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新疆和田騷亂事件真相仍未明

  • 艾德

2009年新疆維吾爾人在烏魯木齊上街游行

2009年新疆維吾爾人在烏魯木齊上街游行

中國西北新疆一年多來最嚴重的騷亂事件發生在一個多星期之前。但有關這次騷亂的細節仍然模糊不清。中國官方媒體的說法是,武裝團夥襲擊新疆南部城市和田,造成至少18人死亡。中國官員表示,其中14人被襲擊者打死。

從7月18號事件發生的第一天起,中國政府就將襲擊者和相關細節定了調。首先,這些人被定位為“流氓”,接着,國家媒體又稱這起事件是“嚴重的恐怖份子襲擊事件”。但是,當警方將死亡人數從4人增加到18人時,又稱這些肇事者為“暴亂份子”。

海外維吾爾人團體拒絕接受官方媒體的說法,他們表示,至少有20人在事件中喪生,70人被捕。他們表示,雙方的衝突是在警察向示威人群開槍後才開始的。

人權觀察駐香港的亞洲研究員貝奎林說:“最初的報告是4人死亡,現在上昇到多達20人。最初的報告譴責綁架和使用炸彈襲擊,現在則是稱恐怖份子的訓練導致這項襲擊。這很令人困惑,而且坦白來說,政府方面的說法不是很令人信服。”

貝奎林表示,儘管有不明之處,但他不是說暴亂沒有發生。

貝奎林說:“如果忽視新疆,特別是南部新疆暴力和反政府的歷史,那就太大意了。但是同樣的,看待這起事件也應該同時考慮到大氣候,即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廣泛的嚴厲政治鎮壓,以及維吾爾人對未來前途越來越感到不安。”

新疆佔了中國土地面積的大約六分之一,而且由於那裡有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蘊藏以及臨近阿富汗、巴基斯坦及中亞,因此在戰略上極為重要。新疆同時也是許多講突厥語系語言、在人口上佔少數的維吾爾人的故鄉。中國譴責某些維吾爾人想通過暴力尋求獨立。

*追溯到十八世紀*

羅伯茨是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發展研究計劃”主任。他表示,中國漢族和新疆少數的穆斯林維吾爾族之間的緊張,至少可以追溯到18世紀。

羅伯茨說:“但是在最近幾年,有幾個問題變得格外重要。其中之一是全球反恐,而中國的有些作法是,以反恐為名鎮壓維吾爾人的政治活動。其二是,中國現在正以飛快的速度來開發新疆。”

中國官方的說法鋪天蓋地地把這個月的騷亂解釋為有預謀、宗教極端分子策劃的攻擊事件。

官方的報導說,這些襲擊者操外地口音,來到當地後才購買武器,以免引起注意。據稱,這些襲擊者和警方對峙時,曾經在警察局屋頂上昇起“穆斯林聖戰者旗幟”。

還有的說法暗示,這項襲擊是由境外指揮操縱。一些中國的恐怖主義問題分析人士還談到來自鄰國巴基斯坦境內恐怖主義團體的影響。

中國的國家反恐辦派出一個工作小組前往新疆去調查這次事件,但是還沒有對這起襲擊做出評論。

沙漠城市和田位於新疆西南部,靠近中國和巴基斯坦及阿富汗邊界地帶。

分析人士指出,在過去的確有些和新疆以外恐怖主義團體有些聯繫的事實,其中包括去年在巴基斯坦被美國無人偵察機擊斃的維吾爾極端分子,有時會發佈錄像,而且在因為9/11恐怖攻擊被捕而被關押在關塔那摩灣的人當中,也有維吾爾人。

*恐怖嫌疑被誇大*

貝奎林表示,雖然這些聯繫不是不可能存在,但中國過去對這些聯繫加以誇大。

貝奎林說:“每次中國警方逮捕到他們所聲稱的恐怖份子團體,當他們詳細描述他們所發現的武器和炸彈時,通常都顯示這些都和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無關。因為很明顯,這些武器和爆炸裝置是自製而不是進口的,不是從中亞或巴基斯坦或阿富汗走私來的,而那些地方的武器唾手可得。”

在上個星期的襲擊事件發生後,中國警方表示,他們收繳了大約30件武器,包括匕首、短刀、長刀、斧頭、以及三件尚未使用的自製燃燒彈,48塊石頭,和一個彈弓。

國王學院“國際激進主義問題研究中心”的研究員潘圖希表示,最近的這起暴亂顯然更像是當地憤怒情緒的爆發。

潘圖希說:“就我們目前看到的證據,很難想象這是有組織的恐怖份子網絡在巴基斯坦受訓後,被派遣回中國進行這項攻擊的。我的意思是,我們所看到的這項攻擊的質量和攻擊力相當低下,很難想象這是他們想要做的目的。”

除了泛指分離主義的目標和刻意攻擊當地政法部門外,中國國家媒體的報導還沒有指明這次攻擊的任何動機。他們否認海外維吾爾團體所聲稱,攻擊事件是在當地居民抗議後發生的。

那些被打死或者被關押的襲擊者名字迄今還沒有公佈。中國的報導說,參與這次事件的人,年齡在20歲到40歲之間。

但是無論如何,中國國家媒體的報導也提到,並不是所有受傷和被打死的人都是漢族人,其中若干人是少數民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