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道救援面臨的困境的索馬里


世糧署的發言人蘇珊娜‧尼科爾

世糧署的發言人蘇珊娜‧尼科爾

對於人道救援機構來說﹐索馬里南部遭遇的飢荒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問題不是缺乏緊急救援食品和物資﹐而是如何把這些食品和物資送到急需救援的大人和孩子的手上。一個和基地恐怖組織有關聯的極端主義團伙目前仍然控制著索馬里郊外﹔這個團伙對救援機構的行動﹐施加了很多的限制﹐一些救援人員甚至遭到了殺害。在這種形勢下﹐就出現了救援物資到不了目的地的情況﹔以至於在救援物資囤積不遠處﹑幾公里以外﹐處在飢荒之中的兒童成百上千地死去的狀況。

在去往索馬裡首都摩加迪沙的路上﹐到處可見來自南部旱災災區的大人和孩子。這些人拖家帶口﹐到摩加迪沙﹐無非是希望讓骨瘦如柴的孩子不至於餓死。不過﹐即便是到了摩加迪沙﹐存活的機率也不見得高到哪兒去。

26歲的海姆莎‧阿里帶著六個孩子﹐跟隨其他人一道﹐捲了鋪蓋卷﹐走了20天的路﹐終於到了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路上﹐他們一行人當中﹐就死掉了15個﹔如今﹐到了摩加迪沙之後﹐營養不良的孩子﹐又有不少﹐正在被痲疹等疾病奪去生命。海姆莎‧阿里說﹐她的三歲的兒子得了痲疹幾天前就這麼死去的。

*青年黨控制期間斷糧*

聯合國下屬的世界糧食項目在摩加迪沙設有一個專門存放緊急救援物資的倉庫﹔一些救援食品剛剛被送到這裡﹐而且更多的救援食品也已經在路上了。不過﹐救援人員目前面臨的一大問題是﹐如何把這些物資送到那些需要的飢民手上﹐讓他們活下來。

這中間的挑戰比乍看起來﹐要複雜得多。多年來﹐摩加迪沙一直是在反西方的極端主義組織青年黨控制之下﹐這個組織“執政”期間﹐根本沒有設置任何救援物資運輸系統。這個月﹐青年黨終於被趕出了了摩加迪沙﹔就在這同時﹐來自外地的那些災民大量湧入首都﹐而且青年黨這個組織目前還在控制著索馬里南部﹐那裡面臨著及其嚴重的飢荒﹐處在危險邊緣的人﹐多達兩百二十萬。

*西方援助人員性命難保*

兩難之處在於﹐世界糧食計劃署主要通過人道主義非政府組織發放糧食﹐但是西方援助團體因為人道主義工作者被打死已經停止了在索馬里的運作。就連世糧署也在一年半前結束了它的運作﹐因為之前該機構的14名當地員工被打死。

現在﹐當成千上萬的人正忍飢挨餓時﹐沒有一個系統來確保援助物資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中。世界糧食計劃署發言人蘇珊娜‧尼科爾說﹐重建援助基礎設施是極度費時的。

尼科爾說﹕“這不是傾倒糧食那麼簡單。你不能只傾倒糧食。這絕對是這樣一種情況﹐你知道你想要進入﹐但是你不得不確認﹐這樣做是安全的﹐援助物資能夠到達你的目標人群手中。”

世界糧食計劃署和其它機構受到嚴厲的批評﹐他們被指責倉庫堆滿了糧食﹐但這個城市中的人們卻在忍飢挨餓。摩加迪沙市自封的市長已敦促世糧署把糧食交給當地的非政府組織﹐這些組織至少能夠幫助一些人。

*世糧署堅持人道主義組織分糧*

不過世糧署的發言人尼科爾說﹐這一短期的解決方案在長期看來將會是個錯誤。尼科爾說﹕“已有很多人到達城鎮﹐他們聲稱是非政府組織﹐你必須了解他們是否能用一種合理的方式發放糧食﹐以最小的風險將糧食送到目標人群手裡。而不是把糧食交給那些聲稱‘我們能把糧食發出去’的任何人。”

蘇珊娜‧尼科爾說﹐世糧署在尋求如何把糧食發放給飢荒區人民的方式﹐該機構不排除任何可行方案。但是當被問到援助工作還需要多久才能全速展開時﹐她說﹐只有當人道主義組織能夠完全進入索馬里南部地區時才可以。

現實是﹐沒有快速的解決放案。索馬里未來幾個月處境艱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