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信用評級下降引起各方憂慮

  • 鮑曼

星期一這名印尼股票經紀人在雅加達對印尼股票價格下跌百分之5的反應

星期一這名印尼股票經紀人在雅加達對印尼股票價格下跌百分之5的反應

由于美國信用評級下調﹐歐洲債務引起不斷的憂慮﹐以及全球經濟的成長遲緩﹐星期一使世界金融市場遭遇到更大的損失。將美國信用評級從三A下調的標準普爾信用評級機構說﹐美國可能恢復到三A的信用評級﹐可是在未來的數年之內﹐看來無望。

標準普爾高級主管人員在一次電話會議中﹐就上星期五爆炸性下調的宣佈﹐作出了有關內情的補充說明。標準普爾機構曾經在數週之前就開始暗示將要採取這項行動。不過﹐這一下調舉動對很多美國以及全世界人士來說﹐還是像吞下一粒苦果。

標準普爾的執行董事約翰‧錢伯斯說﹐信用下調﹐不僅僅是由於美國財政赤字和債務的失控﹐還因為預計美國債務負擔﹐未來將更為嚴重。錢伯斯特別指出﹐華盛頓方面無法克服政治上的阻礙和進行積極的預算改革。

**政治負面表現導致金融投資信心不足**

錢伯斯說﹕“我們不管在那一方面﹐都無法就債務和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作出美國政府將能穩定情勢的樂觀預測。”

錢伯斯承認﹐其它國家﹐例如法國面臨的債務問題﹐比美國更為嚴重﹐卻仍舊維持三A的信用評級。但是他指出﹐法國和美國不同的﹐是他們已經施行了明顯的改革。一般預期他們終將由于經濟產能帶來的利益﹐挽回正在加重的債務負擔。

標普公司的高級人員說﹐有五個國家的信用評級﹐曾經一度像美國上個星期一樣由3A降到了2A上(+)﹐但是又能回升到3A。這些國家包括加拿大﹐瑞典和澳大利亞。但是他們指出﹐信用評級恢復到3A﹐最快也要九年功夫﹐才能實現。而且必須先以明顯的改革措施﹐改良財政狀況以及促進經濟生產。

標普公司的國家債信評級單位負責人戴維德‧比爾斯說﹐美國還需要拿出它改革的能力和承諾。

**有待政府決策人士作出表現**

比爾斯說﹕“以目前美國兩黨進行的辯論本質和環繞着預算政策的兩極觀點而言﹐我們看不出任何可以立即回升到3A債信評級的現象。”

總部在美國加州的全球性投資公司﹐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的負責人穆罕默德‧埃爾-厄利安在彭博電視台說﹐標普公司將美國信用評級下調﹐可以看作對美國財務前景的政治性評論。

埃爾厄利安說﹕“標普公司對美國信用評級的下調﹐並不完全由于美國償還債務的能力。沒有人會懷疑美國的還債能力。真正原因是懷疑美國決策者掌控這些問題﹐以及恢復美國的經濟成長﹐創造工作機會和振興繁榮的能力。在他們能達到這些要求之前﹐我們還會遭到下調的風險。”

埃爾厄里安說﹐標普公司的下調之舉﹐對世界經濟具有心理上和經濟上的影響。

埃爾厄里安說﹕“這對企業界和一般家庭的信心而言﹐是一項打擊。它在經濟脆弱之際宣佈下調﹐無疑也使大多數的分析人士忙於下調他們對經濟成長的估計。整個週末﹐很多人都在談論着經濟衰退的問題。”

上個月末期﹐美國商業部說﹐美國經濟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年增長率是百分之1點3。這項增長遲緩的步調﹐在標普的下調宣佈之前就已出現了。它使一些經濟學家對美國經濟從遲滯不前的的局面恢復生機的可能性﹐感到憂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