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廢棄的城市﹕ 的黎波里

  • 布魯克

的黎波里平民紛紛逃離居住的城市

的黎波里平民紛紛逃離居住的城市

美國之音記者布魯克目前正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作現場採訪。他說﹐ 的黎波里已是一座被戰爭摧毀的城市。

開車到的黎波里﹐猶如進入一座死城。看來就像好萊塢拍攝世界末日影片的場景一樣。

它不再是一座擁有一百五十萬人口的繁華城市﹐當我們星期四開車一公里接着一公里地在市區巡行時﹐眼前所見﹐盡是些門窗緊閉的店面。

我們看到的是一座荒無人跡的城市。遠處傳來的是陣陣槍聲。偶而﹐有一輛汽車或小型卡車壓着路面的玻璃碎片打這裡經過。

的黎波里反政府軍控制大部份平民逃離後的地區

的黎波里反政府軍控制大部份平民逃離後的地區



我們從西邊駛入市區﹐每一個路口都設有檢查哨。緊張的反政府武裝的軍人穿着套頭汗衫﹐短褲和拖鞋。他們守着臨時以床墊和學校書桌等物品堆成的路障。

這些荷槍實彈﹑來自山區的人無法告訴我們如何回到我們住宿的酒店。在我們離開一家海邊酒店15分鐘後﹐那裡就發生了槍戰。

**反政府軍控制城市卡扎菲負隅頑抗**

經過四天的交火﹐反對派部隊控制了大約四分之三的市區﹐但是他們仍舊面對從個別狙擊手到忠於卡扎菲份子的有組織的對抗。

我們的司機轉錯了方向﹐結果汽車沿着佔地六平方公里的原本是卡扎菲大本營的地方行駛。這個基地上星期二被反政府軍攻破。基地外的圍牆﹐滿是爆破和焚燒的痕跡﹐以及火箭榴彈炸射穿透的彈孔。這些都見證了那場激烈的攻擊。牆外的車輛都被燒得只剩下殘殼。

反政府軍引領着記者參觀基地隧道﹐在基地的另外一邊﹐狙擊手正阻撓反政府軍的攻擊。城裡不斷有謠言說卡扎菲一家已被逼入困境。結果證明﹐這些都只是謠言。

基地外﹐我們到了一處環形交叉路口﹐看到有橄欖綠的帳篷搭在草地上。顯然這是反政府軍的臨時營地。裡面的人員都出發打仗去了。

我的車子沿着環形路口緩慢地開着﹐車輪壓在破碎的玻璃和銅作的彈殼上卜卜作響。我們經過了十幾輛被燒燬和撞毀的車輛。三輛桔黃色的推土機擋住我們的出路。它們橫着停在路上﹐車胎被槍打破了。可能忠於卡扎菲的士兵幹的﹐目的在於阻擋反對派的攻勢。

在交叉路口旁綠色的草地上﹐我發現了八具在地中海陽光下曝晒浮腫的屍體。他們都穿着平民服裝﹐也許是在政府軍反攻時陣亡的反政府軍人員。

我們的駕駛又轉錯了方向。突然﹐我們看到一座建築物牆上懸掛着卡扎菲完整無損的巨大畫像。幾分鐘後﹐一群不明來路﹐手持自動武器的人包圍了我們的車子。

然後﹐一輛反政府軍的小卡車從街邊一角疾駛過來。我從來沒有見過一輛小卡車上裝載這麼多的人。

當他們看見有美國之音標識的攝影機時﹐都舉起右手﹐作出象徵勝利的V字型﹐並且高呼“真主偉大”。

我們繼續趕我們的路。這次我們在單行道上逆行﹐又闖了紅燈﹐朝我們酒店的方向駛去。

我們整整走了15分鐘﹐經過15個檢查哨﹐才到達目的地。酒店門口﹐反政府軍鋪上了一張新的迎賓地毯。那是卡扎菲的肖像﹐原來掛在酒店大廳牆上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