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政府部門公佈“三公經費”動作遲緩*

  • 張楠

中國溫家寶總理一直推動政府運作透明化

中國溫家寶總理一直推動政府運作透明化

中國國務院要求中央98個部門在6月底之前公佈其“三公經費”賬目。但現在﹐7月快結束了﹐仍有12個單位保持沉默﹐而已經公開的“三公經費”﹐有些被指過於籠統﹑敷衍了事。

所謂“三公經費” 是指﹐用於公費出國﹑公務車購置和運行以及公務接待的開銷。長期以來﹐中國民眾對於政府部門“三公經費” 居高不下反應強烈﹐認為不合理的“三公消費”已經成為滋生腐敗﹑培養特權的土壤。

然而﹐從相關部門對公開“三公”的反應中﹐老百姓看到的卻是能拖就拖的不情願態度。最早採取行動的科技部4月14號就公佈了﹐可是在6月30號最後期限到來之前﹐竟沒有任何一家繼續跟進。直到七月中旬之後﹐在媒體不斷曝光和敦促下﹐公佈的步伐才逐漸加快。

*財務公開遇到阻力*

這是為甚麼﹖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錫鋅說﹕“大家覺得法不責眾嘛。儘管你國務院有要求,但是如果我們都不公佈的話,可能也不好怎麼樣。這裡面看到了這種阻力或者不願。”

中國媒體說﹐一些單位耍花招﹑玩技巧﹐煞費苦心地選在週末扎堆公佈﹐以減少公眾和媒體的關注度。

據人民網﹐今天又有兩個部門公佈了“三公經費”﹐但截至記者發稿前﹐外交部﹑國家安全部等12個部門仍在等待﹑觀望。

全國人大代表葉青認為﹐這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態度問題。他說﹐各單位的“三公”數字早就出來了﹐可有些部門總想“裝扮”一番再“露臉”,免得太“暴露”了不好收拾。

*公佈“三公”應細化*

另外一方面﹐對於已經公佈的數字﹐老百姓也是議論紛紛﹑褒貶不一。反映最大的是﹐數據過於籠統。有媒體質疑﹐一些部門是否在玩“數字游戲”。

北大王錫鋅教授認為﹐從三個角度進行分析﹐才能看出問題。他說﹕“三公經費佔它的行政支出的比重是多少,這是第一個分析。第二個分析就是,你需要看人均,部門的人均三公經費的佔有量。第三個就是要看具體的經濟分類支出。”

各部門公佈的詳細程度有很大差異﹐比如審計署的數據十分詳細,出國費精確到團組、人次,接待費也精確到人次,公務車精確到具體數量和平均每輛車的運行費用。但是﹐許多“三公經費”很高的部門卻只有簡單的幾個數字。

*溫家寶呼籲財政預算公開*

為此﹐公眾紛紛提出質疑﹕為甚麼去年中國科學院的接待費高達9995.5萬元﹔為甚麼商務部的出國費用佔到“三公經費”的90%以上﹔為甚麼許多單位不公佈公車數量﹔為甚麼有些部門的“三公經費”不降反增。

近年來﹐中國一直推動政府運作的透明化。溫家寶總理在今年人代會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明確提出﹐要加快實行財政預算公開﹐讓人民知道政府花了多少錢﹐辦了甚麼事。

過去﹐這類數字往往被視為國家機密﹐現在卻要拿到陽光下晒一晒了﹐因此中國網民把公布“三公經費”形像地稱為“晒三公”。

*誰將最後一個“晒三公”*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副研究員呂豔濱認為﹐“晒三公”的意義在於﹕公眾參與﹑取信於民﹑加強監督。

呂豔濱說﹕“信息都不掌握﹐公眾怎麼參與決策啊。再有就是﹐通過公開透明取得公眾的信任。如果你信息都是遮遮掩掩的﹐老百姓還是對你 缺乏信任。”

北大教授王錫鋅表示﹐這次公佈“三公經費”﹐對於相關部門觸動很大。他說﹐“儘管這個過程中有一些滯後,但是我覺得,這個一小步的邁進,對於公共財政改革來說,對於民眾有效的參與到公共生活監督財政資金的運用來說﹐其實也可以說是一大步。”

目前人們最關注的是﹐誰將是最後一個“晒三公”的部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