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風窗>>又有人遭停職反省

  • 蕭雨

<<南風窗>>网頁截圖

<<南風窗>>网頁截圖

廣州日報集團旗下的時政新聞雜誌《南風窗》日前刊發了專訪台灣政治大學歷史係教授唐啟華的文章。這篇題為《中國要崛起,必須告別革命外交》(又名《狹隘民族主義與外交政策》)的文章試圖改變國人對北洋時期的內政外交和歷史人物“非黑即白”的刻板印象﹐為近代中國歷史提出了與主流觀點不同的解讀。

文章作者﹑《南風窗》雜誌採編中心主任趙靈敏8月16日在向同僚發佈的公開信中說﹐她已於15日接到社委會通知,進行停職反省﹐並表示已退出所有採編業務和工作。

趙靈敏在公開信中說﹐對於文章存在的所謂“政治導向錯誤”,她持不同的看法,但目前沒有“討論問題的氛圍和契機”。她還在信中透露﹐《南風窗》社長也因此受到牽連。

據微博和多家媒體證實﹐《南風窗》社長陳中因為把關不力已被免職。

《南風窗》的網站上已經刪除了這篇文章﹐不過在財經網﹑鳳凰網的一些博客上依然可以瀏覽文章全文。

*昝愛宗﹕免職或另有原因*

浙江獨立作家昝愛宗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和《南風窗》過去發表的文章相比﹐這篇文章並非格外敏感。

昝愛宗說﹕“它裡面就提到黨的利益高於一切﹐高於國家利益﹐高於公平正義﹐ 其實這個東西並不是特別敏感的。從歷史的角度說﹐黨的邏輯就是﹐革命的就是正確的﹐正確的就是正義的。黨來領導一切﹐就是說了實話而已。”

昝愛宗說﹐幾年前他見過陳中﹐他感覺陳中是在體制內游刃有餘﹑“反貪官不反皇帝”的人。他說﹐這些年來陳中對政治的把握一直很好。這次被免職可能另有原因。

*郭宇寬﹕言論自由尺度在不斷拓展 *

前《南風窗》記者﹑知名媒體人郭宇寬對美國之音說﹐他不方便在採訪中評論陳中本人﹐但承認陳中這次被免職是另有隱情。

郭宇寬說﹐近年來包括他在內的一大批記者離開了《南風窗》﹐和當局對言論自由的壓制有很大關係。 不過郭宇寬認為﹐政府雖然一再想要收緊言論﹐但中國今天的新聞自由程度和言論自由尺度和幾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語﹐而且這個空間還在不斷拓展。

郭宇寬說﹕“我經常打一個比方﹐管制就好像政府給你量身訂做一件衣服﹐但是民間社會的成長非常快。它訂做的衣服總是比不上我們身體長大的尺寸。有時候我們感覺衣服很緊﹐並不是因為衣服變小了﹐而是我們的身體在長大。”

郭宇寬說﹐政府現在就像是在一個快要決堤的河口拼命填沙子﹐但是效果已經越發甚微。

*李大同﹕民智已開 官智未開*

資深新聞工作者﹑《中國青年報》“冰點”欄目前主編李大同也認為﹐現在當局根本無法控制信息。他說﹐老百姓的腦子再不是一篇空白﹐甚麼信息都能看到。當局對於民心相悖也心知肚明﹐只是還一直在裝傻。李大同說﹕“民智早已開了﹐官智沒開﹐如此而已。”

2006年﹐“冰點”在刊登了廣州中山大學教授袁偉時的文章《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後一度遭到封殺﹐李大同也被撤職。

談到當局慣用的以撤職查辦記者為手段﹐限制新聞自由時﹐李大同說﹕“野火燒不盡。中國的新聞又不是一個人能決定命運的。 一代一代的人你都給幹掉? 你幹得掉嗎? 幹不掉嘛。”

李大同說﹐現在他已經退出了新聞陣地的一線﹐“各領風騷沒幾年﹐該年輕人幹了。”他笑着說﹐“年輕人幹的不錯﹐不比我們當年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