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高鐵降速 引發深思

  • 張楠

7月26日北京南站上的高速列車和乘客

7月26日北京南站上的高速列車和乘客

以“大躍進”速度高歌猛進的中國高速鐵路終於開始降速。國務院在民眾的抗議和質疑聲中決定﹐適當降低新建高鐵運營初期的速度。有分析人士表示﹐此舉非常及時﹐但更重要的是﹐應進行深刻反思。

星期三舉行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針對最近在溫州附近發生的動車追尾事故做出三項重大決定﹕開展高速鐵路及其在建項目的安全大檢查﹔適當降低新建高鐵運營初期的速度﹔暫停審批新的鐵路建設項目。

*高鐵適當降速 *

國務院說﹐新建高鐵運營初期﹐要根據不同線路實際情況﹐ 科學評估﹐適當降低運營速度。

國務院還表示﹐對已經批准但尚未開工的鐵路建設項目﹐重新組織系統的安全評估。暫停審批新的鐵路建設項目﹐並對已受理的項目進行深入論證﹐合理確定項目的技術標準和建設方案。

近年來﹐中國鐵路進行過幾次大提速。車開得愈來愈快﹐可工期卻一再縮短。京滬高鐵的計劃工期為五年﹐三年就完成了﹐開通不到一個月﹐便發生了好幾起故障。

為此﹐人們指責由於嚴重違紀而落馬的前鐵道部長劉志軍等中國官員﹐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只顧爭當世界第一。

*國務院決定體現民意*

這次高鐵降速顯然是對民眾質疑的回應﹐也是對此前高鐵“跨越式發展”的糾正。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認為﹐國務院的決定非常及時﹐是重視民意的表現。

他說﹕“過去我們上馬工程絕大多數都是書記工程﹑首長工程﹑政績工程﹐都是上級領導一聲令下﹐然後下面的有關部門就開始所謂的論證。這個論證最後都能得出可行的報告。只要首長發令了,幾乎沒有不可行的。”

7月23日發生的動車追尾事故造成40人死亡﹐近200人受傷﹐極大損害了中國政府的公信力﹐也引發了民眾對鐵道部門一味追求速度的“大躍進”式做法的批評。

*不光“降速”還“降價”*

現任鐵道部長盛光祖表示﹐在這次降速中﹐設計最高時速350公里的高鐵﹐按時速300公里開行﹔設計最高時速250公里的﹐按時速200公里開行﹔既有線提速到時速200公里的﹐按時速160公里開行。

盛光祖說﹐速度下調的列車﹐票價也做適當下浮。

中國還公佈了“7‧23”事故調查組和專家組名單﹐其中沒有鐵道部工作人員。

中國表示﹐ 將堅定不移地繼續發展高速鐵路。但同時指出﹐必須堅持百年大計﹑質量第一。

*學者﹕經濟也應降速*

胡星斗把這次降速稱為一個“很好的信號”。他說﹐不僅鐵路應該這樣﹐整個中國經濟也應照此辦理。

胡星斗說﹕“目前很多地方為了GDP的增速上馬了大量的工程項目﹐搞了大量的開發區,但是很大程度上都是泡沫經濟。很多財政收入也是假的。先收上來,然後再返還給企業。所以﹐目前中國的這種經濟數據﹐我是存在着很大懷疑的。”

胡星斗表示﹐未來中國不要再盲目地追求高速度﹐而要實實在在地為人民群眾謀求好處。他說﹐速度發展再快,卻沒有多大效益,而且人民生命安全受到威脅,那麼﹐這樣的發展對中國是沒有多大的意義的。他說﹐這次高鐵降速應該是一箇里程碑。

*反思體制﹐解決根源*

胡星鬥說﹐他現在仍然感到擔心﹐因為“在中國很多事情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出現了重大的問題再來調整﹐而且都是就事論事。結果﹐問題的根源一點都沒解決﹐以後類似的問題還會重新出現。”

他說﹐從中央到地方都應該進行反思﹐要反思以GDP為中心的體制﹐反思政治體制的缺陷﹐弄明白新時期的大躍進到底會帶來什麼危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