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東非﹕恐怖主義的測試場

  • 賀塞羅

索馬里青年黨威脅東非穩定

索馬里青年黨威脅東非穩定

紐約和華盛頓遭到911恐怖襲擊後的10年裡﹐美國領導的打擊基地組織行動把重心放在南亞和中東﹐但是國際恐怖組織已經在東非立足很久。分析人士說﹐和索馬里青年黨激進分子有關聯的國際恐怖組織繼續對這個區域構成重大威脅。

在基地組織分子挾持飛機撞毀紐約雙塔和首都郊外的五角大樓的前三年﹐這個恐怖組織就在東非作案。1998年8月7號﹐自殺炸彈手炸毀美國駐坦桑尼亞達累斯薩拉姆﹐以及駐肯尼亞內羅畢的大使館﹐導致幾百人死亡﹐數千人受傷。

*恐怖組織在東非嘗試新戰略*

馬克.施洛德是全球新聞和分析公司斯特拉福(Stratfor.com)的非洲分析員。他說﹐由於東非長期以來缺乏有效治理﹐這個地區是基地組織練習恐怖行動的理想場地。

他說﹕“東非是恐怖組織嘗試新方法﹐新戰術和新戰略的絕佳場地﹐這些新戰略難以被追蹤到。我還是認為﹐現在他們的招數仍然很難被偵察到﹐只是沒有到以前那種程度。”

*911後美國在東非擴展勢力*

施洛德說﹐911恐怖襲擊之後﹐美國確實開始擴展在東非的勢力﹐承認基地組織是個重大威脅。

施洛德說﹕“1998年大使館爆炸案發生後﹐這個地區不再被忽略﹐但是我認為﹐911事件絕對是個轉捩點﹐它產生了一種全球性和全面的做法來了解基地組織﹐並且把他們當作一種威脅﹐試圖孤立他們﹐並儘量剷除他們。”

*索馬里青年黨威脅東非穩定*

現在﹐這個威脅已經逐步發展。1998年的襲擊是基地組織在本拉登的指示下由中央指揮策劃的﹐但是當前﹐受人注意的是在索馬里的伊斯蘭激進組織青年黨。

美國主管非洲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卡爾.維科夫說﹕ “青年黨是東非最顯著的威脅。我的看法是﹐青年黨不僅是恐怖主義威脅﹐也威脅到穩定﹐是索馬里和東非地區穩定的一大威脅。”

青年黨和基地組織有很大關聯。就大使館爆炸案來看﹐那次爆炸案的主導者法祖爾哈倫是基地組織特工﹐也是青年黨的高層指揮。

但是青年黨的權力結構很複雜。青年黨是派系眾多的組織﹐一些成員服從全球性的聖戰者思想﹐其他人則把注意力放在索馬里內的地方戰鬥上。

*美國依賴非洲地區夥伴*

為了對抗這種威脅﹐維科夫說﹐美國依賴其區域夥伴﹐例如索馬里的過渡聯邦政府。

維科夫說﹕“我還想指出的是﹐就事情的發展來看﹐跟1998年美國大使館襲擊案有關聯的法祖爾是被索馬里過渡聯邦政府在摩加迪沙打死的。我認為這是目前事態發展的一個例子。我們試圖使我們的索馬里夥伴更有能力﹐繼續支持我們的非洲聯盟夥伴。這樣他們就能在穩定的前沿上取得更多進展。”

美國支持所謂的吉布提和平進程﹐以此作為索馬里國內達到穩定的途徑。聯合國支持的這個倡議促成索馬裡領導人今年達成一項協議﹐為全國選舉和新憲法制定計劃。

但是﹐也有報導說﹐美國使用隱秘的軍事戰術﹐包括使用無人導彈攻擊青年黨的目標。

斯特拉福公司的馬克施洛德說﹕“過去幾年裡美國保持了這種隱秘存在和能力。美國過去幾年里在索馬里進行過特別行動﹐這種情況不常見﹐但確實有過。“

*青年黨正在弱化*

現在﹐飢荒嚴重打擊到幾年來遭青年黨控制和汲取資源的地方﹐此外﹐索馬里過渡聯邦政府(TFG )聲稱在摩加迪沙打擊激進組織取得軍事勝利﹐因此很多人認為青年黨的勢力正在弱化。

在內羅畢的索馬里問題獨立分析人士阿卜迪.薩馬德說﹐青年黨的中央結構分崩離析﹐這個組織的外籍戰鬥者可能會尋求在其他地區進行戰鬥。

薩馬德說﹕“從鄰近國家來的外籍戰鬥者人數相當多。他們可以回到肯尼亞﹐坦桑尼亞﹐或烏干達﹐他們能作些事情﹐甚至能執行一些行動。”

索馬里官員說過﹐他們打擊青年黨的成功標誌着這個組織滅亡的開始。然而﹐過去20年裡﹐索馬里始終沒有一個穩定的中央政府﹐這使得這個國家成為恐怖主義理想的測試場地。

XS
SM
MD
LG