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尼斯騷亂後 不滿情緒依然存在


阿德爾‧哈馬米的母親納塞利手捧兒子的遺照

阿德爾‧哈馬米的母親納塞利手捧兒子的遺照

突尼斯中部城市西迪布濟德被認為是這個北非國家爆發歷史性的1月革命的誕生地﹐這次革命引起了阿拉伯世界的仿傚抗議。但是﹐當突尼斯準備在10月份進行它的首次民主選舉﹐民眾的不滿情緒依然高漲。

7月份在西迪布濟德發生的一次遊行示威發展成暴力事件﹐導致一名男青少年死亡。

西迪布濟德市沒有太多可看的﹐就是幾棟政府大樓﹐一個小市場﹐賣水果和突尼斯濃郁香甜的紅茶。

41歲的當地居民瑞達‧巴古圭在一個出租車站前指引遊客。就是在這裡﹐26歲的蔬菜攤販穆罕默德 ‧布瓦吉吉憤怒自焚。他的自焚行動引發了突尼斯的騷亂﹐推翻了長期的獨裁總統本‧阿里﹐並引發了更大範圍的阿拉伯世界今年春季的騷亂。

*烈士哈馬米*

現在﹐西迪布濟德還有另一位英雄--36歲的阿德爾‧哈馬米﹐他威脅說要在前執政黨憲政民主聯盟(RCD)內部揭發騙局。他被傳喚到警察局後在2月份死亡。

在距離警察局僅幾分鐘車程的哈馬米家﹐他的母親納塞利在哭泣﹐她親吻哈馬米的遺照﹐她將遺照緊緊握在胸前。哈馬米的姐姐蒙吉阿說﹐家人將哈馬米的屍體從當地醫院領回﹐屍體已被燒得面目全非。四名警察目前正接受審判﹐他們與哈馬米的死有關。

蒙吉阿說﹐家人已要求內政部進行更廣泛的調查﹐但到目前為止﹐當局還沒有這樣做。

*革命後問題依然存在*

西迪布濟德市的其他居民也感到沮喪﹐但令他們沮喪的原因不同。向我們指示法院所在地的巴古圭曾是一名歷史教師﹐他在1998年失去了這份工作。現在他仍然失業。巴古圭說﹐自從突尼斯爆發1月革命以來﹐沒有發生什么改變。一切都被阻礙了。

當地活動人士穆罕默德‧紐瑞說﹐引發突尼斯1月革命的很多問題依然存在﹐不僅是在西迪布濟德﹐在全國各地都是如此。

紐瑞說﹕“當地沒有甚麼進展。人民不能參與決策過程﹐不管是政治﹑經濟還是社會方面。”

失業率依然很高。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畢業生在這裡的市政大樓張貼文憑。

*紐瑞發起非政府組織發展農村*

紐瑞成立了一個名為馬德拉薩(Madrassa)的非政府組織。該組織起草了一份這個農村地區草根階層改革的藍圖﹐計劃首先發展農業。

紐瑞說﹕“我們需要兩件事情--一個是發出當地正開始發展的好信號﹑清晰的信號﹐明顯的信號。第二﹐這會給人民帶來希望﹐未來將會比過去更好。”

紐瑞的這個組織已向突尼斯政府遞交了計劃藍圖。他說﹐得到的最初回應還不錯。但是哈馬米的家人仍然在等待公正的裁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