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拜登訪華﹐中國拿資產安全說事

  • 袁野

人民日報海外版星期三登載的評論文章說﹐中國希望拜登在訪華期間承諾確保中國持有的美元資產安全。評論說﹐中國作為美國第一大債權國和美國以外的最大美元資產持有國﹐有理由比其他國家更為關注美國的經濟政策。

新華社當天發表的類似評論則希望拜登向中國領導人承諾﹐華盛頓有足夠的能力﹑意願和決心﹐應對目前的財政和經濟挑戰﹐承擔作為頭號經濟大國的責任。

除官方媒體外﹐中國財經界的意見領袖也在拜登訪華之際向他公開喊話。中國銀行董事長肖鋼星期三在中國日報上撰文指出﹐美國應避免採行第三輪量化寬鬆政策。

美聯儲在上星期的利率政策會議上沒有明確表示是否會跟進量化寬鬆﹐僅表示維持零利率兩年不變。肖鋼警告說﹐儘管第三輪量化寬鬆可能會在短期內刺激金融和大宗商品市場﹐但同時也將在美國國內和新興市場催生更多泡沫和通脹壓力。

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貿易和投資教授羅伯特.勞倫斯告訴美國之音﹐中國擔憂美國財政長期入不敷出和寬鬆的貨幣政策將導致美元貶值﹔但另一方面﹐中國尚未找到更好的渠道投資其外匯儲備。

他說﹕“美國現在就象是一個從銀行借了很多錢的人。當貸款超過一定程度後﹐銀行開始擔心能否收回貸款﹐但是也無可奈何﹐反而受制於貸款者。”

拜登在訪華前夕接受中國《財經》雜誌書面專訪的時候表示﹐奧巴馬政府承諾維護美國的經濟基礎﹐確保美國政府債券對所有投資者的安全性﹑流動性和保值性。

美國財政部8月15日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在今年6月份增持美國國債57億美元。這是中國連續第三個月持續增持美國國債。截至6月底﹐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總額達到1萬1千7百億美元。

華盛頓智庫經濟政策研究所高級國際經濟師羅伯特.斯考特指出﹐中國在批評美國的同時繼續增持美國國債﹐一方面說明中國在處置外匯存底問題上選擇有限﹔但同時也表明中國對美元資產的安全性仍有信心。

斯考特認為﹐中國官方媒體借助拜登訪華對美國施加輿論壓力﹐也有轉移視線和先發制人的策略考量。他說﹕

“中國在很大程度上要為美國和全球面臨的貿易和宏觀經濟失衡負責﹐主要是因為中國的貨幣操控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這些問題。”

此外﹐斯考特指出﹐中國目前經歷的食品價格通脹和美聯儲的寬鬆政策關係不大﹐而中國的地方政府債務規模大大超出中國官方的預期。他認為﹐和美國債務相比﹐中國內債危機很可能對經濟持續增長更具破壞性。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中國人民銀行顧問夏斌在拜登訪華前夕在其博客中寫到﹐佈雷頓森林體系的瓦解﹑2008年開始的百年一遇危機﹑直至最近美國信用評級的下調﹐表明美國“已經進入了一個由強轉衰的長週期過程”。

夏斌認為﹐在美國衰落的背景下﹐中國必須提高外匯儲備中的非金融資產運用比例﹐必須追求人民幣國際化。

拜登在接受《財經》雜誌書面專訪的時候對外界“唱衰美國”予以反駮。他說﹐儘管美國面臨諸多挑戰﹐但美國仍有最好的大學﹑生產率最高的工人﹑最具創新能力的公司和全球最有膽識的企業家。

但拜登承認﹐美國克服經濟挑戰的道路始於國內。解決美國經濟中的房市低迷﹑家庭負債和失業擴大等問題都難以一蹴而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