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黑監獄仍盛行﹐訪民求助道路艱難*

  • 齊勇明

中國的一位訪民手持上訪信下跪伸冤(資料照片)

中國的一位訪民手持上訪信下跪伸冤(資料照片)

中國訪民揭露黑監獄的惡劣條件和殘暴行為。他們原本希望進京上訪解決問題﹐但卻被關進黑監獄遭受非人待遇。維權人士說﹐中國黑監獄仍然比比皆是﹐暗中操作。

進京上訪﹐往往是冤民昭雪無門﹐希望冤情得以申訴的最後希望﹐但很多訪民到北京後﹐問題得不到解決卻落入黑獄﹐完全失去了人權﹐受到粗暴對待。有的被遣返原籍送入精神病院﹐更是有冤難申。

*伏偉﹕問題沒人管﹐反落入黑獄*

山東臨沂訪民伏偉說﹐她從事幼兒教育成績突出。但由於強拆問題﹐她丟掉了工作又欠下了大筆債務。問題在當地得不到解決﹐因此她準備好上訪材料到了北京。

她說﹐令她想不到的是﹐到了北京﹐卻落入黑獄﹐7月1號到14號飽受折磨﹐親身經歷令她感嘆。

她對美國之音說﹕“我幹的是太陽低下最光輝的事業﹐我從事幼兒教育這麼多年﹐在臨沂幹得這麼好﹐本應受到法律和政府的保護。沒想到幼兒園的問題沒人給解決﹐我自己倒進了黑監獄﹐我真是想不通啊。”

7月1號﹐她攜帶上訪材料路過天安門廣場﹐被安檢人員搜查出來﹐隨即被帶進天安門公安分局關押﹐下午﹐警察將伏偉塞進汽車押送到被訪民謔稱“信訪集中營”的久敬莊救濟中心。

2號伏偉和其她幾名訪民被轉移到豐臺區新宮村已經關押了30來個來自不同省份訪民的黑監獄。

*3個黑獄中苦熬14天*

伏偉說﹐一路上,押車的看守對他們進行威脅,不准他們出聲,否則就用膠布封嘴,綁住手腳,往死裡打。

和她一起共三人被關進了一間只能容納一張床的小屋﹐身份證和手機都被沒收。鐵門一關﹐完全就是置身牢房。

7月8號, 伏偉和臨沂的其它兩名訪民一起被押往十八里店的臨沂駐京辦樓下的一座小院落裡的小屋內。小院有高牆圍繞﹐配備了三道鐵門。院內的幾間小黑屋沒有窗戶,關上門密不透气,又悶又熱,開開門則蚊子叮咬,難以入睡。伏偉描述說﹐“在這黑監獄的幾天裡﹐每頓飯是駐京辦人員吃剩的饅頭,有的還長了毛,只能配着難以下咽的酸咸菜充飢。 ”

伏偉說﹐她難以忍受如此折磨,又急又氣﹐手砸鐵門質問一名崔姓看守﹕“為甚麼把她關進黑監獄?那看守竟耀武揚威地說:‘這是中央政法委批准的’。”

*長期訪民幾乎都進過黑獄*

人權觀察人士說﹐中國各地駐京辦都負責處理本地進京的訪民﹐很多黑監獄被陸續揭露出來。中國政府去年一月出台各地駐京辦管理政策,命令在半年內撤銷數千家駐京辦,但黑監獄的問題並沒有歲撤銷駐京辦而消失或減少。

關注中國民眾權利的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說﹕“駐京辦在明處﹐黑監獄在暗處﹐不掛牌子也不是一個機構﹐正因為在暗處﹐黑監獄就很多﹐也無法統計。”

他說很多長期上訪的訪民幾乎都被送進過黑監獄。

由于黑監獄這種做法讓訪民人間蒸發﹐令家人朋友不知行蹤﹐導致被禁訪民更加無助。

*李寶強﹕政府僱黑社會打人*

一名被關押了30天﹑此後設法報警﹐最終獲得自由的費縣訪民李寶強說﹐一些訪民無法和家人聯係﹐就長期在黑監獄中受罪。他說﹐蒼山地區的一位訪民已經89歲了,已經被關押了幾個月。

他向美國之音描述了黑監獄的情況﹕“不讓出去﹐沒收手機身份證﹐關進關小黑屋裡不讓動探。吃的是饅頭鹹菜。有很多人挨打﹐是政府顧的黑社會﹐專門顧的打手﹐顧的黑社會人員打人。”

另一名八湖 鎮人麻俊森也有 70歲﹐ 被關押了40天,伏偉說﹐這名老人哀求回家時被駐京辦王健慘無人道地毆打,致使老人臥床不起,茶飯難咽。

伏偉被關押幾天之後﹐又一名訪民被關了進來﹐他巧妙地隱藏了自己的手機沒被看守搜走。伏偉借用這部手機悄悄和他的丈夫王建平取得了聯系﹐同時報警。

*警方﹕都是政府機構﹐不好干涉*

王建平1號和妻子失去聯係以後焦急萬分﹐多次通過北京市110 報警但一直杳無音訊﹐13號王建平接到伏偉的求救電話後急忙再次報警﹐終於盼到北京18裡店派出所回話﹐但對方的說法卻是﹕臨沂駐京辦也是政府機構﹐不好干涉他們的工作。

伏偉說﹐這種暗無天日的環境實在壓抑﹐她覺得渺無希望﹐決定以自殺抗爭。她砸碎玻璃﹐當即割腕。黑監獄頭頭怕鬧出人命﹐連夜將伏偉押送回臨沂。

這種事情對伏偉來說非常離奇﹐以前她根本不了解。她說﹐黑監獄中的情形非常恐怖﹐很多場面就像過去看到的影片中描繪地下黨受迫害的情景﹐令人難以置信。

她在接觸到的獄友中了解到﹐有些被駐京辦認為問題更嚴重的訪民就被送回臨沂﹐那兒的山溝裡有條件更惡劣﹑管理更殘暴的黑監獄。

*黑監獄精神病院都關訪民*

人權觀察人士說﹐訪民遭受虐待的方式不僅僅是黑監獄﹐更慘無人道的是被送進精神病院。

廣東省南雄市遭強拆訪民羅映華就是被當地信訪辦主任聯合警察一起送入精神病醫院的訪民之一﹐她被迫就醫已經長達5個月之久。

維權網報道說﹐羅映華2004年因房屋遭到強拆﹐報警無果,反被派出所副所長謝林毆打一頓,因而心中有冤,不服,多次進京上訪。

2011年3月從北京上訪返鄉後就被南雄市雄州鎮信訪辦陽程主任親自帶隊與當地公安人員以解決她的問題為由進行誘騙﹐將她送進粵北第三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

羅映華的兒子陳志文剛從南京工業技術學院放假回來,7月25號見到見了自己的母親。陳志文對美國之音說,他離開母親前﹐母親羅映華是正常人,沒有精神問題。這次見到媽媽﹐看到她被迫害得神情有些呆滯﹐但他也不認為因此母親就有精神病。

*訪民﹕和諧之下有陰影*

樂昌精神病醫院主治羅映華的醫生張紅嬌對美國之音說﹐羅映華有偏執的病情﹐被送來時信訪辦說她在北京上訪期間在接待站門前大小便﹐神經有問題。張醫生也表示﹐如果羅映華的家人有異議﹐可以由專家出面做司法鑒定。

民生觀察工作室的劉飛躍說﹐根據他了解的情況﹐將訪民和異議人士送入黑監獄和精神病院的做法非常普遍﹐很多地方當局就是用這種手段設法臨時或永久地阻止民眾上訪。

他對美國之音說﹕“(當局)它也明知到你是正常的﹐但就是不願看到你上訪。就是要把你關到精神病院裡面去﹐可以說這是它的方式之一。”

中國中央政府提倡和諧社會﹐因此有些地方政府就以犧牲民眾的人權和自由來造成一種看來和諧的局面。

訪民伏偉說﹐臨沂市這麼迫害訪民﹐可它還被評為了是全國文明城市﹐文明指數最高﹐被稱為“大美第一﹐和諧第一”城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