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卡扎菲政變成功週年慶今非昔比

  • 阿羅特

卡扎菲政變成功週年慶今非昔比﹐他的被寫有‘通緝’字樣的畫像被反政府武裝人員張貼在的黎波里的一個檢查哨站。

卡扎菲政變成功週年慶今非昔比﹐他的被寫有‘通緝’字樣的畫像被反政府武裝人員張貼在的黎波里的一個檢查哨站。

兩年前﹐當卡扎菲慶祝他掌權四十週年的時候﹐他將自己的肖像滿處懸掛。他的形像是一個傲慢急躁的年青軍官﹐一名自我標榜的智者﹐和非洲眾王之王。

今天﹐這些畫像依舊存在﹐只是散落在街頭﹐任由過去在他統治之下的人民踐踏。

2009年的此際﹐到處是施放煙花的慶祝活動。如今施放的是的黎波里畫過夜空的曳光彈。

的黎波里的烈士廣場面對着港灣。烈士廣場本來叫做綠色廣場﹐當年是卡扎菲總部為他舉辦巨型歡慶活動的場所。如今彈殼散落滿地。現場豎立着一座絞架﹐上面懸掛一幅卡扎菲的人像﹐隨風搖蕩。

但最大的改變﹐還是人民敢於說話了﹐就像穆罕默德.托米一樣﹕
托米對他用的詞句表示歉意。但是他說﹐42年來的日子﹐他們都白活了。

**一度意氣風發終致眾叛親離遭人唾棄**

卡扎菲自封為永恆的革命家。但是他變成一個沒有新裝﹐無法滿足新一代求變期望的皇帝。在他統治的國度裡﹐大部分的人都希望他離開。

現在回顧起來﹐可以見到卡扎菲當時越來越孤立的跡象。他邀請來祝賀的客人﹐大多是其它非洲國家的領導人﹐包括和他一樣具有戰犯罪嫌身份的蘇丹總統巴希爾。巴希爾也應邀前來了。

在他掌權40週年的慶典上。這名利比亞的領導人毫不隱瞞他作為獨裁暴君的行為。他當眾打禮賓部長﹐和他的翻譯耳光。他要他的國營媒體記者歌頌他是“令我印象深刻的人”﹐讚頌他的要點包括﹐他時時在女性衛隊方陣的層層保護中。

但是﹐他聚攏在手的權力﹐終究不足以在橫掃阿拉伯世界的動盪中保護住他。

這裡有人說﹐這次革命沒有利比亞青年的參與﹐是不可能成功的。一名年逾六十的利比亞人塞勒姆.納瓦爾相信﹐因為他那一代的人﹐都已經習慣於卡扎菲的高壓統治。

納瓦爾說﹕“這些年青人聽到過老一輩的人和他們的親友們受到虐待的事。他們不經別人教導﹐就自己站出來。沒有人要他們這麼做﹐也沒有人付錢買通他們這麼做。很多人出來了﹐他們覺得這樣做很有意思。可是也付出了可觀的代價。”

近處﹐兩名年青人在廣場邊溜達。那裡正是兩年前非洲國家領導人祝福卡扎菲的地方。其中一名年青人穿的套頭汗衫﹐上面有卡扎菲的通緝人像。他要給這名過去的“領袖兄弟”的訊息非常粗魯﹕


他說﹕“我恨你﹐要你進入火煉地獄﹗”

這種訊息要是在兩年以前的黎波里街頭上﹐是無法想象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