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拜登四川大學論人權 學生反應不一

  • 方方

美國副總統拜登8月21日在四川大學演說

美國副總統拜登8月21日在四川大學演說

美國副總統拜登星期天上午在四川大學發表演說﹐提到了中國的人權問題。他說﹕“可能我們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如何對待人權。我知道﹐今天在座的有不少人把我們推動人權的做法看成是干涉行為﹔這已經是最好的看法。而最糟糕的看法則認為﹐這是對你們主權的攻擊。我要直接告訴各位﹐我們並不是這個意思。”

拜登在四川大學的講話之後﹐只有兩名學生提出了問題。

成都維權人士、64天網工作人員普飛說﹐很多川大學生反映﹐並不認識提問的兩個人。軟件工程學院在校生張永亮說﹐他們學院前去聽講的8人中有4人是黨員﹐而自己雖然不是黨員﹐但曾在黨校學習過。

來自山東的張永亮是被選中參加現場聽講的約240名川大學生之一。他說﹐拜登的回答比較得體﹕“覺得回答比較得體﹐站在一個國家的立場上﹐應該這麼回答。”

而另一名來自重慶的工商管理學院09級的本科生吳端卻認為﹐拜登演講後她感觸最深的就是“美國的霸權主義”。

他說﹕“美國霸權主義。比如朝核問題﹐被問到美國為甚麼干涉這些問題﹐他說有一個目的是為了中國的安全做的工作﹐因為中美兩國是世界兩個頭等大國﹐這兩個國家的安全對於世界安全很重要。但是我們的感覺是﹐這有點冠冕堂皇。不管是從我們學的歷史﹐還是我們從現在時事得到的信息發現﹐美國在將來某一天可能會以同樣的方式來對付我們。雖然我們會強大﹐人人都有信心我們會強大﹐但是他們會比我們更強大。”

*官方事先培訓學生*

吳端說﹐老師在培訓時給他們羅列了一些比較敏感性的問題﹐譬如對台軍售﹑涉藏問題﹑美債﹑朝核﹐以及美國對很多國家進行干預的問題。

吳端說﹐老師介紹會有18分鐘提問時間﹐差不多可以問3個問題﹐但是演說當天只提了兩個問題﹐吳端認為﹐這是因為拜登在回答第二個問題時故意拖延時間。

吳端說﹕“我覺得一個原因是拜登先生故意拖延了第二問題﹐因為他可能會預料到同學們會提出非常非常敏感的問題﹐他的言辭可能會給我們中國傳遞不好的信息。我覺得他這個非常有政治家的謀略。他從政這麼多年﹐經歷的事情這麼多﹐他不可能我們預見的事情他預見不到。”

而成都維權人士普飛認為﹐要尊重每個學生發表意見的權利﹐而且他理解這種比較偏激的觀點。

普飛說﹕“我們首先要尊重每一個學生發表他/她意見的權利﹐其次﹐他的意見和他的單一信息源和信息源的選擇有很大關係﹐尤其是某些荒謬的觀點。有兩種可能﹐一個外事部門的事先安排﹐因為這種情況會由外事部門進行一個事先的培訓﹐還會對你的背景進行一個審核﹐其次就是他/她本人屬於那種比較典型的學生幹部﹐長期以來在這種意識範圍下﹐所以他/她做出這種表態不是很奇怪。”

*華西校區是美資大學舊址*

普飛認為﹐中國官方在這次包括校區選擇在內的接待程序上採取了很多討巧的方式﹐作過精心安排。他介紹說﹐川大的華西校區是1910年用庚子賠款以及美國的幾家基督教會投錢建立的華西協和大學的舊址﹐這個校區一直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時才和美國斷絕了所有聯繫﹐所以這里很長時間以來一直是一個美國人管理的學校。他說﹐國內和這個學院類似的還有上海聖約翰大學等幾所學校﹐中共官方選擇這個學校是想傳達一個善意信息﹐希望美國人產生一個故地重游的感覺。

成都維權人士黃錡也是四川大學的校友﹐黃錡說﹐四川大學的氛圍非常好﹐而這種好氛圍由來已久。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的高級研究員凱恩(Phelim Kine)對法新社說﹐在拜登訪華的五天期間﹐中國當局採取恐嚇﹑監控﹑關押和強制旅遊等方式防止異見人士發聲。在成都﹐許多異議人士都受到了嚴密的監視。

據海外新聞網博訊新聞報道﹐北京知名維權律師滕彪和劉曉原拒絕了法新社的採訪﹐說他們接到當局警告不能接受外媒採訪。德國之聲也無法聯繫到剛剛獲釋的四川作家冉雲飛和維權人士陳雲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