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希望在利比亞發揮更大作用

  • 艾克

利比亞石油分布圖 中國3%的石油進口來自這裡。

利比亞石油分布圖 中國3%的石油進口來自這裡。

今年早些時候﹐當聯合國就使用武力保護利比亞平民的問題進行表決時﹐法國﹐ 美國等西方國家都投票贊成﹐ 中國棄權。中國的立場並不令人驚訝﹐ 因為中國歷來反對所謂的干涉別國內政。簡而言之﹐ 中國不喜歡別人干涉中國的事務﹐不管是人權﹐西藏問題﹐ 還是經濟改革。中國把同樣的原則用於海外。

不過分析人士說﹐ 現在的變化是中國願意採取更大膽的行動來參與國際事務。

彼得.潘是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研究機構“大西洋理事會”的非洲中心的負責人。 他注意到雖然中國在今年早些時候聯合國就利比亞問題表決時棄權﹐但是中國並沒有投反對票。

他說﹕“其實中國至少對利比亞局勢表現出極大的靈活性﹐甚至在六個月前或是更早的時候﹐人們都沒有預料到中國會採取這樣的做法。”

中國一直緩慢地和利比亞的全國過渡委員會接觸。今年6月﹐中國外長楊潔篪和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領導人賈布里勒會晤時表示中國有意和雙方接觸。在這同時﹐中國在北京接待了卡扎菲的外交部長。

星期三﹐中國外交部表達了目前為止最清楚的支持﹐中國發佈的一項聲明說﹐中國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並且希望穩定的權力過渡。

星期四﹐法國總統薩科齊在北京短暫訪問﹐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會談。利比亞是這兩位領導人討論的主要議題之一。

中國外長也敦促利比亞保護中國在當地的石油利益。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費國。去年中國有3%的石油是從利比亞進口的。

**中國外交政策反映其國家利益**

大西洋理事會的彼得.潘說﹐中國的外交政策越來越反映其國家利益﹐不僅和獲取原料有關﹐也跟國有企業的合同有關。他說﹕“中國外交政策的靈活性從對利比亞的處理就可見一斑﹐之前對蘇丹問題的處理也很有彈性。中國政府多年來支持喀土穆政府﹐但是當南蘇丹跟北方分離越來越明顯時﹐中國很快轉向﹐並且和朱巴政府建立了友好關係。”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布魯金斯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波拉克說﹐很難看出中國是否因此疏離了利比亞的反對派。

波拉克說﹕“中國試圖找到一種方式來表明他們堅持不干預其他國家的事務﹐然後把自己放在似乎是被動的遊走在兩方之間。等到情勢自然解決之後﹐就承認所出現的政府當局。”

據國營媒體報導﹐中國在利比亞參與了電信﹑鐵路﹑石油﹑道路﹑建築和基礎設施等50個項目﹐價值高達200多億美元。

在反政府起義開始後﹐中國從利比亞撤出3萬5千多名工人。分析人士說﹐到6月份為止﹐國營企業就因利比亞衝突而蒙受了6億2千5百萬美元的損失。

中國官員已經表達了他們的關注﹐希望北京繼續在利比亞擁有機會。中國商務部副部長文仲亮本週早些時候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眾所週知﹐利比亞的局勢已經影響到中國在那裡的投資活動。他說﹐中國希望利比亞恢復穩定之後﹐將會繼續保護中國投資者的利益和權利。

利比亞反對派領導人已經表示﹐他們將遵守所有卡扎菲政權簽訂的合法合同﹐但是有些反對派表示﹐由於中國和俄羅斯過去缺乏對反對派的支持﹐所以這兩個國家可能會失去合同。

預計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的成員下星期在巴黎出席有關利比亞前途的國際會議時將討論合同等問題。中國也被邀請參加會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