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矛頭直指北京 艾未未打破沉默

  • 楊明

中國著名異議藝術家艾未未

中國著名異議藝術家艾未未

中國著名異議藝術家艾未未打破沉默﹐公開表示中國的司法制度不能相信﹐官員剝奪公民的基本權利﹐北京就是一場惡夢。這是艾未未兩個月前取保候審以來﹐首次在接受美國主流媒體時公開批評中國。

艾未未說﹐北京是一座充滿暴力的城市﹐在北京﹐最糟糕的是你絕不能相信它的司法制度。。。北京是個惡夢﹐一個揮之不去的惡夢。”

今年54歲的艾未未﹐因參與北京奧運場館鳥巢的設計﹐以及他引起爭議的藝術作品和他對當局的犀利批評﹐在今年4月4日乘機前往香港時被扣押﹐此後音訊全無﹐被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關押了81天﹐直到6月底才獲釋。

艾未未以他自己被警察非法關押的親身經歷﹐揭露中國司法制度的黑暗。他說﹐在被秘密關押期間﹐他經歷了巨大心理折磨和壓力﹐監獄裡的經歷讓他明白﹐中國有許多地點秘密關押那些沒有身份的人。他只不過是一個匿名制度中的一個數字﹐“他們(當局)剝奪了我們的基本權利”。

艾未未說﹐在他被秘密帶走﹐關押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地點後﹐“只有你的家人為你的失蹤四處奔走呼號﹐但是你得不到任何答復﹐街道辦事處﹐官員﹐法院﹐派出所﹐甚至高層以及國家領導人。”艾未未表示﹐他的妻子每天都寫各種請願書﹐每天都打電話給派出所﹐訊問他的下落﹐但一切如石沉大海﹐渺無音信﹐她得不到任何官方出示的正式扣押他的文件。

艾未未曾在20世紀80年代旅居美國。他在紐約的朋友﹑“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博士說﹐北京是座暴力城市﹐行之已久。他以北京政法大學教師騰彪為例說﹐騰彪有一天開車回家﹐在大樓的門口被綁架﹐戴上黑頭套﹐帶到一個不知所云的地方。他說﹐這種事情在一些政治活動人士﹐異議人士﹐以及普通百姓身上﹐多有發生。

胡平說﹕“當局的所作所為﹐包括艾未未自己在前一階段的遭遇﹐明顯就是一個非法的﹐完全不合法的行為。所以把這稱之為暴力﹐一點也不過份。事實上﹐當局不光是自己制定了很多惡法﹐另外還經常在法外施暴﹐做很多按照自己的法律﹐都完全沒有根據的事情。同時﹐當局還動用一些黑社會的手段﹐讓一些所謂來路不明﹐身分不明的人﹐對他們看不順眼的人﹐進行毆打﹐辱罵﹐搶劫﹐諸如此類。因此艾未未這麼稱呼中國﹐應該說還是恰如其份的”。

艾未未在美國《新聞週刊》雜誌星期天晚間在其網站上發表的評論中還批評中國政府猖獗的腐敗現象和農民工政策。他說﹐數百萬在北京從事修橋﹐築路﹐建房的農民工﹐他們居住的非法陋室﹐經常被當局拆毀。艾未未說﹐北京是一座“權力和金錢”的城市﹐政府官員﹐煤礦老闆﹐大企業的負責人﹐燈紅酒綠﹐盡享榮華富貴﹐而在北京城的另一面﹐他看到的則是絕望﹐公交車上的人﹐在他們的眼睛中﹐看不到任何希望。這些數以百萬計的農民工﹐是北京的奴隸。

中國政論評論家胡平說﹐中國農民工的處境﹐同十九世紀英國西區和東區之間貧富懸殊的“兩個世界”﹐以及美國黑人受到歧視的處境﹐並不一樣﹐因為那是歷史遺留下的問題﹐而中國戶口的二元制﹐農民工的問題﹐非歷史遺留問題﹐而是共產黨自己製造的問題。

他說﹕“就拿中國的貧富懸殊來說﹐貧富差距不但在程度上特別懸殊﹐而且性質上尤其惡劣。因為共產黨就是靠消滅富人起家的﹐到頭來你自己變成了富人﹐把別人變成了窮人。所以中國的貧富差距﹐並不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另外它主要也不是市場造成的﹐純粹是由於權力造成的﹐而尤其是這個權力最初還是以建立一個平等的社會﹐剝奪富人的財產﹐作為它存在的前提﹐就顯得尤其是個巨大的諷刺﹐也是一個自我的否定。”。

在艾未未4月份被逮捕秘密關押後﹐國際社會一片憤怒聲討中國當局違反人權﹐秘密關押這位仗義執言的異議藝術家。在國際的壓力下﹐中國當局沒有拿出正式起訴艾未未的證據﹐最後只是以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繼續對他進行調查﹐艾未未也因此獲得保釋﹐但當局卻非法地規定艾未未在一年內不得接受媒體記者的採訪﹐會見外國人﹐使用互聯網或同人權活動人士聯繫。時隔大約兩個月後﹐性格豪放不羈的艾未未﹐似乎對獲釋後被當局的嚴格限制﹐愈來愈失去耐心。

旅美的政論評論家胡平說﹐以艾未未的個性和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在獲釋後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調整﹐還會像以前一樣對中國現狀的不滿發出他的吶喊。

他說﹕“從這裡﹐我們更能看到一個本色的艾未未﹐另外也由於他在海內外的聲譽﹐使他的這些揭露﹐在現在就尤其更有份量”。

路透社說﹐艾未未再次公開批評中共當局﹐對北京提出直接挑戰﹐看北京如何處理中國名聲最大的社會批評人士。艾未未此前已經通過他的推特﹐為被關押的異議人士呼籲。艾未未在新聞週刊上說﹐上星期一些在公園遇到他的行人 ﹐雖然沒有跟他交談甚麼﹐但對他豎起大拇指﹐拍拍他的肩膀﹐表達他們的敬佩和支持。

艾未未說﹐“沒有人願意開口說話。他們在等甚麼﹖他們總是對我說﹐‘未未﹐趕緊離開中國吧。要不﹐好好活着﹐看着他們滅亡。”

艾未未曾表示﹐絕不遠走他鄉。但是他在最近的文章中說﹐“要麼離開﹐要麼耐心﹐看他們怎樣消亡。我不知道我將怎麼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