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高鐵急於求成現惡果

  • 齊勇明

中港媒體對中國高鐵事故的報導提出不同疑問。

中港媒體對中國高鐵事故的報導提出不同疑問。

中國高鐵動車星期六發生嚴重追尾事件後﹐統計出的死亡人數已經上昇到39人。死難者家屬一度悲憤難忍﹐向溫州政府抗議。

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說﹐將近100名事故死難者親屬週一晚9點多彙集在當地政府辦公樓前兩個多小時﹐要求鐵路部門官員當面對他們解釋過早下令停止救人的原因﹐要求公佈事實真相。

他們長時間等待約見的官員見不到人影﹐感到氣氛﹐無奈牽手上街抗議﹐阻塞來往車輛。行動持續了半個小時。此後才得以進入辦公室會見了有關人員。

中國官方媒體報道說﹐是因為雷擊導致事故發生。但評論人士認為﹐這個災難完全屬於人禍。信報的社評說﹐“剛剛躍升為世界第二經濟體的中國﹐圖以高鐵技術提昇大國地位﹐實現所謂跨越式發展。這次列車追尾相撞﹐帶來的衝擊將廣及政治﹑經濟﹑以至社會民生層面。”

當代中國研究中心的學者楊中美說﹐中國在高速鐵路上的思路不正確﹐很多東西都是冒進。他說日本高鐵近半個世紀﹐也沒有死人事故發生。即便發生其它故障﹐也是每次數月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尋找問題﹐直到解決為止。


**死難家屬指當局欲掩蓋事故真相**

溫州發生特大鐵路事故以後﹐死難者家屬批評說﹐當局很快將受損車廂吊下鐵路橋﹐停止救援行動﹐38小時後鐵路通車。 受害人指政府救人不利﹐想掩蓋事故真相。

香港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行政系副教授李芝蘭認為﹕能夠盡早通車不是壞事﹐但首先是人命要緊。無論甚麼情況下都是人命關天﹐應做好救援和善後工作。她說這是首當其衝的﹐第二是做好調查工作﹐救人的同時要調查真相﹐這一點也必須嚴格細緻﹐總結教訓﹐解決問題。第三才是要儘快通車。她說﹐這一事故導致大面積﹑多次列車延誤。因此儘快通車也很重要。交通關係着經濟﹑民生和政治。

她對美國之音說﹕“現在大家議論的重點就是30多個小時通車可以說是‘中國速度’了﹐表示很快。問題就是這個速度﹐這是排第三的﹐而第一第二有沒有做好﹐大家都有些質疑。”

旅日學者楊中美認為﹐中國的國情需要鐵路提速和建設高鐵﹐但高鐵的局面被官員錯誤的思路和腐敗現象搞糟了。

他說首先中國當局用人民的錢﹐去年投資8200億﹐今年也有7000億﹐進行鐵路建設﹐支撐經濟較快增長。但他認為這樣做是大躍進的步伐。

楊中美說﹐建設高鐵可以借鑒不同的技術﹐但中國一下子就買了德法日加等四個國家的技術﹐這完全是當冤大頭﹕“一家兩家就行了﹐但中國搞了四家﹐這是花國家的錢不猶豫﹐當冤大頭的做法。搞了一次洋躍進。”

他認為第二是官僚利益作祟﹕中國體制性腐敗﹐不僅原鐵道部長劉志軍有問題受調查﹐事實上各級官員都有腐敗問題。他說﹐中國投入鐵路的資金太大了﹐簡直是天文數字。

他說﹕“在這種情況下﹐每造一公里高速鐵路他們腐敗官員都要收回扣﹐被貪污了。”

楊中美說﹐腐敗的途徑不僅是修路。另外還有工程﹐購買設備﹐以及調度使用。他認為制度的缺陷必然造成高度腐敗﹐其結果是難以按照高速鐵路的標準修建高鐵。

中國高速鐵路的問題看來不是偶發的﹐在京滬高速鐵路剛剛開通幾天以後就出現了斷電停車事故。而據中國國內的報紙“南方都市報”報道 ﹐就在星期一下午5點30分﹐京滬高鐵再次發生供電故障﹐問題排除以後﹐造成20餘輛列車普遍晚點3小時以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