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山東維權律師舒向新﹐受黑白兩道威脅和打壓

  • 齊勇明

山東旭洲律師事務所主任因代理農民維權案遭到當地政府的打壓﹑搜查和審訊﹐甚至遭到黑社會的人身攻擊和死亡威脅。

山東旭洲律師事務所主任舒向新在山東聊城市冠縣農民在徵地拆遷案件中代理農民申請了政府信息公開和行政覆議,用法律手段解決問題﹐之後受到黑白兩道的威脅和打壓。

山東聊城市冠縣農民曾多次進京舉報縣委書記洪玉﹐指稱他振違法徵地,但上訪沒有解決問題﹐2011年3月冠縣農民得知並委托舒向新為他們代理徵地拆遷案件。

在舒律師接受委托後,冠縣官員多次找他談話﹐讓他擔任冠縣企業法律顧問並承諾給豐厚的報酬。舒向新律師對美國之音說﹐由於這些官員不打算解決農民的賠償問題﹐他沒有同意官員的條件﹐談判破裂。

“連續四五次﹐政府的一個姓李的主任﹐還有法制辦的一位官員﹐以及國稅局的邢局長先後很多次到我這裡來﹐約我談﹐要求我不要為老百姓代理﹐並許諾以其它方式對我進行補償﹐當時我就明確表明不同意這種做法。‘老百姓的問題不解決﹐我不會拿你們政府一分錢的’。”

美國之音記者中午打電話到冠縣縣委找負責人核實﹐值班人員得知是美國之音的來電後﹐要求下午三點鐘以後再打電話。

值班人員說 ﹕“你三點以後在打來吧﹐三點以後他們才來上班。”

舒向新律師說﹐政府官員見收買不成後, 利用四名黑道上的人到律師樓進行干擾和威脅﹐還動手搧了在場一名律師耳光。由於當時舒律師不在場﹐此後近兩週內﹐黑道多次打電話發短信給舒律師進行威脅。

他說﹐“這些人在電話中報出孩子名字讓我看好孩子,並表示要在15天裡讓我失去吃飯的傢伙、讓我體會提心吊膽!”“ 黑社會到律師樓搧律師耳光﹐對我進行威脅是4月1號的事﹐到我報警以後﹐截至到現在﹐濟南市公安局沒有對黑社會做出任何處理。致使黑社會在7月14號再次對我進行恐嚇威脅﹐要求我到公安機關撤銷對他們的指控﹐否則就要‘自找難堪’。 ”

舒向新通過網絡曝光官員動用黑社會打壓的事件後,冠縣官員在網絡上發表了反擊的帖子,指說舒向新“敲詐政府”。此外﹐跟帖中出現了“讓舒向新律師全家都一個個出車禍撞死﹗”等內容。當局還封鎖了他的律師事務所網站。

事情沒有就此為止。6月8號﹐舒向新以家長身份為其姪女主辦婚事時﹐濟南市刑警支隊刑警到濟陽他的老家當著親友將他拘傳,拘禁了19個小時後才放人。

與此同時,另一批刑警到舒律師單位沒收了他所代理的冠縣20多個案件的全部卷宗,拿走了該單位的公章、財務章、名章、發票、支票及全部電腦主機等物品。

舒向新說﹐公安將我放出來後,我曾給中央省市領導寫信,表示:“如果我犯了“敲詐政府罪”請求對我收押並請求重判”!但是濟南刑警支隊六中隊隊長楚永進等刑警既不再對我審問也未我關押,卻扣押著物品遲遲不返還!

舒律師說﹐維權的道路太坎坷了。

“不論我本人也好﹐農民也好﹐要求都非常低﹐並且都是按中國法律程序走的。 我們要求政府的信息 公開﹐或者是申請的 行政覆議﹐案這種法律規定的程序﹐打官司的方式。農民只是要求按國家規定給予補償。就連這種國家明文規定的數額﹐當地政府也不給。即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對老百姓打壓﹐對律師進行整治。”

他說﹐“現在老百姓想解決問題太難了﹐走法律程序辦不到﹐到北京上訪﹐也無濟於事﹐這種情況下﹐老百姓怎麼活呀﹗人們怎麼去維護自己的權利呢﹐當局把老百姓維權的路都堵死了。”

美國之音打電話給濟南刑警支隊六中隊核實﹐但接電話者得知是媒體訪問後表示﹐號碼不對﹐隨後再不答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