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國際救援機構難以在索馬里展開救援


激進組織沙巴佈控制了索馬里中南部以來﹐令外國救援機構進行的救援工作受到影響。

激進組織沙巴佈控制了索馬里中南部以來﹐令外國救援機構進行的救援工作受到影響。

自從沙巴佈幾年前控制了索馬里中南部以來﹐他們就一直對外國救援機構採取敵視態度。

這些激進分子指責外國工作者是間諜﹐他們綁架甚至殺害了一些救援人員。他們經常把本該發放給飢餓的索馬里人的食品和其他供給品扣留在自己手中﹐從而使許多外國捐助方不願意向索馬里運送更多的援助物資。

在這種條件下﹐救援機構究竟怎樣做才能接近索馬里的飢民呢﹖自從1972年以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從未中斷過在索馬里的運作。他們最近取得了一個重大勝利﹐向下謝貝利州的拜多阿鎮成功地實施了一次空運行動﹐拜多阿鎮既是沙巴佈組織的一個據點﹐也是遭受飢荒嚴重打擊的地區。他們這次空運了5噸物資﹐其中包括清潔水設備和治療營養不良的食品與藥物。

*為救飢民不得不與激進組織打交道*

空運這樣一大批物資沒有沙巴佈組織的批准是不可能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非洲部聯絡處負責人佈盧門說﹐他們不得不與這個激進組織打交道。

佈盧門說﹕“是的﹐我們與地方當局進行了對話﹐顯然他們當中也有沙巴佈的成員。但是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成功地把這些物資運到當地。我們的工作人員能夠前往機場﹐保護這些物資的安全﹐然後把它們運送給需要救援的人。”

沙巴佈最近解除了一項對空運的禁令。這使那些過去主要依賴地面運輸的組織﹐在飢民最需要食品的時候﹐能夠更快地向他們運送更多的食品。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正在集中消除兒童營養不良症。在這個地區的某些地方﹐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比例已增至50%左右。不過﹐兒童基金會仍然持謹慎的態度。他們說﹐不能確定空運會像現在這樣一直進行下去。

佈盧門說﹕“我認為﹐我們是在實幹當中試驗。我們堅信﹐我們必須竭盡全力來滿足兒童的需求。因此﹐我們正在考慮各種途徑﹐考慮我們如何能在不犧牲自己運作能力的條件下獲得更多的支持。”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這樣的機構一旦得到救援物資﹐就要依賴索馬裡當地的救援機構發放食品﹑藥物或其他物資。

穆罕邁德.奧瑪爾為索馬里巴科勒地區的關注和平與環境發展組織工作。他說﹐救援機構使用當地的居民。他們首先要告訴沙巴佈組織他們想幹什麼和在那裡幹﹐然後﹐該組織協助他們分發救援物資。不過﹐有時候沙巴佈組織會警告你不要接收某些救援機構的物資﹐例如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以及被禁止的其他救援機構。

儘管奧瑪爾願意將他與這個激進組織共事的經歷說出來﹐但該地區的其他救援工作者卻不願意討論他與激進組織的關係﹐擔心這樣會危害他們的工作。

*激進組織受到多方壓力不得作出讓步*

國際危機組織的索馬里問題專家阿比迪說﹐沙巴佈允許運送救援物資的決定並不代表該組織在意識形態方面的轉變。

阿比迪說﹕“我認為﹐這是由於局勢過於嚴峻和悲慘﹐沙巴佈除了基本上允許救援機構進入之外別無選擇。因為他們沒有任何辦法向人們提供食物。”

阿比迪說﹐沙巴佈組織受到部落領導人和當地社區的很大壓力﹐這些人認為該組織應為這場食品危機負責。

可是﹐在一個強大的中央政府恢復對索馬里中南部的控制之前﹐救援機構仍然不得不和沙巴佈打交道。也沒有人能保證﹐這個激進組織不會故伎重演﹐劫持救援物資。

索馬里有370萬人受到這場食品危機的影響﹐這個數字接近索馬里人口的半數。在這種局面下﹐許多組織相信﹐他們除了冒險與沙巴佈組織打交道之外別無選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