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與格魯吉亞戰後三年 關係仍僵滯

  • 布魯克

格魯吉亞2008年時在布魯賽爾歐盟總部前抗議俄羅斯介入該國事務

格魯吉亞2008年時在布魯賽爾歐盟總部前抗議俄羅斯介入該國事務

2008年格魯吉亞與俄羅斯爆發戰爭﹐三年後的現在﹐兩國間的臨時停火線愈來愈像是永久邊界。

在高加索山脈的中心地帶﹐一座古老的格魯吉亞瞭望塔又有了用途。歐洲軍事觀察員亞當.巴特尼基從瞭望塔的頂端﹐觀察南奧塞梯這邊停火線的軍事動態。

從威力強大的望遠鏡中﹐亞當.巴特尼基看到兩座俄羅斯基地接近完工。

他說﹕ “在我們的責任範圍內﹐我們看到有大約9到12個俄羅斯邊界守衛基地。這些基地像草菇一樣不斷冒出來。”

*俄羅斯在南奧塞梯邊界興建基地*

一個個營房﹐高聳的圍牆﹐以及保安燈光﹐這些新基地是五千名駐南奧塞梯俄羅斯軍事人員的所在地﹐這個數目是戰前人數的10倍多。

在附近地方﹐利阿.奇拉齊德澤是少數還留在格魯吉亞邊界村莊埃爾蓋提的平民之一。她的住所座落在荒廢的葡萄園以及焦黑的農莊之間﹐有140個格魯吉亞農莊在歷時5天的戰爭中被燒燬。

利阿說﹕“我的父母埋葬在被佔領的土地上。誰知道還要過多少年我才能去祭拜他們。這是人類悲劇。只要一說到這些事﹐總是會讓我傷心落淚。”

埃爾蓋提曾經是繁榮的市場城鎮﹐現在對格魯吉亞而言是﹐則是道路的盡頭。那裡有警衛森嚴的崗哨﹐只有流浪狗通過這道邊界線。

在南邊的戈里難民營裡內﹐納努莉.佩爾瓦利在為她的一家四口人烘烤小麵包。戰爭爆發時﹐納努莉從她在南奧塞梯的公寓逃走。納努莉說﹐他們逃走時手無分文。

*格魯吉亞難民有家歸不得*

不遠處﹐有5位格魯吉亞男子聚在一起玩步步高游戲﹐這是工作日的早上。其中一位沙爾瓦.厄爾貝基德澤說﹐他們是有家歸不得。

沙爾瓦說﹕ “我們沒有工作。他們不願意僱用我們﹐因為我們是難民。”

在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8月8號戰爭紀念日來臨之際﹐格魯吉亞人再一次憤怒的討論著。反對派政界人士尼諾.布里揚納德澤說﹐格魯吉亞政府將在星期一慶祝戰爭勝利。

尼諾說﹕ “我們用放煙火和舉行音樂會來慶祝8月8號。去年我問政府說﹐‘我們慶祝的是甚麼﹖我們為甚麼要慶祝﹖如果我們真的贏了甚麼﹐為甚麼格魯吉亞包括我在內﹐都沒人知道呢﹖’”

作為回應﹐格魯吉亞外交部發言人托爾尼克.格爾達德澤說﹐政府慶祝的是擊敗了克裡姆林宮企圖在格魯吉亞設立一個友善但獨裁的政府。

他說﹕“我們熬了過來。那是個非常嚴肅的企圖﹐想破壞我們建國。那場戰爭的真正目的並不是要佔領這兩個地區﹐那裡有20%的格魯吉亞領土現在還被佔領著。其實﹐戰爭的目標是要摧毀目前的政府﹐要改變格魯吉亞政權。”

*美國訓練格魯吉亞軍隊傳達特殊信息*

離戰爭週年紀念還有一週之際﹐美國海軍陸戰隊在為格魯吉亞軍人進行訓練演習。官方的說法是﹐這是為格魯吉亞軍人在阿富汗執行任務作準備﹐但是很多人把這些大作宣傳的聯合訓練演習看作是一種信息﹐表達了西方國家正在用望遠鏡以外的方式觀察俄羅斯軍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