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信用評級下調 比債務違約風險更大

  • 法拉鮑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是世界上最老的期權和期貨交易所。在那裡,人們每天都在進行各種各樣的大宗商品和其它金融工具的交易活動。雖然提高美國債務上限的最後期限在一秒一秒地接近,但那裡的交易商們認為,美國發生債務違約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他們更關心的是美國的信用評級一旦被下調可能會引起甚麼樣的後果。

在關於提高美國政府借債限額的爭論中,國會議員們承認如果借債限額不能提高的話,美國政府就有可能發生債務違約。

*不可能真正違約*

不過,芝加哥ICAP能源公司的投資分析師斯考特‧舍拉迪(Scott Shelladay)認為,真正的政府違約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說:“我認為我們應該談論的是美國的信用評級被下調而不是違約。我們不會違約。我們有足夠的收入來支付債務。我們只是通過討論違約的問題﹐來爭取把問題早點解決而不是拖下去。”

自1917年以來,美國的信用評級總是最高的,也就是三A級。主要的信用評級公司表示,他們在關注美國政府的債務狀況,有可能下調美國的信用評級。如果美國的信用評級真的被下調,後果將是深遠的。

*信用一旦下調 後果深遠*

舍拉迪說:“我們必須吸引人們購買美國的債券,這樣我們才能夠支付債務,才能夠維持政府的運轉。我們要吸引買主的唯一方法﹐是給他們提供更高的回報。所以,我們的利率就得提高,這樣才能對外國投資者產生吸引力。這樣做的時候,大家的利率就只會越來越高了。”

西北大學的經濟學教授保拉‧薩皮恩扎(Paola Sapienza)表示,如果美國發生債務違約或者信用評級被下調,美國通過削減預算省下來的錢都會失去意義。

薩皮恩扎說:“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債券收益率上昇,出現的後果是,用於支付債務利息的錢就會大幅度增加,從而有可能影響到那些需要削減的服務類別。”

華盛頓的辯論還在繼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hicago Board of Trade)交易大廳的交易商們也在密切關注。

分析師馬修‧皮爾斯說:“交易大廳的情緒很沉悶。”

*交易大廳情緒沉悶*

皮爾斯是GrainAnalyst.com的大宗商品價格分析師。他說:“如果只看基本面的話,我們對市場的看法是牛氣衝天。但是由於貨幣和債務問題,我們只好暫時抑制一下我們的樂觀情緒,直到我們看到有關債務上限的談判是否能夠有個結果的消息。”

8月2日是債務談判的最後期限。這一天也是財政部說的它用於支付所有債務所需要的錢用光的時候。

舍拉迪說:“不得不做出某種決定的日子越近,情況可能就越不妙。我們不是再過六個月就是再過八個月、18個月或者五年就得再這樣來一次。不過,除非我們在削減赤字方面能夠取得重大的進展,否則這樣艱難的抉擇我們還要再來一次。”

既使議員們達成一致提高了債務上限,避免了違約,但信用評級機構還會認為,美國沒有拿出一個解決聯邦赤字的長期計劃,所以信用評級下調的威脅仍然不會消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