帶來很多不便。

科威斯說﹐他甚至注意到6月4號那天﹐幾乎所有常用境外網站都被屏蔽﹐只能打得開他看不懂的中國網站。

科威斯是在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前一周來中國工作的﹐他說﹐當時一些常用的國外社交網站﹐例如Twitter, Facebook﹐以及Youtube都能正常登錄﹐但奧運結束後不久就都上不了了。科威斯在2007年11月第一次到中國時發現不能上Youtube, 但Facebook還能使用。而到了2009年新疆暴動發生後﹐形勢更加嚴峻﹐有時連VPN也不起作用了。

VPN是虛擬專用網絡的簡稱﹐網民可以通過這種代理服務來打開被中國屏蔽的網站﹐也就是俗稱的“翻牆”。

來自廣東﹑從事互聯網媒體行業的80後伍嘉賢2001年注意到有“牆”的存在的。以前他都以為是網站自己出了問題。去年3月23號﹐伍嘉賢自己的博客“可能吧”被封﹐至今已有一年多。伍嘉賢本身從事互聯網行業﹐天天都會翻牆﹐“不翻牆沒法工作”﹐他說﹐很多人在發現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之前是不會翻牆的﹐譬如大學生打不開國外論文網站﹐媒體工作者看不了有關暴動的報道和視頻。

伍嘉賢說:“傳播速度足夠快的社交網站都會被屏蔽。按這個判斷 Twitter, Facebook, 和Youtube被屏蔽就很理所當然。”

伍嘉賢說﹐中國國內網站成立時都要備案﹐登記聯繫方式。一但網站出現敏感詞的問題﹐備案所在省份的新聞辦﹑網管辦可能會打電話來要求刪掉並進行自我審查。

他表示:“屏蔽應該有明確的透明的制度來支持的。如果每一次屏蔽都符合法律要求﹐當然這個法律大多數人都認為是合法合理的﹐這個屏蔽就能保存下來。不然的話﹐現在的屏蔽都是暗箱操作﹐你問他他可能說是依法屏蔽﹐你問他依甚麼法﹐他根本答不出來。”

上海以自殺抗強拆的28歲的李佳妮的丈夫計斌發給記者境外信箱的幾十封信均被服務器退回﹐原因不明。他說﹐美國之音﹑自由亞洲﹑希望之聲﹑博訊等網站在國內都是被屏蔽的。

科威斯一年前在上海報道網球大師賽時發現﹐賽場的網絡允許登錄一些被屏蔽的網站﹐或者在使用代理登錄時速度相對快些。

即將到上海參加第14屆國際泳聯世界錦標賽的各國運動員到中國後也會發現﹐他們通過社交網和粉絲的聯繫可能要暫時中斷一段時間。世界泳壇名將菲爾普斯這次也將參賽。伍嘉賢說﹐如果他能夠見到菲爾普斯﹐可能會送給他一個VPN。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